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期五版 大覺導師秦淑德通達有無普度之使命
                 吳鳳凰

        老師在世時,經由天人交通為人化解疑難的事蹟,在過去都留下許多紀錄,但有兩件事還未被同道所了解,這兩件事都是我自己接觸的經驗,本來想將它隱去不談,但仔細思考,這兩件事都是老師離世前,秉奉天命通達有無的大事,具有深刻意涵,應該要將它訴之文字,記錄傳世。
        個人對老師的信賴感,並非建立在老師的「通靈能力」。在我就讀大學時,即曾經歷過能當眾隨口胡謅他人三世因果的所謂「通靈人」,他們也講五教合一,同時供奉五教神尊,親見那種說故事般亂扯三世因果,而錯亂他人人生的胡言亂語,把人拉進迷茫的險境。我之所以皈依 一炁宗主,並非受到靈通力的吸引,皈依後對老師的通達有無,只以平常心看待,雖然維持面見時行禮的儀節,但也保持相當生疏的距離,即使在凌雄寶殿開光落成後,較多近距離觀察,對她老人家仍有很大的距離感。那時我已皈依四年,與老師雖有幾面之緣,卻還很陌生,她不知道我的姓名,對我的印象也還模糊,所以在八十七年凌雄寶殿開光舉辦護國息災大法會,農曆六月初八日午刻一炁宗主頒布人間凌雄寶殿人事令時,老師根本不知道我是誰,也疑惑她不認識的名字為何會在光諭中。
        跟老師逐漸熟悉,是從九十年玄功療養巡迴普渡開始,我因為參與療養會,而與在療養會場坐鎮督導的老師有較多互動,也因為經歷全身性大排毒,周身長出蕁麻疹,受到老師的關注,才更進一步去體會她老人家通達有無的使命。通靈也好,靈通也好,都不是人生修行的究竟,而「天人交通」傳達上界令諭,協同普渡挽劫,以及解人疑惑、度人離難的使命,是「天命」授與,有師尊的揀擇、訓練,並頒佈天令,上界都經過議案核可,也是上界有案可稽的①,老師「天人交通」的天命是師尊頒佈下達的,不同於一般的通靈或靈通,雖然當時各壇各有開導師,不乏學歷及俗世職務比老師高的,但在無形「天人交通」的職責上,都是經由老師傳達。
        所謂的通靈者,假遠多過於真,因為「真人不露相」,真人多數韜光養晦、自甘平凡,著重為人處世的落實,而不在虛幻的假象裡打轉。大學時代經驗的通靈者,曾讓我感到不安,因為感觸到的是一種陰沉沉的黑暗力量與險境,而那位通靈者受到外靈的主宰,也有她不自主的無奈吧。
        虛空有百千萬億佛菩薩,也有眾多各種來歷的靈,正向的善念,能感觸佛菩薩的善應;虛妄的貪念,也會招引來歷不明的外靈近身,雖然有些靈感,但不究竟,接觸多了那些陰沉的外氣,也會影響人原本的氣場,而致不健康或思慮偏差。還有一些靈感是來自人心自我的幻覺,是心理的因素;再有一種是裝腔作勢,假扮通靈欺人盜利。約在八十八年,因為一位女同學的家庭遽變,曾與那位女同學於神壇處,在心照不宣的默契裡,矇過主持神壇的通靈者(此事日後以專文再詳述)。在這些親歷的經驗裡,曾因好奇誤觸險境與視穿假通靈,卻也歷練了對人更深刻更冷靜的觀察,同時對通靈不存嚮往,也不願意主動去接觸那些號稱有靈感的人。
       陳述這些來說明老師的「天人交通」,要表達的是對於老師無形的使命,我是經過保留、觀察、驗證的過程,並且觀察她為人處世是否得當,人品的內涵是否光明,才產生認同。而且在凌雄寶殿開光後,老師秉奉天命通達有無,完成挽災救劫的幾件大事②都能獲得有形可考的明確事跡,因此在跟隨 師尊行道的腳步裡,也竭力護持老師。
        隨著為他人精神療養因緣的接觸,也會遭遇無形的問題,需要老師請示師尊、師公或菩薩,尋求化解的方法,以及因為編輯天德通訊,在一些資料審核上,必須與老師本人對談、確認,與老師的互動再更進一層。然而老師常駐念字聖堂,電話聯繫也有不便的地方,必要時則透過念字聖堂隨侍老師身邊的同道,予以協助。最早會請劉惠芬同道幫忙,現今的劉惠芬副開導師,在八十七年至九十年於天德通訊郵籤印製方面,給予接續完整的協助,幫忙一些問題請示的轉達,與電腦資料作業的傳寄,後來劉副開導師忙於壇務,且照顧臥病的母親,就不太方便再勞煩她。九十年因為普化精神療養會,而與台中、台南的同道有較多的相處,後來改請牟敦倫同道就近請教老師,幾項事務獲得牟老師的幫忙,在電腦資料的作業或是傳輸上,則有勞牟老師的公子張皓昇同道的襄助。如果事關緊要,為避免傳話有認知上的誤差,我會直接向老師請教,以求真確;如果是他人協助即可完成的事情,則委託幫得上忙的同道,以免勞煩老師,以下紀錄兩件老師通答有無的事蹟,一件即是牟協理開導師與其公子張皓昇同道的襄助,才得以度拔亡靈離苦趨樂。

光示靈體,無形顯像

        九十五年因緣與一位天帝教同奮談及宗教上的一些不同見解,雖然見解南轅北轍,但也運用精神療養為他治病。他有外顯嚴重的皮膚病狀,經過許久的醫學治療,卻沒有進展,因此替他精神療養,也希望他能正確認知天德教一炁宗主的教法,並且在獲得老師的同意下,請老師幫忙請示他病症的潛在因素。當我向老師說明,求教的是一位天帝教的信徒,這樣可以幫他嗎?老師回應很直接:「可以啊,我幫他問問看。」老師請示後的回應也很快,說他「功德水不夠,要多行善事,請凌雄寶殿天爐或地爐的爐丹灰,用新鮮艾草煮水沖泡爐丹灰,清洗全身,大殿外香爐內的爐丹灰也可以;請布丹吃,止癢、去毒,要是病有好一半,再唸經化解。」
        第一次療養是在他的工作處所,無形針並用掌光,離人身一吋以上施行精神療養,感觸他體內全身都透出深沉的寒氣,是日積月累侵入腑臟的寒濕,他也有感觸療養時灌入的真氣,在體內的活動。為了請爐丹、布丹與祈請師尊加庇,帶他到凌雄寶殿結識陳老師,取得爐丹與艾草,且帶他進大殿向師尊稟告跪求,跪稟祈求,多了我的願力,一位天德教一炁宗主皈依弟子的祈願。
        之後不久老師到凌雄寶殿,面見老師,老師跟我說起他的進一步情況。老師說她在念字聖堂調光,看到他全身都有皮膚病,很可怕,可以請廿字水清洗全身。我心想他跟我談及病況時,只說到險部及手部看得到的地方,有白化與乾癬、牛皮癬,沒有講到全身的問題,老師卻看到他全身的症狀。
        因為前往凌雄寶殿的山路難走,再加上彼此都忙,於是改到已經整修完畢的彰化教會,第二次在彰化教會療養,他體內的重濁寒氣已大大減弱,這次介紹蔡孟宗同道與他認識,因為沒有「無形」外來因素的問題,轉請蔡總幹事往後就近幫他祈求外洗的廿字水與療養,我則忙於自己的事。雖然老師告訴我調光看見他全身皮膚的種種癬狀,也說明病好一半時可以念經消災解孽,但這兩項我都先擱著,未跟他說明或求證,因為依據過去的經驗,知道事情的處理都會有變化的阻礙,他會持續多久還是未知數,果然在後續蔡總幹事幫他求兩次廿字水後,就沒有再持續了。隔一段時間,遇到這位信士,他說起用廿字水清洗的效果很明顯,好很多,但是後來又復發得嚴重,我聽了也只是一笑帶過,沒有多說。外在的皮膚雖然改善,但內在的濁氣、毒素其實還很深重,需要長期的療養,驅除體內的病根,才能真正改善,否則病根不除,病症很容易就會再復發,所以要內外並進,廿字水洗淨皮膚的外濁,增強皮膚的修復;精神療養及布丹則由內調養,改善體質。這些道理,沒有自身驗證過的人,不容易體會,而他已錯過一次先機。
        今年夏季遇到這位信士,觀察他氣色與步履有異樣,問起他的病況,也為了讓他多一些了解,於是將九十五年老師調光與請示的說明,完整告訴他,他才拉起褲管、衣角給我看腳部及腹部的癬症,果然跟老師描述的一樣。我建議他吃布丹補元真之氣,去除體內之毒,他說九十五年在凌雄寶殿陳老師給他幾包結緣的萬靈布丹,他吃的時候覺得很苦,擔心布丹的內含物質,所以就沒吃了。我向他說明布丹會與五臟的五味相應,是身體的病症反應出來的味道,沒有添加外物,鼓勵他吃幾包布丹做調養,送了些布丹與他再結緣。
        在這次的經驗中,老師第一次請示,先是教他用新鮮艾草煮水加爐丹洗身,他說這個方法跟廿字水比起來,艾草較不明顯,廿字水則很明顯的改善,改善的程度有百分之五十。那二次的廿字水,都是蔡師兄在彰化教會幫他求的,彰化教會香案上的廿字旗是老師開過光的,九十五年在鹿港天后宮香客大樓前普化義診時,從台南帶來交給彰化教會安位。
        新鮮艾草煮水沖泡爐丹,這個方法我在九十五年曾以自己做實驗,去測試它的效果,因為我的皮膚容易出疹,用了這個方法有感受到能消疹止癢;又試著用它泡腳,發現也有消除兩腳浮腫的效果,可以活化血流、清除濕氣寒氣,因此在父親兩腳風溼酸痛、腳掌浮腫時,也如法炮製,讓父親泡腳,都能紓解酸痛,消除腳掌浮腫,而且消除的速度很快,泡腳十幾分鐘後,浮腫就消除了。但九十八年有一次給父親泡腳,因為我的疏忽而造成感染發炎,那次父親因疝氣開刀,腳部下肢有醫療的針孔,我忽略了這個細節,使他在泡腳後,雖然腳的浮腫立刻消失了,但隔天卻產生蜂窩性組織炎,經過皮膚科的醫療才好轉。
        這方法我實証過,確有良效,但有幾方面要注意:女性天癸來時不適宜,會造成出血不止;腳部有外傷時不適宜,容易感染;水溫要適當,以免燙傷;時間約在二十分鐘左右,不宜過久,以免虛脫;吃飯前後一個小時,或過度疲累、飢餓時也不適宜。佛堂上香的爐丹(爐灰)有其無形的力量,老師過去治療婦科惡疾,體內的毒從皮膚代謝出來時,師公就是叫她拿爐丹回去清洗皮膚,爐丹不夠用了,改請廿字水清洗,歷經四十九天才好轉。老師也曾說過當時的情況,她說毒發完之後,師丈還讚美她皮膚比以前更加美。
        這件事關係他教的信士個人問題,本來我也不想多講,但是老師會調光看他靈體,必有其他深意。因為九十五年老師覺得自己年紀大了,會有想要交班的心情,登上二樓光殿去看光,體力上的負荷也較大,如不是師尊給予提示,她應該不會主動去調光,看一位天帝教信徒的靈體,而且非關大事,老師不會隨意去調光,這件事必然有潛在的涵義。

無冀回報,薦拔獄界苦靈

        九十六年一位同事主動問我,凌雄寶殿是否有幫人超薦往生者,她預算替她自絕身亡的親人超薦,由於她以前曾去過凌雄寶殿幾回,也認識陳老師,因此請她自己跟陳老師聯絡,看陳老師能不能幫她安排。過了一段時日,陳老師沒有回覆她消息,而她又很急切要辨理超薦,我想也許凌雄寶殿排不上時間吧,答應她請台南念字聖堂安排看看,也將超薦三日的費用與超薦的內容、過程,詳細跟她說明,她表示了解與同意。
        她知道我們有光諭,圓經後的光諭,師尊會有說明與指示,但看光是一件勞累的事,九十六年下半年老師的體力較虛弱,已不太看光,我向同事說明老師的現況,表明不一定會有光諭,她略有猶豫,最後仍決定在念字聖堂念超度經。我委請牟老師就近跟老師請示,老師答應了,當時念字聖堂連續為人虔頌真經消災解孽,老師還特別安插三日超度經,要幫她。可是在起經前一日,突然又生變化,她去電給牟老師說不唸經了,牟老師緊急聯絡我,我向她了解情況,她卻說別的地方念經費用比較便宜,她們姐妹之間有不同意見,我看得出她的為難與對我教缺乏十足信任,本來這種事隨緣就好,不必勉強,但是超拔獄界的苦靈不是易事,不是唸唸經就能度她離苦,更何況為人還有一份誠信需要持守,事情是透過我去請託,才得到老師的應允,中間還有牟老師的協調幫忙,怎能失信於人,造成別人的尷尬。
        老師曾說過,超拔這類獄界的亡靈,必須師尊下達公文,接引佛帶著批示的公文,才能將靈者接引出來聞經受度,過程不如人所想的那麼容易。起經前一日,師尊的公文應當已經送達,如果終止這件事,對那受苦的靈不是很殘忍,一腳才踏出獄界,卻又要被推入獄門,雖然她的姐妹認為別的地方較便宜,也會在別處替她辦法事,可是無形的利害關係,並非她們能懂得,要自獄界超拔而出,豈是作作法事、唸唸經就可以?這其中還要仰靠佛力,一方面要人的願力,虔頌真經,替受度的苦靈求情,為她做功德,另一方面必要有佛力,以此功德減除其重罪,深孽才能一步一步漸漸超脫,「天人相應」是要有天命的交付,才足以「下情上達、天從人願」,否則人表面做了法事、唸了經,佛未相應接引,仍是白費,這樣的道理我們懂得,所以多生一份堅持。
        超薦經功的費用,含括香燭、鮮花、果品,與撥空參與唸經弟子們的膳食,這些參與念經的弟子都是秉願而來的志工,犧牲假日撥空參與,是義務性助人度靈,不取分文,有時甚至自掏腰包,再多做協助。經功的費用扣除以上這些,剩下的餘額則歸入佛堂公款,護持道場,所以我們的經功不是謀生賺錢的行業,是願力的付出,仰仗佛力與人之願力的「天人相應」,度陰度陽,因此雖然也有收費,目的在護持道場所需,而不是營謀世俗之財、累積財富。過去曾有同道以物價上揚為由,希望再提高費用,但老師請示得到的回覆是「不准」,老師謹遵諭令,在這些俗務的拿捏上懂得戒慎。
        超薦不是兒戲,說要就要,說停就停,老師接辦誦經都經過稟告請示,如何進行解冤解孽,師尊會先做一番查考:對方的祖上有沒有德,今世有無善的修為,要如何解,用什麼方法,要三日經功、五日經功或七日經功,是中元盂蘭法會立牌超薦就可,或是必須個別經功……,有各種因素需要協調,並且指示適當的時日,安排經功。虔誠的資深同道,對這些都有相當了解,以我為例,八十四年因為替某同事療養,引來無形,惹了麻煩,老師在行腳彰化寶光殿時,要我自己去光殿向師尊跪求誦經化解,當時對老師很陌生,對天德教也還在觀察期,心裡沒有真正認師(師尊),在光殿上跪求不很自然,也沒有踏實感,心裡疑問這樣跪著默稟及寫成文字呈在佛案上,佛案上那位師尊真的會知道、會看見嗎?跪求了二、三次,卻無下文,老師沒有接收到指示要我唸經(詳情紀錄於天德通訊79期三版「由廿字予我力量回顧與無形的互動」),這是我因無助反而更深刻體驗無形的一次經歷,也因此轉而研讀經典,深入經藏,讓我有真切的踏實感,更從經文、論著中真實認識自己皈依的師(一炁宗主),我不曾唸過經,但「病況」慢慢的好了。
        九十二年朋友的母親車禍重傷昏迷,因她在我們到南投普化勸善療養義診時幫助我們很多,老師帶著籌建凌雄寶殿募資所特予准做的師尊聖像,親到醫院去看她,更祈求要以凌雄寶殿自費的願力,在她能清醒好轉時為她念七日經功化解,只是因緣不足,最後斷了一絲希望;另有一件是求超人的前世親人希望能受接引超薦,對方良善,只要求在凌雄寶殿中元法會時立牌連續超薦三年就可,只這樣的處理,她無形的病苦就化解了,這事是老師請示後妥善處理的。
        以上所說明的是,無形要協同辦理超薦,同樣需要事前的準備、忙碌、考察、訂妥適當時間,如是個人要超拔獄界苦靈,師尊督理三界在百忙中還要多批一張公文。起經前一日,念字聖堂表已寫妥,花果備齊了,膳食也先買好了,請託同道幫忙念經也多費了心思,尤其颱風剛過,花果蔬菜都變貴,這些採辦已經先支出一筆費用,造成佛堂的負擔與牟老師的困擾,種種因素的考量,我決定如期起經,必要完成這場超薦。
        下定決心,三日經功的費用我來付出,雖然完全不認識受超的亡靈,但已結上因緣了,就守住誠信去圓滿這件事吧。雖然我願意擔待下來,自費如期進行這三日經功,也免不了會使對方誤解,因為對方想停止,我卻要進行,將使對方誤解我們貪圖錢財、強人所難。明知必然引起誤解,我還是決定忍耐被誤解,也應當去做,果然我向同事表明要如期起經,誤解的氣氛就不對了,她當然不好意思由我出錢,可是她們不想念經了,我卻堅持要做,這使她為難,她說要自己出,我說我來給錢,談著就僵持住了,為了快速解決,取得同意,我建議各出一半,事情就這樣勉強談妥。我將三日經功的費用匯到念字聖堂,把同事那一半錢再加個整數,以亡靈的姓名及同事的姓名合捐給她們信仰的慈濟基金會,直到事過境遷,拿到收據交給對方時,才向她說明捐款的事。
        起經前不讓老師多掛心,所以請連繫協調的張皓昇同道保密此事,也隱瞞牟老師這些變動的波折,希望保有念經的最佳氣氛,祈使經功超然。起經日同事連絡受超靈的兒子,南下到念字聖堂參與母親的法事,他在念字聖堂住了三日,受到老道長們的愛護照顧,因他是清苦農家,對母親只能盡心,牟老師與老道長們還集資多幫了他們一些。跟隨老師的資深同道,都具有遵行師尊慈悲為懷的向道之心,捨得金錢的額外佈施,與不辭勞累的志願誦經。三日經功圓滿,老師也錄了光諭,光諭交給同事,讓她看了能有所寬心。
經懺光諭如下:
中華民國九十六年歲次丁亥國曆十月廿二日(農曆九月十二日)午刻
一炁宗主 諭李信女、陳信士:
        貝葉經,荐亡魂,亡姊靈受惠亦超昇,盂蘭再聞經……
       特諭李信女:好情義,有慈心,陰安陽泰兩清平,情深義重好佳評,神佛賜福慧,身康體健樂無垠,畢。
        光諭內另有指示「盂蘭再聞經」,這指示應該是給我看的,因為在生變波動的過程,已經背負一個誤解,這個誤解不會因為唸完經,有光諭的說明,就可以冰釋消除,而且勉力完成超薦後,人的部份就到此為止了,不會再向對方提後續的事,因此九十七年起直至今年中元盂蘭法會,都是我以陳信士的姓名,替這位亡靈持續超薦。九十七年中元法會,小郭媽媽在凌雄寶殿幫忙香積膳食,她關心那位相處三日的陳信士,建議我聯絡他到凌雄寶殿參加法會,沒向小郭媽媽明說,其實我不認識陳信士,也未跟他連絡。
        三日的個別超薦經,雖然使亡靈受惠超昇,卻不是就此重孽一筆勾銷,還得層層超出,師尊才會指示「盂蘭再聞經」。這些人事的變動波折,難道師尊不知道嗎?不,我們每個人都在無形的籠罩中,師尊當然知道,師尊的大慈大悲無有色相,讚許李信女的情義慈心,「賜福慧」,使她們「陰安陽泰兩清平」、「身康體健樂無垠」,我的觀察正符合師尊的諭示。
        不論是為人療病解答疑惑,或是超薦亡靈度陰度陽,老師都是肩負「天人交通」的使命,通達有形與無形,即使九十六年老師的健康狀況較令人憂心,無形的使命仍然沒有卸下,因為這是師尊頒布的天命,要賦予、要收回都在師尊的意旨,人想推辭也推不掉,人想貪得也貪不來。曾經閱讀過去的資料,有年長的開導師以年邁為由,升表向師尊辭去開導師之責,改推薦其他人替任,但師尊的回覆是「未准所請」,有形的壇務可由他人協助代勞,無形的開導師不予更換,也就是說:天案的開導師不是人說了算,無形有無形的認定與督導。
        九十六年十月到十一月,老師肩擔這樣的使命,替人解災解厄傳示三篇光諭③,綜觀歷來無數的光諭,師尊或諸佛菩薩諭示的訓勉,都是「誠心奉行廿字、多積善與德、堂前盡孝、多閱覽經文」,如果沒有誦經的光諭,而是以口諭傳示,也都是交代要「多做善事、多修功德」,從來沒有告訴人們要捐多少錢,要回報什麼有形的物質。
        師尊捨棄先先天的尊貴,到人間受苦,哪裡是為了有形的俗物、虛名而來,雖然在人間藉助世俗物資推動道務、教務,但要掌握「夠用就好」,不要墮入貪念自毀前程,「財聚人散,財散人聚」,福要積聚是一點一點慢慢累存,流失卻如火燒功德林,大片毀去。
        即使颱風剛過,物價飆漲,老師也不會憂慮為人念經會虧錢,在她職責能做好的事,總付出願力去完成,這是她能盡天命的智慧。
        自皈依以來,在教務、道務的公事上,會與一些同道在某些時期有較多的互動,也從同道們的指導中,學習部落格的架設、公文與會議資料的處理,以及同道的熱心聯繫,在度陰度陽上完成了一些事,這些事件件有求必應,而且從老師那邊傳示過來的指示,都很快速。感恩不同時期、不同同道的指導幫忙,令我成長,更加獨立,因此能在今年不再請託他人,而可自費獨力完成「天德通訊」專屬的網站架設。
        八十三年住院彰基,因為堂姪兒榮新帶著陳老師去看我,初次見面的陳老師幫不便洗髮的我洗淨頭髮,且借來吹風機幫我吹乾頭髮,是此因緣,接觸天德教。八十七年車禍的手傷,及九十年全身大排毒準備藥草,都受到關鳳一老師的關懷、幫助,凡是受過他人點滴之情,我都銘記在心,感恩同一師門,這些互助的友善。雖然同一師門,但行道準則各有各的步調,在關於教務、道務的公事需要聯繫之外,則不希望被其他無意義的俗事打擾。
        為人處事任責,除非抱定獨善其身,否則無法不沾鍋,有人有事就有是非,是非也可無中生有,但看人的睿智如何自處;即使幫助別人,也可能反遭誤解,端看人如何抉擇。修行之路也得沾鍋,藉事磨心磨能力,畢竟事要做才能成,並非闊論空言、空中畫大餅。
        詳述這兩件事,應當有助同道更深刻體會老師肩擔無形天命的守道修行,即使老師眼光、耳光都能通達有無,錄光諭、傳口諭,但她不隨便開口講無形的事,不會託言無形藉以樹立威權,同道感受深刻的,多是她慈藹的關切與協助。
        時逢大覺導師返歸自然五週年,以此文紀念老師,艱難擔起師公王笛卿夫子傳承道脈、教脈的重責,以此文見証老師,「天人交通」挽災救劫、普度陰陽更完整的句點。感恩同門共修同道們十多年來的互助與試煉,祝福師尊的忠實弟子們,在自己的向道裡,堅定奉守廿字,依循師尊指引的正軌,返歸自己更上境界的來處。
附錄:
一、大覺導師奉天命無形之責光諭:
無形古佛   諭乾坤諸賢子:
       海峽昌聖道,三界同光輝。今逢慈航天尊寶誕之期,藉此良辰重頒天命,諭訓乾坤。
       我教天德大道宏開之際,扭轉天心之時,正逢闡教揚道之秋,期達挽劫救苦之願,欣慰我教乾坤諸弟子,忠貞不二,人才輩出,廣集南壇,光前啟後,道繼正統,不二法門,立德於無名無相之際,化人於不識不知之中,所容者廣,所成者大,宏願共施,以挽延康,教化世道人心,陰陽同惠,慈悲無量矣!
       近聞人云,道壇空乏人手,非也,乃退卻懶散不盡實際之責也。今有大士啟奏,秦生頗有困頓之感,祈上天天命延頒。先以光玄殿加派天職開導師及副開導師各一名,副開導師乾生黃祥律,開導師坤生張翠英,共同宏道,共挽慈願,普渡蒼生。
        凌雄議成有案,吾教重頒人間,有形立案至今,三界同讚,教規森嚴,教條亦全,希我乾坤諸弟子,共同秉願,駕寶筏,群策群力,揚我教,宏吾道,發揚光大,廿字風行宇宙,期達完成三期龍華之願,功果圓滿,赴靈山證本位,佛聖真仙,美哉乾坤,慰哉樂矣!此批,畢。
無形古佛又諭:
        秦生大覺子,心勞有佳,盡責職守,此乃佳子也。光玄道壇天命已頒,重責爾莫推延,上天有案,各壇道務,雖有各壇主持,無形之責在爾身,莫厭煩,無形護佑身康體健,德蔭子孫綿,畢。

【中華民國八十一年壬申國曆七月十八日農曆六月十九日 午刻。參見天德通訊98期。】

二、傳佛意建大法會挽災救劫,並奉佛命舉辦全省巡迴普化勸善精神療養會,與大法會同步助轉世界和平、國泰民安、風調雨順,化解瘟疫、烽火、地、水、火、風災:
(一)、超薦九二一大地震亡靈(八十八年農曆八月二十三日至八月二十九日,為期七日)。
(二)、九二一大地震後,餘震不斷,亂象叢生,潛藏烽火隱憂, 宗主責成再度啟建「息災挽劫法會二十一日」。
(三)、建法會化解風災雨災(九十年):挽救納莉颱風、利奇馬颱風等強大風雨災。
(四)、「火火同攻,水不相濟,水火災延連」,啟建二十一日春祈法會消災減劫(九十一年壬午年)。
(五)、SARS瘟疫蔓延,籌備「十五日息災救難大悲法會」,收障霧,止瘟疫(九十二年)。
(六)、化解禽流感,特建二十一日春祈大慈法會(九十三年)。
(七)、籌建二十一日「春祈普度大悲法會」,超拔南亞海嘯亡靈,陰安陽泰,化解未來災殃。(九十三年至九十四年):春祈大悲法會圓滿 宗主嘉勉超薦南亞地震海嘯亡靈時機適當。
(八)、春祈雲城大法會:天兵除賊寇,法雨滅狼煙。齊心求誠,功達上乘,化烽煙,消紅雨。(九十五年)。
(九)、九十年夏季「玄功療養巡迴普渡」。
(十)、九十一年無形古佛聖誕光諭,諭示至重暑擇日巡迴普度,以挽大眾惡疾。
(十一)、九十三年舉辦「全省巡迴普化勸善精神療養會」,挽禽流感之劫。
(十二)、九十五年再次舉辦「全省巡迴普化勸善精神療養會」鎮安地方。
三、另兩篇光諭:
(其一)
    中華民國九十六年歲次丁亥國曆十月十二日〈農曆九月二日〉午刻
一炁宗主    諭信女、賴信士姊弟妹:
        真經解厄運,祈福化災星,其弟憂慮症,累心困心身,病魔已遠去,漸漸復元神,覽經綸,安神敏,身健體康自分明。多積善與德,善德勝金銀,堂前多盡孝,事事且清平,神安心靜,陰陽分明,時到自安寧,畢。
(其二)
    中華民國九十六年歲次丁亥國曆十一月廿五日〈農曆十月十六日〉午刻
一炁宗主    諭生徐露華:
    真經解冤孽,漸漸疾離身,酸辣寒涼禁,布丹補元神,有無皆可施,閒時覽經文,廿字誠心奉,無形保清平,畢。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80902
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