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期三版 卻顧所來徑__憶恩師
  
                                       照片攝於二○○○年九月五日普陀山法雨寺前

                    文 屏東通玄寶殿  王春台
 
老師,時間飛逝得很快,自從您揮別紅塵後,已經五年了,留給我們卻是無限的思念!
淑氣迎梅有仙意,德行知風無俗人
        記得九十一年女兒上了大學後,您囑咐我到凌雄寶殿和昌立一起共事,因考慮到我們是有家庭的,您還特地為我們安排另外的住處,就像母親的關懷,不過我們還是選擇住在山上禪房。剛去凌雄寶殿的時候,每每知道您要回台南時,我會站在大門或二樓迴廊上,目視著載您漸離遠去的車影,不知為什麼,總是會不禁落淚的哭出來,因為您是弟子從道的母親。
美好的記憶中,第一次跟隨您遊普陀山,途中一不留神竟然脫隊了,後來您留意到我又犯了神遊,溫和予以提醒說:「可別在大陸走丟了,我回去可沒辦法跟昌立交代喔!」,我不好意思地當下收心加緊腳步走。就在前往黃山芙蓉居路上,也聽著您對青板石歷史的娓娓道來,讓弟子們對德教的歷史多了一些了解。第二次遊武當山,前往小港搭機的車途中,您不發一語地從袋子裡取出兩串廿字項鍊,要我們戴著保平安,愛護之心不言而喻。
大悲宣化開明路,覺海慧光馨萬天
        您的身體一向很硬朗,自從總壇建好之後,這些年來,道壇裡大大小小紛擾總是不斷,美其名道考、魔考。幾次的啟建法會,您進出醫院就不知道有多少回?每一回都在驚險中度過,而在您身旁也常簇擁著許多關懷的道友,口拙的我只有遠遠的在心中祝禱。印象最深刻的是啟建南亞震災大法會,那一次您病的很嚴重,回念字聖堂之後,再去探看您,此起彼落的慰問聲依然圍著您,我默默地遠站在電腦室門口,看著您那憔悴的臉,形色全變了樣,心中大為震驚,老師,對不起!身為弟子的我們到底犯了多少過錯,讓您揹負得這麼沉重啊!
九十五年九月觀音菩薩寶誕,無形重頒天命,我倆千不捨萬不捨,於十二月十六日晚上在聖堂告別了您,在細雨霏霏的夜晚,我們來到生疏的屏東道場,翌日您親自南下,許多道友隨您陪同前來,給我們帶來了莫大的精神鼓勵。由於屏東道壇自從兩位正副開導師歸天之後,道務停頓多年,來壇的道友已寥寥無幾,之後,您曾跟我們說:「屏東有經還是要接,不唸經的佛堂是冷廟」,還數次打氣說「誦經人手不夠,鳳山佛堂會支援,台南這裡也會找人去幫忙的。」原來道業的宏揚,道脈的相承,全賴您無私的心腸與寬宏的氣度維繫著啊!
風迴雪舞飛花雨,光耀明堂脫塵埃
繼 師公之後,任重道遠的您,總是為道四處奔波,如此的日復日,年復年,雖說桃李滿天下,情深反成累,您的重擔沒減反增,終於讓您的身體承受不了負荷,翌年秋冬,得知您在醫院進出,大家都很擔心,其間也曾聽到出院消息而振奮,然而,您終究還是選擇提前放手,得到您想要的解脫。
世人只知沒有父母的孩子很可憐,卻不知道業上沒有大家長的弟子亦堪慮,這些年來,有些傳承已悄然變化,遇到疑難再也沒有天人交通可以解答了,雖說有形的永別,總是會依依難捨,您的無形之體,仍舊護著人間道場,縱然天人兩隔,還能感受到老師與我們同在,並依著聖訓、循著您教導的足跡走下去,這一路或歌老曲、或譜新調,或惆悵淡離、或懷抱希望、或孤寂守道、或礪志圖強……,惟謙和而無爭,願一體同然。
歸虛悟道天無月,位證蓮台座清涼
師恩浩瀚,知人善用,寬而不御,德遺範存。回憶您在世的時候,總是默默地身教,無厭無尤地為弟子們排解難題。見弟子犯錯時必留情面,再喚到私室輕聲地提醒,誇讚時則笑著臉公開地稱揚,面對固執己見的弟子,便默然隨順。言行中不斷地把善行的種子傳播給大眾,廿字就在您老人家的慈悲裡閃耀著光芒。
        原來,「大家長」之名,來自於眾望所歸。老師,謝謝您愛我們。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3437306
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