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期三版 師尊顯化故事_昌覺聖師母應劫殉難
        民國二十五年, 師尊在漢口時,建立好幾處佛堂。並造有一個規模最大的石林居,由一班同道樂捐而成。凡捐助兩元以上者, 師尊即贈送廿字珠鍊一串,以作紀念。此廿字珠串,是用二十粒黑色珠子製成,每粒如蓮子大,當中一粒有小孔,用眼向小孔內窺,見有 師尊禪坐像,四周廿字圍繞。凡有氣喘、氣急、胃不舒服等症,用此珠略磨粉末,再用廿字水送下,其病即癒,寶貴非常。
        有一次湖北省保安處長丁炳權,接 師尊至其公館。丁處長是黃埔軍校一期畢業,當時在漢口是大名頂頂,威風顯赫。因為天氣晴和,邀 師尊作郊外之遊;走到一個山上,汽車正上坡之際,司機發現油箱漏油,車已不夠回程油料。當時往來汽車寥寥無幾,無法求助,大家非常著急。 師尊對司機說:「不要緊,你只管開。」結果,汽車雖沒有汽油了,仍然上山下山,回程數十里,安然回到漢口,使丁炳權貼貼實實,心中誠服。以後丁對部下訓話,還提及這椿事情,說汽車沒有汽油,居然能往返數十里,真是奇事,這不是活佛能做得到嗎?
        又有江蘇江陰一般同道,想接 師尊到江陰一趟,藉以宏揚道務。江陰佛社選派二位代表,一位是趙東籬,一位是包松年,兩位道長專程來漢口接 師尊,他們到漢口之後, 師尊在統一街的佛社接見包、趙二道長,並當面告訴二位道長說:「你們二位先回江陰,將我一個旅行皮包先行帶去,我隨後就來。」包、趙兩位,得大宗師面允,心喜若狂,當時連東西都未吃,趕緊買船票回南京,再快車轉回江陰,想籌開一次歡迎大會,興高采烈回到佛社說: 師尊隨後就來。當時王育才同道說:「 師尊早已來了,剛吃過午飯,正在裡面談話呢!」包、趙二位目瞪口呆,覺得奇怪。事後查對火車時間表,沒有車能超過他們,這也是奇蹟之一。
        師尊為宏揚德教,解決失業同道的問題,創辦農場多處。凡有失業同道,願意修持者,可至農場,一面工作一面修道,農場也設有佛堂光殿。在湖北有京山農場,在安徽有輔村農場、新村農場、小黃山農場。以後皆改稱懋福第一農場、第二農場、第三農場。農場所植桐樹居多、桃樹少數,桐樹下可種芝蔴、菉豆、洋芋、雜糧等。最有名的是黃山所產的洋芋,那種洋芋煮湯,只要加點鹽,其味鮮美,勝過雞湯。
        師尊在漢口主持四十九天金光明大法會時,正是抗戰開始,京滬失守,中國軍封鎖馬當之際。日機猛炸漢口及長江兩岸,城市人民都到鄉下避難;京山農場大有人滿之患,有同道及同道們的親朋,份子非常複雜,聽說其中還有吸毒的,每飯要開十來桌,菜米都由附近老百姓送來。農場管理異常焦急,連函 師尊,促駕前往處理。信是寄到 師尊公館,先師太一日提到京山農場之事, 師尊說:「京山不能去,近來敵機到處炸得很厲害,此地則正在作法會。」又有一日,先師太同尹天民道長說:她前晚做了一個夢,京山難民有難,必需她去解救;並說:一百多人集中一塊兒,掩蔽不好,被敵機發覺,一定要遭轟炸,所以要去把這些人設法遣散;另有吸毒的人,要勸他們戒掉,否則於我們名譽有關。過了兩天,農場派專人來請示,先師太抱著蕭治,率同陸堯天等三十餘位同道前往京山。剛走不久, 師尊回家,知先師太去京山,無奈用手將寫字臺上玻璃杯蓋著的紙條拿出來,上有「天數定矣」四字,這張紙條也不知 師尊何時所寫而壓下的。先師太他們剛到京山,正趕上日機轟炸京山農場,先師太殉難,蕭治(現在台灣弟子尊之為師叔)小腳趾受傷,其他人大都無恙,乃是無形中先師太解救了他們。
        憶當年無形道祖,將要倒裝臨凡之前,諸佛仙聖賢齊集大雄寶殿,慶賀聖壽之際,道祖云:今逢三期大刧,吾又難免紅塵之苦,仰諸佛仙聖賢,同時普渡。諸聖答云:道祖既不惜至尊之身,我等又何忍甘居極樂,從此能將群靈度返性天,各悟本覺、各守大道,眾生得樂,我輩得安,十方三界共得永樂,皆願隨道祖臨運。普賢菩薩云:吾願臨塵應刧,為道祖內助,願世人學道祖之寬博,勿學我之窄薄;學我者墮,學道祖者升,吾之願也。以後普賢菩薩擇緣降生湖南南縣黃家,迨 師尊傳道度人至南縣,遂結合婚姻。此次京山農場殉難,靈返天宮,與普賢菩薩合靈。
        如今,普賢菩薩是台南念字聖堂鎮壇佛,我等何其有幸日日在菩薩庇蔭之下。有一趣事,倒可與同道們共享,約三年前,一日,邵道長等幾位道友,搭上蕭師叔開的車,一起由台南回高雄;車上了高速公路後,車子突然喘了幾聲動彈不得,原來車子沒油了,蕭師叔先也忘了注意油表。這可怎麼好!大家七嘴八舌的,突然靈機觸動,要求蕭師叔快求師太呀!果然蕭師叔求禱之後,車子發動了,一路平安回到高雄。此事頗可與 師尊故事前後相應。
                  (錄自覺明雜誌19期,頁10-11,78年3月31日出版)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2912
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