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期三版 樂正子春戒慎言行全孝道 【原文】
        樂正子春下堂而傷其足,數月不出,猶有憂色。門弟子曰:「夫子之足瘳矣,數月不出,猶有憂色,何也?」樂正子春曰:「善如爾之問也,善如爾之問也!吾聞諸曾子,曾子聞諸夫子曰:『天之所生,地之所養,無人為大。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歸之,可謂孝矣。不虧其體,不辱其身,可謂全矣。故君子頃步而弗敢忘孝也。』今予忘孝之道,予是以有憂色也。壹舉足而不敢忘父母,壹出言而不敢忘父母。壹舉足而不敢忘父母,是故道而不徑,舟而不游,不敢以先父母之遺體行殆;壹出言而不敢忘父母,是故惡言不出於口,忿言不反於身,不辱其身,不羞其親,可謂孝矣!」(禮記‧祭義)

【翻譯】
        樂正子春有一次從堂上走下來,不慎跌傷了腳,好幾個月沒有出門,還顯得很憂愁。他的門下弟子問道:「老師的腳傷好了,卻幾個月不出門,還有憂愁的臉色,為什麼呢?」樂正子春說:「你問得真好,你問得真好啊!我從我的老師曾子那兒聽說,而曾子是從孔夫子那裏聽來的一番話:『上天所化生的,大地所養育的萬物,沒有比人更偉大了。父母完整的生下我們,做子女的死時也得完整地歸還給父母,這可稱為孝了。沒有損毀自己的身體,不辱沒自己的名聲,可以稱為完整了。所以有品德的君子,即使走半步路、一步路,也不敢忘記孝道。如今我竟然忘了孝道,我因此很憂愁。每一次舉足行走,都不敢忘記父母;每一次出言說話,都不敢忘記父母。每一次舉足行走不敢忘記父母,因此走路要走大道而不走小路;渡河就好好乘船而不游水,不敢把父母留給自己的身體去做不必要的冒險行為。每一次開口說話就不忘記父母,因此就不會口出惡言,自身也不致招來別人的責罵。自身沒有受辱,不使父母蒙上羞辱,可以說是孝了!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43614
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