97期一版 師公王笛卿夫子120年謁靈暨座談會     
1.開山祖師王笛卿夫子之墓                   2.德門弟子同祭祖師                               3.虔敬一心慕念在懷 


        飲水懷思,感念在台開山祖師 笛卿夫子120年聖誕,天德教各壇開導師暨各地同道們近二百人,於民國99年12月12日(農曆11月初七日)齊赴新竹縣新豐鄉德光山祭掃師公陵墓,並於國曆12月18日在凌雄寶殿舉辨座談會,透過座談分享師公住世時行道的點點滴滴,見證師公入世修道中更見不凡的廣量慈藹與洞燭機先。
        師公笛卿夫子為跟隨 師尊挽災救劫,自軍中解甲退職,專心救人宏道;爾後又棄家離鄉,輾轉來台,以出世之心孑然一身於此蓬萊台灣披荊開山,苦人所不能苦,為人所難為,始奠定天德教在台基業。師公視同道如親人,愛孩童如子孫,雖然歸空已數十年,過去曾親沐師公教化疼惜的弟子們,對師公的感懷仍然銘刻在心,在座談的追述裡也能使後進的同道們,對開山祖師有深切的體認。

【座談會分享】

憶恩師 – 雲天老人   光玄寶殿開導師   張翠英

        我與    先師有三年多的因緣,深深感到似同再世父親的玄妙,先師待人和藹可親、慈悲為懷。六十二年初,我因腳部外側痠痛無法入眠,奇遇堂妹同學母親會治病,且手上有光,我因當時是無神論者,只感到好奇,堂妹帶我到她家治療,有改善而感到奇怪;吳太太又邀我到廈門街佛堂醫療,近水樓台才皈依天德教(三月廿二日)。皈依傳金光時,必須舔完雙手金光,當時感到好笑,無意中抬頭看到老師眼睛炯炯發光,受到驚嚇,才乖乖正經舔完,往事歷歷,卻一晃卅七年了。
        皈依三個月,先師送「道」字的墨寶給我,因懵懂無知,問一名叫阿珠的道友,那草書寫得是什麼字?如何解釋?她很羨慕說:「別人要了三年都要不到,若有要事問 師公,一定要三叩首。」於是我依照她的話,請老人家開示,先師很風趣笑著說:「妳很會燒菜。」後來才知道初皈依,講多了我未必了解。
        初皈依時,廚房缺人幫忙燒菜,有次我和阿珠說,晚上圓經會帶一鍋二十人份的燕窩,那時燕窩是昂貴的上等菜,先師不信,可是我未讓他失望。因 師公說燕窩是葷的,所以他將燕窩給秦老師吃了。師公認為唸經是很辛苦的事,所以準備的菜色一定要豐富營養。
六十三年初回印尼前,與 先師聊起印尼風俗有很多降頭邪術,他安慰說:「不要怕,我們天德教的廿字經是萬法之王。」於是我依禮三拜九叩辭別,心裡很不捨,眼淚奪眶而出,他也察覺到,揮揮手叫我趕緊走。
        六十三年先師八秩晉四壽誕,拍團體照,一週後到佛堂禮佛,與師公頂禮完,他遞一張團體照給我,叫我當面數人頭,數來數去一頭霧水。那天師公雖帶著病,仍不停寫字送給弟子,又送我「真」字,和一幅名子對聯:翠玉生光輝、玉花光豔麗。我勸他別過於勞累,說我有墨寶了,先師仍然揮揮手叫我拿去。唉!他真是用心良苦,預知時間不長。
        師公歸空時,據秦淑德老師說有八位同道生病,包括周輝俊,其餘六位的名子因時間久遠已忘了。農曆五月初八那天,馬桂英打電話來說師公歸空了,我聽到惡耗,真是晴天霹靂,急忙趕到佛堂察看究竟,老人家直躺在床上,看到此景,潸然淚下。
        先師非常重視看病與講道,並常於週日下午安排時間上課,雖然他的鄉音很重,有些話沒辦法立刻聽懂(我難免會打瞌睡),但看 先師盡力分享傳授,也是督促我們努力學習的身教。有一次在經班上敲磬,但不知自己是否做的正確,一下經班,師公便招我過去,把我帶回到殿上,親自示範正確的敲磬技巧。
        另一次是和秦老師去掃墓,不經意抬頭望向天空,看見一道直線形的彩光,道友連忙喊秦老師快看,據秦老師說,先師站在彩光頂端,揮手要我們趕緊回去,因為快要下大雨了,果然才下山到一半,天就降雨了。還有一次,幾位道友自行去山上掃墓,卻在墳前唸誦解冤往生經,一時狂風大作,後來 先師便親自吩咐秦老師,在戶外沒有神佛護佑的地方,萬萬不可誦經。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43604
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