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期四版 孝的感應力
【沐浴佛恩感應錄】精神療養感應實證

                文  吳鳳凰

        多年來為他人精神療養,經驗愈多,感觸也會愈有深度,被療養者有的好轉的很快,以學生為例,如果是單純性的風寒侵入,導致劇烈頭痛,在幾個要穴、痛點予以療治,再告誡避吹電扇、冷氣,二、三個小時內就逐漸不痛了,可以達到不藥而癒。有的程度重些,也能幾次療養就恢復健康;有的則會在好轉後,又遇到反覆的狀況,而顯得複雜費力;有的則是好轉到某一程度,會遇到瓶頸;也有醫生宣告不可治的病症,在幾次的療養中快速好轉,卻在停止療養後,又急速復發。有的感應敏銳,有的感應較遲鈍,種種情況難以齊一而論,但是有些特例,則能感觸被療養者自身的善力,所感應到的庇護強大而不可思議。
        曾經為同事如華療養尾骨內凹的陳年舊傷,當她陳述在療養時感覺尾骨有緩緩移動,幾次療養後不時疼痛的舊傷顯著改善,為其療養的我,在不可思議中又有些納悶,因為無形針與掌光隔空療養,雖有感應,但並未有特別的強烈,一時不太明白為何尾骨會自行緩緩移動。如果是氣的竄動、疏通、驅逐病濁,我能夠有清楚的感知,可是骨如何自行移動,卻需要運用思考做些推想,因此描述氣動的情形,反覆詢問她,她確定是尾骨緩緩移動,不是氣動。事隔五年,如華的尾骨問題一直維持在穩定的良好狀況。
        98年農曆七月,如華的婆婆至大陸遊玩,傍晚在雲南某一寺廟的風景名勝區身體突然感到不適,回來後因病住院,夜晚輾轉反側,難以臥躺安睡,心急的如華找我幫忙,一開口便哽咽落淚。在我的人生閱歷裡,有看不完、聽不盡的婆媳問題,看著、聽著常感受人生是個苦海,雖然也有觀察過可親可愛的婆媳互動,卻是第一次看見為人媳因為婆婆的病況,真情流露憂戚。當時聽她描述婆婆遭遇的情景,心想可能會有些無形的問題,仍因為她一片孝心,立即答應去彰濱看看她婆婆。
        去醫院時,一踏進病房,立刻感應異樣的氣充斥在病房中,愈走近病床愈濁重,甚至出現頭暈,此時仍定下心來為其療養。療養時她覺得很舒服,療養後有些改善,能坐起身並吃些稀飯,可是當晚半夜,全身竟痛如刀割,折騰她一整夜無法片刻稍睡,本來我預算隔天再持續替她療養,但這一變化的折騰,讓她不敢再繼續療養,因此只到凌雄寶殿祈求廿字水,送去醫院給她喝。
        幾個月後,99年三月中旬,她身體較不適,有人介紹台中市仁義街一位名中醫師,如華帶婆婆去看那位王醫師的門診,王醫師未詳細把脈,卻問她有沒有去過什麼地方,有沒有去收驚,要她先去收驚;還有用什麼方法做了那些處理,有那些人處理過,並說她有些不好的氣干擾,就算吃藥,藥氣也推行不動,吃藥也沒什麼效果,先處理後再說。如華說明98年婆婆生病時,曾經使用了哪些有形、無形(無形部分另有她們親戚方面介紹的民間信仰的施法)的治療,也有收過驚,王醫師聽聽之後,告訴她們可以回來找天德教、找我再做處理。如華於是問我是否可以再幫忙。
       有形的病狀較容易療養,無形的問題比較棘手,必須祈請 師尊化解,因而將她們帶往凌雄寶殿去跟    師尊參拜,祈請 師尊無形調解,並許諾會在凌雄寶殿中元法會時替對方立牌超薦。3月13日約在凌雄寶殿,她的氣色與精神不錯,但98年在醫院病房的那股異樣之氣仍在,而且濃重。陪同她們在大殿向 師尊、菩薩參駕,「異樣之氣」隨著進殿,之後再請陳老師替她收驚,收完驚,我再為她精神療養。自大殿出來到辦公室,那股氣猶在,療養後逐漸淡去,氣場已經改變,療養完又請廿字水給她喝。她的有形病症有些是長時期的老毛病,尿道容易感染、排尿不順、便秘、心臟問題、肩頸緊繃、走路後兩腳容易酸、無力,替她療養時全身都做療治,希望能達到周身經脈、臟腑的調和,無形針感應到她大椎周圍有些寒氣,各部位都有反應,她也能感受到我的掌光與無形針看到哪裏,氣就會跑到那裡。
        往後又有三次約在凌雄寶殿,都是先向 師尊、菩薩參駕,再做精神療養,療養完畢請佛水給她喝。第二次到凌雄寶殿時,已經感覺不到上次濃重的異常之氣,她的睡眠也改善,較能入睡,陳老師則幫她連續收三次驚。每回療養時她都能感受氣的跑動與熱度,一些症狀也有好轉,等她好轉後,我建議如華帶她婆婆再去給王醫師看看,聽聽王醫師的意見,因為精神療養給人的福利是不知不覺的,有的人即使在療養時已知覺到感應,但好了之後卻會認為是自己好的,畢竟無形的作用是看不見摸不著,不像有形的藥物看得見摸得著,所以對精神療養能體驗深刻的不多,多數是半信半疑;另外則希望藉由王醫師的問診,以醫師的有形專業安定她的心,同時驗證是否如我的推想。如華不怕麻煩,帶婆婆去看王醫師的門診,王醫師當面說:「可以了,這樣可以。」並開些中藥給她。
        五月底她因故開一次小刀,雖有點用藥的不良狀況,又很快的平順度過,當時因應傷口的不適,有教如華用無形膏覆在傷口的紗布上,再以手覆住傷口默念廿字,這點誠意、孝心,使她較安定舒適;我也至凌雄寶殿請佛水送到醫院給她,並為她療養一次。雖然她有一些慢性病症的老問題仍在,以有形藥物控制,但複雜的無形問題獲得好的處理,心理上也較輕鬆。
        在這次的經驗裡,能夠協助她們處理得宜,一方面是受到孝媳的感動,即使當下我對複雜的無形問題未能有完全把握,依舊設想辦法,在 師尊的庇祐下盡力化解,一方面則是因為過去已經累積經驗,所以能定靜周延的圓滿處理。由此更深刻感觸,為何每個人對精神療養的受惠程度會不相同,如華不是德門的皈依弟子,但尾骨的好轉感應卻很特別,我想應該是孝的善力所結的善果,孝的祥和之氣對於化解無形也較有助力。這世間孝媳比孝女難得,血脈的親疏,生活背景的差異,能做個大智若愚侍奉婆婆如母親的媳婦,難能可貴。如華是護理師,照顧婆婆親力親為,替她導尿、調配飲食、侍病在側,不論在家或在醫院都是盡心盡力,秉正就有善的力量,感應更不可思議。
        師尊有很好又方便的法門渡化眾生,可是眾生的因緣各有不同,精神療養法是宏道的先鋒,為了讓大眾親身體會無形的感應力,非但治病而已,且在無形中解冤解孽,進一步期望經歷感應的人,能對廿字生起正信,達到治心的目標。治心是為了淨化社會、和平世界,歷代醫家、大醫王、藥師佛等,秉持無求的願力,前來東土護持 師尊,無求中的期望,則是期待人心的轉換能增強善力善氣,運化挽災救劫。
        佛的期望唯有廣募眾生的一片善心善氣,善善相感之中,常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師公曾經說明我們的無形針有無形開刀的效力,無形如何開刀,只憑文字的描述,感覺有些抽象,經驗了實證,就能體會師公說明的具體了。深思 師尊與諸佛菩薩、眾仙家護法的無求用心,再反省世俗弟子心念企求俗世回報而有漏功德的迷誤,是正信或迷信?是宏道還是失道?
        十多年來個人療養過許多人,感觸不同人不同的狀況,經歷過驚懼、感動、無奈、奇蹟等等百感滋味,卻極少介紹對方皈依,雖然極少介紹他人皈依,但在為對方精神療養的過程,都會順著因緣,向對方講明精神療養的由來與精神療養所憑藉的廿字正氣,介紹 無形古佛,引領他們認識天德教,體會天德教教主 一炁宗主倒裝凡塵,救人挽劫的苦心,希望灌溉對方自性本有的善種子,從中產生正信廿字的力量,期待他們自己開花結果。如果觀察到他們心靈萌發了更明淨的祥光,去照亮他們身邊的人,不論是家庭中的人,或是職場上的人,或是苦難的陌生人……,我都會感到欣慰,覺得曾經付出的時間、內力、憂勞、分擔,沒有白費,即使他們都不是德門皈依弟子,各自有不同的信仰,但善的力量擴散出去了,不就是一種普化嗎。
        如華雖非德門弟子,感應很特別,反觀有些已皈依的德門弟子,卻未能有祈求的感應,原因在那裡?值得深思!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2320
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