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期十版 知所來處無所懼,淡看生死返本回
【李國修道長分享天德教同道與大眾的第三堂課】
          文 吳鳳凰

        雖是同在德門的光字輩同道,但與國修道長並未熟稔,對李道長較深刻的認知,是來自於大覺導師秦淑德在世時,幾回私下有感而發的提及,有時老師為某些人事煩悶,會想念起李國修與王月,她總說他們夫妻很難能可貴。興建凌雄寶殿籌措經費艱困時,老師很憂煩,而他們夫妻倆總是安慰老師:「老師,您不要擔心,還有我跟王月。」「老師,您不要擔心,還有我跟國修。」這安慰並非口惠而已,是實際付之行動,每當經費短絀,他們匯進來的捐款,常是及時雨,即使在屏風表演班遭遇瓶頸的關口,仍然大筆款項義助凌雄寶殿的興建,夫妻倆財施的忠誠護道與無求回報,讓老師十分欽讚,也在老師的回想裡,時時溫暖她老人家的心。
        2010年旁知李道長抗癌的事,也知道他發心立願要為教道服務,其後在凌雄寶殿偶然遇見國修老師,簡短幾句對談,仍屬陌生的同道,但見他氣色佳、身康健,也很替他高興。
        一個有責任心的人,一旦發了心立了願,就會很積極,李老師三年來除了養病之外,也積極的認識教道、認識同道,他說皈依三十年,發現自己的道基太淺,要急起直追。因為李老師有各方的關心,我想已經足夠,也只對他保持遠距離的靜觀,祝福他能完成為教道服務的心願。
        2011年冬,李老師病況有了變化,暫別舞台的他,專心調養身體,常到凌雄寶殿,因之與中部道友有更多的互動。他為人隨和,道友不免會向他敘說各類話題,這一年個人沒印象有遇見過李老師,與李老師仍舊是陌生的同道,訊息都來自其他同道的轉述。
        2012年,聽說李老師的一些狀況,不免憂心,擔心他對教道認識不足,迷惑了,或是耽誤了。年末,因文稿之事,寫了封信給李老師,並在信中附寄 師尊與師公的書,期盼李道長能自原始教義,了解 師尊真實的教法,以師尊的真實教義去解惑、糾正人們的眾說紛紜,而不是以凡俗人的眾說紛紜,對信仰產生疑惑,迷失了方向。天德門人的殊榮是直接皈依佛(無形古佛、一炁宗主),修行的準則是遵行 無形古佛、一炁宗主的道範,以佛為榜樣,因而每個人都是自我覺悟、自修自得。
        2013年春祈法會期間,為著文章的事,與小鳳談起國修老師,感到非常憂心,深覺時間再不掌握,會來不及,因為有些事需要及早坦然面對,屆時才能從容,而這個課題要與一個不熟的人敞開對談,卻非常艱難,琢磨著該往前,或是保持靜觀。基於老師生前對國修同道的讚賞與感念,也基於同一師門的同道因緣,最後是抉擇向前,與小鳳約好一起去看望李老師。
        去李老師住家探望時,李老師正是進行化療療程,靜養中的他,說話有點喘氣,但聲調氣足。替李老師精神療養後,與他對談了一些事,並交流彼此的見知,希望能幫他釋除一些疑惑,重建對教道的正向體會。李老師有很活潑的心靈與慈悲觀,有些話意,他一聽就明白,也要我們放心,他對教道忠誠不移。
        告辭李老師,放心之中還有不放心,天德門人在修行的道上,要往前邁進,都必須經歷五考:道考、神考、師考、人考、魔考,發大心立大願,各類考驗隨即從四面八方湧來,會不會被考倒,不到終點,無法定論。這五考,直到臨終,都有層層的試煉。人考,不限教內同道,舉凡家人、親屬,或是生活週遭互動的人,都在人考裡。人的互動、人的語言、人的攀緣、人的炫奇,真真假假,如五里霧,不是有正義感,就能一時間看清楚想明白。
        三月探望李老師,希望李老師能「放空」靜養,將思緒歸零,沉澱心靈,再徐進未來,之後也沒再與李老師聯絡,直到五月中旬詢問李老師文章之事,才簡要通聯。六月中旬得知李老師住院了,思考著文章裡有李老師的大願力分享,這篇文章該如何安排呢?李老師的心靈沉澱到了何種境界?我該如何替他寫下句點,才能恰當,無過與不及。如何寫下恰如其分的句點,必須有近距離的觀察,才能明確,因此連絡小鳳,近一步了解狀況,輾轉與李老師約好,去醫院看他。
        六月19日下午,與陳幸好老師去到立夫大樓安寧病房探視李道長,躺在病床上休息的國修老師,見到我們,笑臉招呼,一開口就說:「我已經把遺囑都跟他們交代好了」,一旁的王月與子女也點點頭微笑看著李老師,顯示他們都已經做好準備了。聽李老師以宏亮而堅定的語氣如此說,我就安心了,對於他三個月來心靈沉澱的澄澈,也了然於胸。
        雖然已幾近訣別的時刻,仍然與陳老師一起替李老師施行精神治療,平常對乾眾精神療養,我都是以無形針與掌光離人身一吋以上施行療養,但這日在李老師手部、腳部、頭部的幾個穴位上,無形針近身療養施了點氣力,測到李老師的脈象仍強,也希望疏通幾個穴脈,能讓李老師減輕一些負擔。
        國修老師與王月同道都是生性溫暖的人,按揉穴位時,李老師承受著痠痛的反應,摯愛丈夫的王月,先前已經被醫師告知,李老師大限時間就在這一二日,她心疼在心,隱去淚水,仍然笑臉盈盈向我們表示謝意。李老師說看過後很舒服,且以手機存檔的病檢影像,與我們說明病況,指出腫瘤的位置、範圍,以及造成他現在種種不適的因素,這時的李老師,不是病人,而像是研究病人的人。離院之前,與李老師約好,會再去看他。
        六月20日載小鳳去醫院,將一封信托小鳳帶上去,我就離開了。李老師對大覺導師的敬重,是他心靈支援的力量,大覺導師在世時對李國修、王月同道、屏風表演班的感念,可能李老師不曾知道,此時必要讓李老師明白,他要為天德教奉獻下半輩子的願力,已經在過去義助凌雄寶殿興建完成時,就做到了;還有一些關於「未來」的去向認知,也提供李道長深思。
        20下午,小鳳陪同王月去凌雄寶殿靈山殿看塔位,做好安排,接到這消息,心上的石頭落下了,責任已盡,心情真正輕鬆。特別感謝小鳳不辭勞苦、熱忱的協助。
        病考是一場測驗,臨終對於修道者,更是一門大考,尤其天德門人必須經歷五考,大考、小考層層疊疊,過關需要明覺的悟性,替自己撥雲見日,悟道更重要於求生。兩次探望李老師,為其治病在其次,見證李道長悟道之心靈轉折,才是重點。
        「感謝所有的朋友與戲迷,對我與家人以及屏風表演班的支持,在我的人生舞台上,這是我最後一次的謝幕,我留下了27個劇本,請你們細細品味我的戲劇人生,天德教師尊無形古佛,將帶領我走向另外一個舞台,在那裡我會認真虔心修行我的編導演,繼續堅持我的最愛 開門 上台 演戲。」
         這是國修老師六月16日預先錄音好的遺言,坦然做好人生舞台謝幕的準備,一方面安慰朋友、戲迷,一方面替天德教所有關心他的同道安心,展現溫暖的貼心與堅強毅力,具備從容的境界。在忍受病痛的臨終之時,要向摯愛的親人以輕鬆的心境告別,不是易事,很多大人物或是修行者,都過不了這一關,但國修老師與他摯愛的親人們都做到了坦然、從容以對的境界。
        臨終的一大幸福,是摯愛的親人都能溫馨的相聚在一起,兒子思源五月退伍,六月李老師住院,在安寧病房的靜養中,妻子兒女日日相伴,彼此守護,將此生尚未坦露的內心話,盡情訴說,使感傷減弱到最低,而堅韌發揮到最大。
        19日與陳老師探望李道長,國修老師與我們談話自然,還有點說笑;病痛不免有身體上的負擔,卻無心靈上的苦。20日小鳳去看他,他尚且幽默的與小鳳開玩笑,之後的日子,親友們去看他,李老師成了一個心靈的輔導師,替他們「安心」,要他們「放下」,29日陷入昏迷之前,他的心靈持續轉化昇華。國修老師能這樣與大家「侃侃而談」,小鳳都覺得好神奇。
        李道長早早就做好「放下」的心理建設,對於陪侍在旁的至親而言,學會「放下」,想必也是一堂艱難的課程,在這份大考卷上共同用心做答,與李老師一起昇華,轉化至痛的不捨,為至深的祝福,他們勇而無懼,一起寫考卷,不留遺憾,同時交出漂亮的成績。李老師臨終的治療,以安寧療護照顧著,並未插管,29日昏迷之前,都能與家人談話,追思會上遺言錄音的沙啞聲音,是藥物的副作用。
        七月2日清晨接到李老師離去了的訊息,台中與彰化的道友即刻趕往醫院。藥物的作用與代謝的停滯,李老師的臉色與19日所見時有很大的差異。在靜息的八小時之內,家人及十多位同道,輪班圍繞在李老師的床畔,雙手合十,輕聲、平和的虔頌廿字;念字聖堂胡萬新開導師與台南同道,也遠程趕到,加入助念並慰問家屬。幾小時的助念,在場同道都清楚觀察到前後不同的變化,李老師臉色、氣象轉為更加清朗祥和,嘴角微微上揚,有深刻的微笑;上揚的微笑,是凡人肉眼清楚可見的事實,在大體接回台北時,王月及兒女都明確的看到了,李老師貼心的微笑,讓至親很安慰,而這微笑持續到18日入殮前,小鳳為國修老師拭臉時,仍然微微上揚,笑意又安慰了小鳳。小鳳說淨身入殮時的國修老師,雙眼閉合,全身輕鬆柔軟,微帶笑意,讓大家不捨中又感高興。
        七月2日記者會上,公開李道長的錄音遺言:「天德教師尊無形古佛,將帶領我走向另外一個舞台。」此句遺言深刻觸動了天德教同道們的心,李老師不僅回歸心靈的故鄉,更讓世人聽聞「無形古佛」,同時對天德教多些認識,李道長竭心盡力做到「宣揚天德教」的承諾。
        為了迎接李老師回靈山殿,胡萬新老師、陳幸好老師及中部同道,在最短的時間內,積極而徹底的將環境做一番大清掃。三年來李老師與台中、彰化的同道們互動熟稔,此時這些同道發揮自發性的「和」力,出錢出力,清理靜修院與靈山殿,大熱天裡那些阿公級、阿嬤輩的資深道長們揮汗如雨,連續幾日不間斷的清淨環境,有的做到手腫了,有的血壓飆升了,有的抱病也來參與,儘管累到不知日子如何過的,卻又真心高興,有感而發的說:「雖然國修老師離開是一件悲傷的事,但是大家這樣聚在一起做該做的事,也是一件喜事。」是吧,李老師,你希望大家不要悲傷,而要當作一件喜事,同道們也為你做到了,相信你看著這些資深的同道,頸上披著毛巾,辛苦又歡喜的勞動著,必然會感性的流下歡喜的淚水吧!
        「淡看生死」,談何容易呢?未竟的理想、摯愛的難捨、「未來」的渺茫,這三大課題不容易參透,但如果能參透來處,而知道回歸何方,要看淡就容易多了。師公笛卿夫子在〈乾坤同仁來源解〉裡說明「凡我乾坤同仁,皆是無量壽天長者門人(長者即 師尊),各具丈六金身,本其宏願,前前後後隨 師尊倒裝塵世,護道顯法,救世度人,以挽天心,而消劫運,絕非異類化身可比,希諸賢毋誤聽,毋誤認,自傳其訛。」①天德門人既是秉願而來,當然臨凡之前,就有個來處。 無形古佛位鎮上界無量宮,乾坤同道秉願追隨 師尊自西方極樂臨凡東土塵世,來人間都有自己的學業要修、功課要做,圓滿今世的修行,俗緣的時間一到,仍然回到無量宮,憑自己一生的修為,結算功過。「丈六金身」是原靈真身,當我們的凡體在人間皈依入道後,就是修行的開始,原靈同時跟著人的凡靈一起修行,如果凡靈精進向上,善修功果,圓滿的回去,就能與原靈相併,到達天人合一,因此人間逝去的是俗體肉身,而性靈不滅,返回本來的是永恆。甚至我們凡人在人間好好的善修,也能嘉惠祖先宗親,超宗薦祖,祖先與我們同在佛國,彼此「後會有期」,所以別離雖是悲傷的事,但圓滿返回本來的天鄉,卻是喜事,由此體悟,就能看淡生死,因為死亦無死,而是重生
        當李老師謙稱自己道基太淺,要急起直追時,我見證了他的努力,也觀察到他以「恕」字寬容的涵養,勇敢的放下。他用三年多方認識同道,而以三個月層層領悟,沉澱之後,篩去了雜質,反照出清明;最後三十天,則像撐竿跳,快步加速向前跑,一躍而上,以圓弧之姿,跳出十里重霧,再以穩健的漂亮身影落下,昂立。李道長以堅毅的快腳追上了,甚至以明覺的悟力超越了。
        也許這一刻,國修老師有更高的體悟,普賢菩薩臨凡應劫,並非期待人間的歌功頌德,而是啟發世人跟上腳步──人人都是佛的一份子,都可以效法佛的精神,發心立願「救世度人,以挽天心,而消劫運」;且能效法普賢菩薩應劫救人,返回本來時,視死如歸的大勇無懼。以恕字修持,體諒為心,捨得放空為空中之實有,懂得歸零是新境界的啟航,正面積極的面對人生最終的心靈洗滌,融會悲與喜,超脫喜與悲,這是國修老師分享同道及大眾的第三堂課。
        知所來處,勇而無懼;淡看生死,返本真如,李道長跟上菩薩的腳步了,也是這輩子做好的另一件事。
參考書目:
1.王笛卿夫子寫真集(二),40頁。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5232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