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期五版 神道設教、塑像祀神的真義
            文 翔荷
 
        師尊說,現今求學求道的人,都必須改造個人的人格,道是積極的實行博大廣愛,由一個人實行博大廣愛,帶動千百萬人效法,千百萬人推而廣之都實行博大廣愛,因為博大廣愛的精神一致,天下就如同一家,中外就如同一人;道德是法則之一,堯、舜、孔、孟等古聖先賢的人格,乃是天下為公、仁恕無私、捨身取義,善養人格之浩然正氣,以古聖先賢高尚的人格作為效法的法則,就是在提高個人的人格,並且恢復固有道德。
        人人本來擁有良好道德,因為年代久遠,所以漸漸失去本有的天真,要恢復固有的道德,必須要加以整理,才可以有所遵循,重新改造個人的人格,修養浩然正氣。
        道德的崩壞,人類正氣的薄弱,使得天地因缺乏人類正氣的撐持,而致各種災劫接連不斷,所以 師尊創立宗教哲學研究社,闡釋宗教哲學,而將各教真義歸納為一個救人的真理。每個人先將自己本身磨礪成金剛之體,百折不摧、圓融一致,做好了自救,再去救人。救人不僅以廿字的力量救病而已,還要救對方的性靈,救積極實行博大廣愛的事業,在這救人與自救的推廣裡,恢復人人固有的道德。人類的正氣浩然,天地則祥和穩固,如此就像是住在莊嚴的佛土。
        要使天下成為廿字的世界,化娑婆世界為極樂世界,絕不能只是口說廿字而已,如果只是將廿字琅琅掛在口上、高聲疾呼,卻沒有切切實實執行廿字的真理,就只是空言罷了,對自救與救人的事業,毫無作用。
        師尊說,為人要從後天的迷障,再返回先天的純淨,不是難事,只需每個人從個人的日常行為去實行廿字的真理,實行真理就沒有迷信,且能恢復個人的道德,先自救進而去救人,再擴大解救世界的劫運。
        神是什麼呢?談神並非迷信,卻也不單是向神跪拜、念經就可以祈求福德的。關於神道設教、塑神像祀拜的真義,在《一炁宗主談經‧混元章》,師尊有兩段闡述:
        「要知人生在世,不能頂天,亦當立地。若云宗教哲學,即是要將各教真義,歸納為一。一者,真理也。真理無二,有二即有爭。一者何?以救人也,救人必有自救,故人必須將己身磨礪成金剛體,方可作救人事,否則何以救人?又何以為聖為佛?
        救人者非祗救其病,必救其性靈,救其事業,並救其父母之性靈,非如救水火,祇救一時也。我教之廿字,即良藥良醫,可救天地,而造成聖賢仙佛,以此救人,而人人得其安慰,推而廣之,化而遠之,使天下成為廿字之世界,即所謂莊嚴佛土是也。然必要切切實實行之,若徒託空言,則毫無補於用矣!
        然則恢復我道德,返我先天,易事也,祗要實行,則不難,必須從個人下手,天地間祗有真理,而無迷信;尤須抱絕大之決心,救世界之刦運,故必須保持個人之人格,重實在,重實行。
今社會上談到神字,即認為迷信,吾言則為非迷信。所云迷信者,因無法證據也;所言神者,即我也,非他也。昔聖人之所以神道設教,乃塑像而表之,此塑像之泥木偶,無一非事業功績有益於人者,崇拜之道,非唸經跪拜可以得其福德者也。凡人均在各教中淘鎔,捨宗教即非人道,宗教乃有系統之哲學,有系統,可以從高深淵博研究之而得其真理,可以復其智仁。」①
「黃帝戰勝蚩尤後,以廣成子為師,造靈台而祀百神,此須作兩事看:一為世間上事,一為虛無縹渺間事。造靈台時,神合其氣,氣合其神,其上有靈光顯露,中國祀神,係由此始。如塑神像,係紀念前烈功業,期後人效法之,非近世僧道所謂祈禱也。
        黃帝時,祀事異常隆重,親臨祭祀,皇天后土以及往群靈,凡有屈死寃魂,即在靈台召集而超度之,澤及寃魂幽鬼。不知之人,有以為迷信者,不知孔子倡言神道,所云祭神如神在,即根據黃帝時之事也。」②
        一般人認為孔子不講神道,其實孔子是倡言神道的,子曰:「祭神如神在」,顯示孔子認同神靈的存有。「祭神如神在」,孔子如此說,是根據黃帝造靈台祀百神而來。黃帝戰勝蚩尤後,亡靈眾多,建造靈台而崇祀百神,祀拜之事非常隆重,並且親臨祭祀;不止祭祀皇天后土,空中過往的群靈,凡是有屈死的冤魂,就在靈台召集,一併超度,因此莊嚴隆重,祭祀的恩澤,廣被冤魂幽鬼。黃帝造靈台而祀百神,無形之神與人之正氣相合,非但敬拜天地,更有慈悲度靈的廣大仁愛。
        古時候聖人會以神道設教,是塑像來表揚對國家、人民、物類有功且人格高尚的人,教導人民見賢思齊,效法他們為人時的榜樣。這些泥塑、木刻的偶像,每個都是生前事業功績有益於人的好模範,崇拜這些偶像的正確之道,不是向祂們跪拜或是唸經,就可以祈求到福報,而是要清楚辨明所敬祀的神靈偶像,他們的人格節操,既然敬祀神,就該繼承祂們的人格節操,做相同有功於社稷民物利益的事,以樹立自己的道德,而彰顯神靈之道德。
        拜神必須瞭解祀神的真義,才不會落入迷信、貪妄,甚至極度世俗化而褻瀆神靈。以台灣普遍信仰媽祖而言,媽祖的信眾廣多,但真正了解媽祖生前事蹟如何立功立德者,有幾人呢?媽祖是大海的守護神,在世時是位清修的孝女,父親與兄長遭遇海難,他為了尋回父兄,投身到大海裡,最後抱著父親的屍體,漂流到小島,殉難成道,死時才二十七歲,死後靈魂仍在沿海一帶巡遊,救護漁民,經常顯現靈異,沿海居民感受她的恩澤,建廟塑像予以祀祭。
        媽祖生前有孝德,死後有慈德,功德慈悲不斷,敬拜媽祖偶像,應當景仰媽祖功德利益民物的志向,效法媽祖盡孝的為人處事,乃至死後精神不死,依然利濟人民、物類。媽祖林默娘生前是貞靜之身,死後為大海女神,信眾禮敬媽祖,必要莊嚴潔淨,以虔誠之心敬奉,不宜任憑世俗貪看聲色、暴露媚俗輕狎的表演,而褻瀆神靈,否則盲從又亂心性,只是迷信。迷信無法招福,反是惹禍。
        拜神如果不懂神的精神志向,在迷信裡祈求,只成了知道一個貪念而已,貪求發財,貪求福壽康寧,貪求子孫顯貴……,這樣的拜神,未能以自己的志向與神的精神相應,神仍是志節高尚的神,凡人依舊是凡人俗念。如果凡人自己能效法神的志向,立功立德,自己也能成神,又何必拜神呢?所以信神,必須考究清楚,思想拜神的道理,是否正確;道理正確,神是正的,道理偏差,神是邪的。神由人修得,實有而道理正當,我們為人身體力行正確的道理,神靈與人同在,自然有靈驗。
        良心是神,做事不虧良心,就是不欺神。人不依據良心做事,卻要拜神、說神,那是自欺又欺神。欺人已是被神唾棄了,又如何求得庇祐?因此依據良心做人做事,自己身體康健、精神安寧,任何事情都可安心去做,這樣的神是真實的神,而不是空空跪拜、空空唸經的虛渺了。
        結語引錄    師尊蕭大宗師昌明夫子對神的講述,以及闡明正信精闢的見解,與念經的意義,以供大眾省思,並為修行立志、身體力行之參考:
        「今日謂神為迷信,乃因神之不可捉摸,所以謂迷信也。古往今來之神,尚不可多得,故曰:『聖而不可知之者之謂神』。在過去當中,所謂之神者,惟神農及神禹而已,蓋其功不可及,因名以尊之,故勉強稱之曰神。
今日之言神者,大相逕庭,然神最尊而最嚴,功亦最高。不得其神而祀,焉得謂非迷信;不得其神而已,又焉得不亂其性?故曰︰『神多則怪,異多則亂。』當今之祀神者,惟敬祀其木偶而已矣,如此盲從以亂其性,又焉得不謂之迷信哉!
凡所祀之神,必有功於社稷民物者,則祀之,祀神以記其事,務必繼彼之志,以立其德,將有功於社稷民物也,如此祀神,方知神之所以謂之神也,是因有功有德之謂也。吾人祀神,必效彼立功立德,以繼其志可耳。
今人之祀神者,有認為迷信,有認為非迷信,究其所以,皆係妄談,并不知何為迷信,何為非迷信,更不知何為神,何為非神。彼迷信者,甚至對其拜之神亦不知其為何,祗知一貪而已。何以拜神為貪?凡世上拜神之人,多半有所求,不求升官,即求發財;不求發財,即求父母福壽康寧,否則求自己安泰或子孫顯貴,甚而不求今世,而求來世,此等拜神者,真是寃枉已極,又豈僅迷信而已哉!殊不知拜自拜,神自神,他為他之神,我為我之神,何拜之有?且神若大道然,無顏無色,是非由人,靈在人,不靈亦在人。正當之神,何用我拜?不正當之神,又何用我拜?神自神,我自我,神亦人,人亦神,我若具神之志,立功立德,利濟天下民物,自然不神而神,以此而信,何迷之有?
        故信神者,必須身體力行,更須考究思維其理正否,理正則神正,
理偏則神邪。理者天也,天者神也,大道在焉,中有至理至情,實而且正,并非虛渺,世人言神,皆以虛以渺,吾今言神,惟以正以實,是何以故?彼時虛也,此時實也,以虛濟世,以實補虛,虛實相調,而後神尊。昔日言神,固魄安體,今日言神,固體安神。體者,神之本也,有本而後有神,體健則神全,體康則神寧;不欺神者心也,無虧於心,則不欺神,百事可作,此神非虛,乃實神也。以此實神,而證彼虛神,一點道機,漏於此矣!各宜悟之,其中至靈含焉,百世之事業,亦於斯朝夕習之,必有所得也。」③
        「浩劫又從何來呢?現在浩劫之來,來之於人心,人心之壞,壞之於宗教,因宗教不能感化人。宗教家處於感化人的地位,他的行為還不及非宗教家,其他姑且不論,專說一個是非色相,宗教家就難免除,若要免除這個是非色相,不要先念經、念佛、念咒,必要將白日所行一切,晚間拿來思想一下,看對與不對,對,我們就勉而行之;不對,我們就立刻懺悔,以後再不要照不對的去做,然後我們再來念佛念經念咒。
        念經我們就要回想經裏頭的意思,念佛我們就要推思佛的為人;念咒必須要觀相,我們就要細想那尊佛,他為什麼成佛的,我們為什麼是眾生,他為佛必定是由慈悲,滿不著相而來。我們念佛念咒念經,皆要回想其意義,我們照他的意思去做,他可為佛,我們亦可以為佛。我們是佛,自然是沒有是非了,倘若是為佛還有是非,那嗎還是佛嗎?各教皆然。挽當今的浩劫,必須要把宗教挽好,個個切實修持,一般眾生也就隨之而化除己見矣!」④

參考書目:
1.一炁宗主談經,混元章,6-7頁。
2.一炁宗主談經,混元章,27頁。
3.一炁宗主談經,混元章,16-17頁。
4.天德論藏,宗教大同推進問答,44-45頁。
 
附錄明德聖訓(光諭):
   中華民國八十三年歲次甲戌國曆八月十八日(農曆七月十二日)午刻
覺明金母
大勢至佛
廣德天尊
天后聖母    同降德門乾坤諸佛子:
        盂蘭開盛會,處處駕蓮船,普度九幽功德彌高……
中元月皎皎,梵貝誦七霄,餓鬼盂蘭盆,方知佛力高。人間超先祖,唯有孝字豪,水陸精靈性,得渡人天曹。中土八德,惟孝是也,缺孝而不立,孝乃萬德本,而孝德之高矣!七月望惟中元,炎夏已去,清秋而臨,人間懷祖思源之念,為子孫散花香供,追荐宗親,所以示人於孝而不忘本也。
   每每盂蘭,天德法船,渡九幽與十殿,普度六道眾生,為餓鬼枉死橫逆血湖最苦,萬死萬生不見天日,淒慘悲號,期盼神、佛、人中元超脫。奈人心今已轉惡,知本報源者少,忘祖忤逆之頹風,禍及地獄餓鬼猝殂兩道,此道住獄愈久而愈瞋愈恨,累及人間災劫不息,禍延干戈,世道大亂,累末劫之延長,此乃悲憫痛惜。
   天德 宗主,大開方便之法門,普度三期之由來,中元法會重要不可停也,因果循環,纍劫累殃之關鍵,天德之佛子,堅忍而不拔,力挽斯劫,功德彌深,聖佛仙真,護法諸等,有無悲願與共,吾等示已畢。
                                     (錄自明德聖訓,97-98頁。)

   中華民國八十五年歲次丙子國曆八月十九日(農曆七月初六日)午刻
玄天上帝
保生大帝 同降:
中皇天尊
  期期開盂蘭,廣拔地獄間,天德大寶筏,佛法廣無邊,普洒甘露雨,澤被陰陽間,人間皆報本,孝德感諸天,廣拔宗親友,眾性沾恩典,聞經得受惠,修本轉人間,行德多積善,靜修悟本源,諸等明三世,識因知果了前緣,畢。
 
   中華民國八十五年歲次丙子國曆八月十九日(農曆七月初六日)午刻
廣成先師
釋迦王佛    同降:
  天德開普度,處處駕寶舟,佛道施法雨,廣拔地獄苦,水陸諸性靈,受惠得聞經,免墮三途苦,受度好超昇,廣行仁與德,慈惠澤群生,良辰切勿過,宗主大悲憫,淋法浮,登蓮京,識果了因,畢。

純陽祖師
天后聖母    同降:
  中元開聖典,五教駕法船,慈悲大宗主,法雨施幽間,有無共慈悲,恩澤九幽十類沾,山精與海怪,受度化戾頑,靜修無量天,了因修果,果滿為神,人間挽災煙,畢。
                                                      (錄自明德聖訓,111-112頁。)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1574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