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德聖教之精神治療法 【師尊蕭大宗師昌明夫子120年聖誕特刊】

        文 吳鳳凰

    「精神治療」又稱「精神療養」,是天德聖教  師尊蕭昌明大宗師所獨創不藥治病玄妙之法,能治人身經絡之病,還能治人心理之病,包羅傷風頭痛、內感外症種種病症,都能醫治。廿字是天地正氣,為人能夠奉行廿字,堅守操持,早晚謹慎惕勵,就能養成正氣之體,心性光明,身為道體。蕭大宗師創行廿字,替人診病,本意是抱持慈悲之心,而將精神治療作為方便倡導廿字的先聲,所以精神療養是天德聖教宏道的先鋒,是天德聖教治病度人的方便法門。

    廿字治病過去沒有,而專從現在開始,是因為現在人心不古,要用廿字作為挽救人心的要素。當今之世,人心澆薄、世運衰微、道學敗壞,人類專尚物質,被物欲所蒙蔽,趨向新潮,又受七情染濁,六欲相攻,起心動念,盡在聲色、貨利、勢位之中營謀,使得人身三寶之精、氣、神,受到消磨耗散,各種憂煩感通心靈,健康便會違和;再加上天時失序,陰陽失和,炎熱之火逼迫,風雨侵害,瘴氣水毒種種原因相逼而來,自然是會生病了。

    人身是一個小乾坤(小天地),在天地的大乾坤之中生存,遭遇各類逼迫、誘惑,都有變性的可能,由原本光明純淨的心性,變成黑暗污濁,健康的體魄也會變得疾病叢生,所以無形古佛、一炁宗主創行廿字,使人明白為人光明的義理與道本,教導人人奉守廿字,作為自己修養身心靈的指南,是入世、出世皆可修行的準則,因此廿字不僅醫病而已,實在是要端正世道人心,由醫治天下人的病,進而醫治天下人的心。

    「天地無心,以人為心」,人心就是天心,人心正,天心順,天心和順就能風調雨順,也沒有過度的炎熱之火,或突來的天災地變、刀兵劫、颶風、瘟疫,如此人不僅可獲得健康,人心祥和、天地安定,浩劫也可挽回。

    天地人三才,人居處在天地之中,可以掌握天地而不背,役使陰陽而不違,則可以超脫生死,結束輪迴,人人發揚光明正氣有足以挽回天心、扭轉乾坤的浩大力量,治病只是小事,修行廿字的浩然正氣,挽救劫運則是大事。

    世界的劫運是因為氣數所轉動,氣數則是因為天地氣候而轉移,天地的氣候調和或不調和,則是人心所主掌,欲求身體的健康以及挽轉世界的劫運,都應當以廿字建築身心靈,洗去濁染,恢復光明,無論種族與膚色,每個人都以奉行廿字解救自己的身心靈,進而會聚天下人的光明正氣,安定天地的大乾坤,那麼世界有救,世界可以生生不息。

    現今科學時代處處都要證據,如果沒有證據,就會被批評是迷信,因此要勸導人心向善,則以廿字醫病提出證據,使人感受天地宇宙正氣能量的存在,啟發人行善修身的正信,透過廿字治病,就是要證明正氣確實存在而不虛假。

    廿字治病若要有奇妙的靈感與功效,替人治病的皈依弟子必須心性光明,而被診療的人也是心性光明,那麼光明的心性與護法的光明力量相應,病就可霍然痊癒,因此替人治病者奉守廿字,醫治他人病體時的力量大,受診療者的心地善良,感應的力量也較大。

    「天有三寶,日月星;人有三寶,精氣神。精者,筋骨之汁,血液之凝,故語曰:不動其心,不搖其精。人能如是,可以延年。氣者,乃天地輕清之空氣,含蓄於中,其氣有清有濁,清氣上浮,濁氣下降,為善者與清氣同流,為惡者與濁氣同腐,故善者氣壯,惡者氣衰,此乃不易之理也。神者,心神也。人為萬物之靈,得天獨厚,其心主宰四體,驅使萬類,其心善者,正直聰明,合乎天道,可與天地同流,所謂君子上達也;其心惡者,則濁氣相近,曲屈不伸,精神不定,則曰神不守舍,舉止高而心不固矣,胡為乎若是,乃以性斧情刀,伐之削之,名韁利鎖,綑之縛之,欲求無恙,不亦難乎?

    治病必先治本,治本尤賴治心,心治然後體安,體安則四肢流暢。凡人患病,不外精氣神,不傷於精,則傷於氣,不傷於氣,則傷於神。然人體既為陰陽造化而成,不外五行相養,空氣相生,相生相養之道,天道也;七情六慾,人道也,以天道而治人道,以正氣而驅邪氣,其病自痊,其性自守,其心自安,其氣則和,其神自適,其樂和如?」1

    心是一身的主宰,心善氣壯,抵抗濁氣的力量強,不容易致病;心惡氣衰,邪濁容易侵身,或自體產生病變。病症有時來自於正氣不足,正氣不足失和之病,有形的藥力無法治本,只有行善去惡,修練正氣,增長智慧,屏除愚昧,可以治本。  師尊蕭昌明大宗師解釋精神治療之原理:「人秉天地之氣,五常之性,具有心、肝、脾、肺、腎為之五臟,以合五行。所謂心為火,主禮,其味苦;肝為木,主仁,其味酸;脾為土,主信,其味甘;肺為金,主義,其味辣;腎為水,主智,其味鹹。」2五行乃是木、金、火、水、土,五行之氣而合仁、義、禮、智、信五常。「火之為氣也,炎上通明,故主禮;木之為氣也,欣秀而榮,故主仁;土之為氣也,寬厚守中,故主信;金之為氣也,堅剛方正,故主義;水之為氣也,潤澤流通,故主智,以五氣而合五常。」3五常是天地的正氣,能治人身五行失和之病,廿字包羅五常,能治精氣神失和的病根。「或病於心者,以禮治之;或病於肝者,以仁治之;或病於脾者,以信治之;或病於肺者,以義治之;或病於腎者,以覺治之,使其不偏不倚,無重無輕,致中和,其病自愈。」4

    師尊答客問說道:「病者乃邪欲所致,以此正氣驅逐,即可以不藥而癒。」廿字治病在誠誠相感之中,醫者與病人都能感應正氣的存在與變化,可以在醫病之中探求科學證據。形而下是科學,形而上是道學,道學以心為主,科學以物質為主,心物(道學科學)並行,對天下大有助益,廿字醫病正可以探求形而上無形之道學,使人感觸正氣的實有,進而以廿字養身修心,尤其今日世界人心不古,百病叢生,更必須以廿字治病之法,醫治病根,糾正人心,補益世道。

    精神治療方法的獲得,必須皈依天德聖教  無形古佛、一炁宗主,皈依時由人間天命開導師(此開導師是上天無形古佛、一炁宗主核可,有無形天案任命之開導師)舉行皈依禮,引薦入門,皈依禮中,由無形古佛透過開導師傳賜無形針與掌光,在一剎那,皈依生便有無形古佛剛正正氣之能量,不需要特別學習醫理,在皈依禮成之後,便具備基本替人看病的能力。剛皈依的弟子,因為有師尊無形古佛的正氣力量,替人治病的感應大,療效佳,這是無形古佛度人的利導之中,讓人對廿字生起信心,後續要有源源不絕的力量,則須依靠自己身體力行廿字,如果沒有廿字的修持,仍被六塵所染,是無法為人治病的。

    皈依弟子發心為人治病時,必須衣著整齊端正,儀態得體,然後雙手合十,虔心默念七遍廿字,再稟告弟子○○要為○○人患什麼病,做精神治療,懇請師尊護法,或請護法神護法;接著心眼意專一在病人患病之處,以無形針或掌光離人身一吋以上施行療養,時間不等,輕者十分鐘,重者四十分鐘,如此虔誠專著,無形中自有護法神前來護持,可得奇效奇靈。

    廿字醫病是度人的慈悲法門,師尊發明此法,原不專於醫病,實際是要正世道人心,由正人心而順天心,以挽浩劫。在醫病之中,無形裡有師尊與諸佛菩薩、歷代醫家的護持,並非只是個人的力量,而達到治病的靈感,絕不可因一時的靈感,而自以為是,誤認是一己的功勞,墮入了色相;一旦心念偏差了,護法神厭棄而去,治病的靈感也會在剎那之間消失。正因為精神治療有諸多護法神不求報償,護道奔忙,為人治病者不能接受酬報,更不可妄念將精神治療當成職業,賴此謀生營利,否則當遭天譴。師尊說此精神治療法易得易失,皈依就有,一旦偏差也就失去了。「要知難得者易得也,易得者,難得也,是何以故?因為難得,人則視為寶貝,秘而藏之,所以難得者易得也;易得者,不久視如敝屣,棄之者亦易,這個即是在人之緣法。宿根深厚的人,易得亦得之,難得亦得之,夙根不深厚的人,難得易得皆不得也。」5

    無形針與掌光是無形的正氣,護法神護持時,透過醫治者輸向被醫療的人,導入正氣,驅除病人身上的晦氣;另一股力量則是醫治者自身鍛鍊的能量,由內丹輸至雙手,再貫注患者,驅逐病濁。有時則是護法神於患者身旁,直接對患者施行醫療,並未透過醫治者,比如有些因緣殊勝的人,是佛要接引救濟的人,會有奇靈奇效,是被無形護法治好的,不一定是人的力量。「正氣即空氣之清輕,人賴以養,物賴以存,由平時靜坐參禪,調鉛煅汞,向空呼吸而成,所謂放之則彌六和,卷之退藏於密,發乎外則為光,光者由氣凝成也,藏於內則成丹,丹者由氣結成也。」6皈依弟子可在子、午、卯、酉四正時靜坐,打掃雜念,清心寡欲,懺悔不好的行為,收攝精神,讓精氣神歸一,而鍛鍊內丹。替人治病時,此內丹之正氣,輸向雙手,外放為無形光氣,直透患者身內,充其氣,活其血,消滅病毒,活化細胞,而有治病良效。無形的光氣有各種顏色,具備慧眼或因緣者有時能看見。一個靜心專注服務佛事的人,不言是非,虔誠有禮,也等同是靜坐,同樣能增強內丹的鍛鍊,而能在日常生活中一切言行奉守廿字者,丹功則更上乘。

    師尊說打坐就是「退思」,先把不好的行為懺悔了,再來入定參禪,退思的意義要不違背世法、不違背道法,清心寡欲,與人無爭,與人無忤,每個人都如此清淨,世界就會太平。如果心不清淨,卻要參禪,不是入魔,便是見神見鬼,不入道還好,入道反而生病,精氣神耗弱,是罪孽深重了。參禪在清靜自身,恢復光明本性,不在貪求神通或通靈。

    無形針與掌光之外,  師尊蕭昌明大宗師又研究發明布丹與佛水,做為治病的有形輔助。「本社治病,無形之法以精神,有形之藥用『布』表代,此乃創始人所研究精神與物質并用之治病法。」7「然則何以『布』為,乃因患者元氣凋敝,精神疲乏,非以多數正氣治療,不足為功,由是借布憑依正氣,服則易痊。」8有些患者的元氣虧損太多,除了無形針與掌光精神治療之外,同時以布丹、佛水並用,培補患者的元氣,增強病體康復。燒布的時候,布是一段錦紋,也可以說是菩提樹,上面會現出種種花紋,花紋變化無窮,吃的時候味道也轉移無窮,是佛法無窮之意;佛水內可以現法相、現蓮花,也是變化無窮,有種種顏色,有慧目者可以看見,也有種種味道,病人喝佛水的時候,能清楚知道味道的變化。

    「我們治病,並不要報酬,更不求功德,但求無愧於心,不過我們略微犧牲閑餘光陰而已,又何必定要報酬呢?」「我們同人各有職業,農、工、軍、商、學界,各務其業,生活豈無解決的道理。」9廿字治病是引人入勝的一種法門,感觸正氣的存在,可以證明良心的不假,良心就是正氣,體悟良心的真實存在,從而洗心革面,堅定護衛良心,可以挽救今日社會驕奢淫佚等等不良習氣。精神治療當中的種種感應與治病神效,可以喚醒世界一切善男信女,作為入德之門,也是發心為人醫治的弟子們,建功立德的修行。醫者可以從治病當中,拔人病苦而累積功德,作為返回本來的無形旅費,且要不著功德相,才能自自然然純以慈悲心度己度人,若是又有求功德的心,便有貪妄,心亂了,良知便暗了,偏離了廿字,又如何能以廿字治病呢?

    我們是入世修行,在各行各業有自己的正當工作,依靠自己的才能、勞力,獲得生活上的報酬,行有餘力,則護持教道。師尊定下規則,精神治療不可受人酬報,更不能假借精神治療作為營業的工具。若是偏離皈依求道的初心,則是自毀前程。

    精神治療法既為宏道先鋒,因有  師尊聖賢仙佛、菩薩、金剛眾多無形的護法,救人濟世,方便又環保,然而方便無礙之中,仍有嚴格戒規。有關精神治療的戒規,師尊都有明白訂定,師公王笛卿夫子著作也有詳細說明,廿字修「禮」,精神療養也當謹遵光明適宜的禮節,以防邪思糾纏,或態度輕慢、嘻笑隨便,惹神厭棄,犯過招殃。

    雖說精神治療絕大多數有療效,可以治好病,但也有極少數孽病難醫,治不好的,需要做功德解釋,化解冤冤孽孽。做功德以經功調解,無形中  師尊調解雙方,使冤孽有好地方修行,冤孽離去,病人得安,這是陰超陽薦、度陰度陽和平兩利的好方法。所以說精神治療不僅治病度人,並且度陰度陽,和諧陰陽,而要達成解孽,則必須佛、菩薩的大慈悲力量,才能降伏化解。

    遇有業障孽病者,治病人的修持是關鍵之一,治病人的修持高,可以降服患者的心,進而降伏魔障,如果無法降服患者的心,就降伏不了魔障。

    面對患者,多向對方解說廿字義理,使對方領會而遵行,並勸對方多做善事,改變自己的氣質,這個氣質指的是「正氣」,多做善事增強正氣,與人互動和諧,使五臟之氣調和,病體就容易康復,也能維持健康,招來祥和。

    疾病的產生有各種原因,病症單純的,容易治好,病因複雜、病症嚴重的,醫治較為費時費力。十個病人當中,八九個能治好,只要嚴守戒規,依照師尊的教誨,不求報酬,平等無私的為人治病,就算不能使人人都病癒,也不會使人加重病症,因此精神治療使用得當,有益無害。

    「十個病人當中,無論如何,要治好八九,其中有一二人不癒者,非病不可以治,乃命不可以治,就是盧扁重生,亦不能使天下無病人,所以古往今來,只有治人病,絕無有治人命之人。」10病可醫,而命不可醫,有生有死是大自然輪迴的法則,屬於生命將盡的臨終者,精神治療可以減輕病痛,安定心靈,但無法救命。對於一個即將命終之人,可以廿字力量祝福對方輕安離去,往生善道,捨下彼此的掛礙。

    精神治療是一念慈悲,對廿字信仰躬行實踐,不是空空念經,實踐的是利他的精神,透過利他無求而自度。入道就要懺悔,入道就要修德立功,不符合廿字的言行都該懺悔改過,而以符合廿字的言行建築身心靈,如此研究精神治療,無形裡能夠研究出有形的科學證據。

    現代人注重養生,飲食居住都注重無毒,追求健康,卻不知有一項重要的養生力量,就在自己身上,這一個力量就是遵行廿字,奉守一切善、革除一切惡,修正偏差的行為而鍛鍊自己的正氣,這個力量是根除病根的大力量,勝過藥物治標不治本的缺漏。這項養生的力量不必花錢,不分種族與膚色,不分宗教,人人平等擁有,人人皆在天地的正氣之中,人人皆可修德立善與天地的正氣同流。

附註:

1.  德藏經,精神治療解說,4-8頁。王笛卿夫子序。

2.  德藏經,精神治療解說,10-11頁。

3.  德藏經,精神治療解說,14-15頁。

4.  德藏經,精神治療解說,19-20頁。

5.  德藏經,精神治療解說,36-37頁。

6.  德藏經,精神治療解說,21-22頁。

7.  德藏經,宗教大同推進問答,29頁。

8.  德藏經,精神治療解說,21頁。

9.  德藏經,宗教大同推進問答,31頁。

10.德藏經,宗教大同推進問答,23頁。

參考書目:

1.  德藏經,宗教大同推進問答。蕭昌明大宗師答客問,天德門人王若虛、周一民筆錄。

2.  德藏經,精神治療解說。蕭昌明大宗師民國十八年著作。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3350188
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