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炁宗主、念字主宰誕辰與教道奉持之精神及實踐  【師尊蕭大宗師昌明夫子120年聖誕特刊   天德宗論座談_論文1

        / 吳鳳凰

壹、     天德聖教創教師尊一宗主與廿字誕辰

    宗主是上天無量壽佛、無形長者(無形古佛)金身之分靈,倒裝塵世挽災救劫,就是天德聖教創教師尊蕭公昌明夫子。

  天德聖教」乃上天議定之教,於丙寅年(民國15年)三才教主(師尊第八靈,受諸佛群仙推戴,進位為三才教主)1普度獄界功成,即請諸佛同到華光寶殿,諸佛群仙慶賀三才教主此次度獄之功,諸佛群仙及五教(儒、釋、道、耶、回)聖人等會議商討,此次三期普度的教化,不是專講世間的教法而已,而是三才「天、地、人」都需要教化,既然要教化三才,必須具有三才之德,才可撐天立地,可作「德教」教主。

  萬聖靈根在會議上建議,可將廿字,從新更換。「令三肉體,各擬廿字焚化,是否可以撐天立地,如三人之中,誰能將二十字,而能撐天立地者,即可五教教主。

  此時有耶教教主肉體、回教教主肉體,各書二十字,而三才教主肉體,亦書二十字,焚化均不見光明,尤不見人物。萬聖靈根曰:汝輩皆非至誠頂天立地之輩,還請重新再書。此時三人,再以各人心血,書寫二十字,焚化,首由耶教教主焚化,大作光明,回教教主亦然;其次三才教主將所書二十字焚化,則見五色金光,照耀十方三界,又現二十字形,即忠恕廉明德,正義信忍公,博孝仁慈覺,節儉真禮和。各字化為古佛二十尊,不分乾坤,其中更現四字,即天德聖教。」

    註曰:天者,公也;德者,厚也,此教非人之教,乃天之教,非天之教,乃大公無私之教。如是者,五教各自整理,由德教貫注各教,合而為一,謂之天德聖教。」2

    二十尊佛即為:忠字剛正佛,恕字無量佛,字清靜佛,明字光明佛,德字廣大佛,正字慧遠佛,義字感應佛,信字宏濟佛,忍字普度佛,公字性定佛,博字靜肅佛,孝字靈光佛,仁字自在佛,慈字聖功佛,覺字圓覺佛,節字挽劫佛,儉字救苦佛,真字解佛,禮字消災佛,和字槃佛。

    「天德聖教」教名由此而來。此日,丙寅年(民國15年)農曆五月十三日  無形尊者苦心孤詣,會合五教精華,創行廿字、廿字誕生之日期3,農曆五月十三也是一宗主奉天命創道廿字產生之日期,因此五月十三日為  師尊一宗主、廿字主宰誕辰日。

    本月十三日,為  宗主宏開德教,普度性靈,受上天之命日期,宗主以此日為生辰。中皇天尊(關帝聖君)於民國卅九年五月初十日申刻,在青山五屆彌羅法會光訓中明言,農曆五月十三日是一宗主宏開德教,受上天之命日期。4

    「按農曆五月十三日,是  師尊奉天命創道廿字產生之日,十二月初八日是師尊有形生日,此乃大事,同應知之。」5在台開山祖師  笛卿夫子於民國五十八年國曆六月廿八日,回覆同道信中說明,農曆五月十三日是一宗主與廿字誕辰,農曆十二月初八日則是師尊倒裝降生人間的有形生日。

    過去同道不易分辨師尊臨凡出世為人,與一宗主天命神銜誕辰日的不同,因而中皇天尊與師公笛卿夫子前後慎重講明,雖然蕭大宗師昌明夫子即是一宗主,但凡靈的生日與後來立德建功宏開德教,普度性靈,領受上天頒命一宗主神銜的生辰是有不同。

貳、     天德聖教師尊凡靈、真靈與分靈

一、先先天眾香妙國佛王倒裝降世為蕭昌明

    天德聖教創教師尊  蕭始,號昌明,四川樂至縣人生於清朝光緒甲午年(民國前18年,西曆1894年),農曆十二月初八日戌時。離塵日期,於民國三十一年(壬午年),農曆十二月初十日,在安徽太平縣,黃山芙蓉居,趺坐歸空,臨凡住塵四十九年。

    師尊凡靈生於四川省樂至縣興隆場蕭家灣,六歲時,一病去世,不久又復活,死後三時回陽附體的是「無形長者」(即是無形道祖,位證無形古佛)分靈降體。

    凡體蕭昌明之靈乃是先先天(先先天在無形之外,是這個世界之前,無形無跡,不生而生,不化而化之先天)之眾香妙國佛王,眾香妙國佛王又是無形道祖先天之分靈。眾香妙國佛王是佛中之聖,自太元以來,盡在無形之外修真練氣,未受無形的管束,在無形之外以彩雲為華蓋,以異香為國土,因見三期浩劫沉重,不忍心久住在妙香佛國,所以自天外清淨佛土一降入天,再降而入世,意想普度性靈,甚至曾三降入幽冥,要度化幽冥為淨土。「眾香妙國佛王」再降入世為人,就是凡體的蕭昌明,蕭昌明的原靈則是眾香妙國佛王。


二、無形道祖分靈借體蕭昌明

    蕭昌明凡靈六歲時,難受紅塵之苦,靈識離開凡體,意想返回天宮,因而一病去世。眾香妙國佛王離體返天,恰到空中時,被  無形道祖聖光照住,無形道祖點化他:仍然到娑婆世界以願力度化眾生。妙香國佛王因此回陽附體,旋即復生,陽世時間已經死去三時。回陽後第二日半夜,趁著父母熟睡之際,私自離家,到各地雲遊,普度眾生。

    眾香妙國佛王受無形道祖(無形長者)妙法勸解,仍然回陽附體,重回娑婆紅塵,無形道祖也隨後臨凡借體四川普慈(古地名)有德之人蕭昌明之身。無形長者借體之後,一靈借體,一靈仍然返回上界無量天宮之太微玅宮,所以無形長者借體之靈,就是眾香妙國佛王,眾香妙國佛王是蕭昌明凡體的原靈,而眾香妙國佛王倒裝降世,住塵普度為凡體蕭昌明,還有一靈仍然在無為之中輔助上界。

    無形長者靈來附體蕭昌明時則是靈軀(無形長者)與凡體(蕭昌明)相,無形長者之靈未轉胞胎,所以智慧自然,靈通霄漢。當無形長者靈來附體之時,則靈通霄漢、智慧超常,無形長者靈軀離去時,蕭昌明仍舊回復孩提之性。因此無形長者分靈有時與凡體相,以一個幼童之身,在各處漂流常行救苦,也於紅塵裡吃盡風霜苦境,有時無形長者靈體離開,凡體則自己飄蕩,周遊各地。

    師尊蕭大宗師昌明夫子降生人間之凡體,即是凡靈,真靈則是「眾香妙國佛王」及「無形道祖」。


三、無形道祖(無形長者、無形古佛)簡介

    「在龍旱劫之時,三才已無,萬物無有,一切世界皆成一片汪洋,浩浩蕩蕩,渺渺茫茫,無際無物,和風暢迪,微微一點靈氣,化成人形,是為獨陽所生。眾生之始,由水精之氣而成,水精蒸氣而為火,離中斷,離者火也,中斷水也,遂成無生,天地萬物,由斯而始。所以云無形可以為你輩仙佛,因一切有形皆由斯而生故也。隨緣化育,胚胎萬有,此乃形色之祖,萬派之根。

    我們人類,知道我們是人,不能不知道我們是何種人?又要知道我們何以為人?初生之前,本來無人,不過在原始時代,無形指天為天,指地為地,指人為人,於是乎萬物各有其名,惟無形無名,是何以故?名無其名,所以無名,無定名,無定形,所以謂之無形,所以謂之無生。

    今日三期浩劫,仙佛聖賢,胎卵濕化,皆遭其難,所以無形悲痛。無形何以悲痛?因一切眾生仙佛,皆由彼而化生,豈忍見其罹難耶!不痛而痛,不悲而悲,悲痛更深,所以欲於兜率宮開會弭劫,此乃敘無形歷史之本旨也。」6

    「孤陰而長,獨陽而生,乃謂至道。至道者,所以生天地萬物,物能得其至道,則得太和,與無同體。無者,孤陰也,獨陽也。未有三才之前,乃是孤陰、獨陽而化,在於斯時,白茫茫一片白光,一切皆無,水精之氣凝結而成,吾體備矣,此乃孤陰所生。大蒸之氣上升而為陰,陰極之體備矣,所以謂之曰無生。無生者,無不生也,所以生生不已,兩儀判焉。」7

    在先先天之先,無始之前,亥子間之餘精,是為無形,亦即無始之始。無形乃獨陽,無生為獨陰,無形、無生化生天地萬物,一切眾生皆由「無」而誕生,無生之生,是本來之性,本來天性之性,則是平等。萬物同屬平等,人與萬物如果修到跳出陰陽,就能返「無」,即是返回本來,與天地同歸不朽。

   「無形道祖」本在陰陽之外,本無一切悲歡,因為三期延康浩劫巨大,不忍心一切仙佛聖賢及一切眾生,都在劫難逃,皆遭此苦,所以有無量悲痛,秉持慈悲大願,設法挽救,並分靈入塵,普渡性性靈靈。

   「天開於子,地闢於丑,人生於寅,皆係鴻濛一炁所化。一炁化三清,俗云鴻鈞一炁化三清,實則鴻濛化鴻鈞,鴻鈞化藕池,藕池化金盤……,從此金盤種子生。所謂世界一切有形,皆由瑤池金母所化出。」8化而鴻濛生,鴻鈞出而三清(玉清、太清、上清)定,藕池主宰主掌玉清(藕池主宰即是蓮花聖主,又名藕池大仙,掌管三花五)。鴻鈞化盤為頭期龍華,燃燈化盤為二期龍華,鴻鈞(鴻鈞道人、鈞天上帝)龍華在混沌之前,燃燈(燃燈古佛)龍華在混沌之後,一化而為龍德光王佛(即是盤古),此次是三期龍華。

    無形道祖與無生聖母同創色相,化生天地萬物、一切眾生,無形道祖分靈無數,有的在先先天,有的在先天,也有倒裝降世,入紅塵而輔正人間,靈可分可合,分則無數,合則為一。


四、無形道祖世世分靈倒裝,正人極救災殃

    無形道祖同無生聖母創造一切眾生、萬物,並協助玉帝奠定天地人三才。無形道祖第一次分靈倒裝到人間,是在上古時候,是無形之形水晶道源尊者,正氣妙化而為「廣成子」。廣成子是先先天精元所化生,能夠貫通萬聖靈根,具有浩然剛正正氣,無生無滅,法身無量,可分可合,壽命很長,第一真靈於下界先是輔佐伏羲畫八卦,後第二真靈整製天干,地膽安心,又輔助軒轅黃帝成道白日乘龍,協助女媧造指南車,以定方向,而幫助軒轅氏消滅蚩尤。

    無形道祖第二次倒裝是「天官」唐堯,大道無私,以寬和救助凶暴,調和陰陽,還有一切副靈護衛身端,以身作則,知人善任,除暴安良,建立許多良法,使百姓安居樂業,享受太平。

    第三次倒裝,有正副二靈,正靈是周朝亞父「呂尚」(姜子牙),副靈是周文王兒子「周公」。周文王立呂尚為師,呂尚及周公姬旦並輔助周武王消滅商紂王,周公在武王去世之後,又輔佐周成王安定社稷,且制禮作樂,使周室大為興盛。

    第四次倒裝在李唐,鐵面鬼王鎮定三綱五常。所謂鬼王就是「八極真神」【9】,先天之先五行定位五方,而後六合(東、西、南、北、上、下)正位,六合正位而後推擴八極(東、西、南、北、西北、東北、東南、西南),宇宙由一而彭脹到為無邊無際之極遠。先天之先有五行真精,八極則有真神。

    五行真精東有王公,屬木;西有王母,屬金;南有精陰,屬火;北有精陽,屬水;中有無生,屬土。水精化而為儒教之主,倒裝入塵為孔子;金精化而為釋教之祖,倒裝入塵為釋迦牟尼文佛;土精化而為道教之祖,倒裝入塵為老子;木精化而為耶教之祖,倒裝入塵為耶蘇基督;火精化而為回教之祖,倒裝入塵為穆罕默德。五教的道本都是根本於先天一而化生,五教聖人應運而生,為的是教化人民,樹立品德,端正人倫,五教修行的仁慈、博愛、清真的精神一致;道在無為而為,以寂靜為法則,人人去除酒色財氣、貪嗔痴愛,維持身心靈的寧靜,鍛鍊精氣神的正氣,則可以返回清靜不生不滅的本來,「五教正而後五行生,五教合而後萬象生。」五教本來是一家,以仁為合和精神,度化人類、物類不分彼此,精神合一就不會有牴觸,互助合作共進大同,萬象也能生生不息。

    倒裝李唐的鐵面鬼王,依據史蹟,個人以為是唐相「狄仁傑」,狄仁傑在唐高宗與武周武則天時期擔任朝廷要職,為人忠直剛正、鐵面無私,斷案清明,為國舉賢,對囚犯與外族都能以仁心設想,安定萬民,擔任宰相冒顏犯諫,匡正武則天許多弊政,鎮定三綱(君臣、父子、夫婦之道)五常(仁、義、禮、智、信),一生上承貞觀之治、下啟開元盛世的武則天時代,為國貢獻卓著。有詩歌詠狄仁傑「冰心一片奉日月,鐵面千古驚鬼神。」

    第五次倒裝在宋朝,金龍改裝,掃蕩天下,化惡為良。其中元妙,輔我程門。10

    依據史蹟,個人以為此次倒裝是宋太祖「趙匡胤」。唐朝滅亡後,原來的版圖出現許多小國家,北方替換五個朝代,還有十個國家與和北方五代並存,各據一方,經常是六、七國以上同時存在。五代(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後周)每朝的建立者都是軍人,是軍閥割據的時代。這一時代武人跋扈、文人卑微,中央政府的王公大臣至地方政府的首長,大部分都是武人擔任,中央威令不振,地方藩鎮驕縱不法,貪瀆殘暴有時甚至比盜賊嚴重。五代中唯一有計畫改變武人政治的君主是後周世宗,他開始重視文人,延聘飽學的儒士,訂正禮樂刑法,文人逐漸抬頭,只可惜文治武功都很可觀的周世宗,在位只有六年便病逝了。

    五代十國的國祚都很短,朝代更替快速,五十年中換了十二位君主,征戰不斷,百姓民不聊生,英明的周世宗去世,七歲的兒子繼位周恭帝,大權落在太后與大臣手中,外敵又有遼兵侵犯,朝中出現「主少國疑」的氣氛,趙匡胤帥兵北伐遼軍,途經陳橋,營中將士將黃袍披在趙匡胤身上,擁護他為君王。

    趙匡胤眼見五代時期一些被部將擁立的皇帝,一進入京城,自認有功的將帥都趁機縱容士兵大肆搶劫居民與前朝的府庫,因此與將士約定三章,對太后與恭帝不可冒犯,不能欺凌京內大臣,不侵擾百姓,不私取朝廷府庫。有禁軍將領的支持,趙匡胤在在嚴整軍紀中,不流一滴血,非常平和的情況下,順利繼位,開封百姓安然無事,皆大歡喜。

    北宋建國,宋太祖對後周太后及恭帝非常禮遇,留任前任宰相,厚葬為周室殉職的韓通,加官表彰,因此深得民心。建國之初,北漢與後周將領李筠合謀反抗,局勢仍有動盪,太祖御駕親征,平定叛軍,雖然太祖以武力平定李筠的叛變,但戰後則以寬仁政治整治戰爭帶來的傷害,平定澤州後,下令三軍,不得剽掠,並免除澤州百姓當年的田賦;平定潞州,又下詔死罪減刑,流放之罪免罰,減免距離潞州城三十里以內民戶的田賦。

    唐朝末年以來,數十年間戰爭不斷,改朝換代,人民痛苦難安,宋太祖深以為憂,想要消除戰禍,使國家長治久安,便以「杯酒釋兵權」的謀略,收回藩鎮兵權,將領們告老還鄉,頤養天年,並享富貴,在安內部份,確立中央集權,鞏固政權,趨於安定,攘外則逐次平定各國。

    宋太祖用人賞罰分明,不念舊惡,即使曾欺侮他的人,也給予重用,用人不疑,帶兵出征或戍守邊疆的將領,都充分給予自主權,使宋初最高統治集團保持內部穩定。開國以仁,立志撥亂反正,減刑罰、輕賦役、興學校、獎忠節、重文官、輕武將,不殺士大夫和上書言事的人,奠定文治基礎,天下太平之後,停止對外擴大邊境,使天下百姓安養生息,典則傳之子孫,奠立三百多年基業,並繼堯、舜、虞三代以降,漢、唐之後,考論聲明文物之治,道德仁義之風,足以並齊。

    宋太祖不殺士人,且秘詔遺命繼任的皇帝們,不可殺讀書人,使文人論學受到保障,宋代理學得到發展,並延續至元、明、清,甚至傳佈至朝鮮、日本,對於研究哲理的學風影響甚鉅。

    此次三期延康劫,無形道祖倒裝四川,借體七歲蕭昌明之身為副靈,身帶無形令,治病度人、救災救苦、度陰度陽,備嚐艱苦,割骨救人,刺肝救旱荒,以身代劫,挽救黑天浩劫。於洞庭湖建冥台,超拔七十二層地獄,澄清血湖、血壓獄。

    無形道祖世世倒裝,雖然有不同的身形,但神智清明,守道行仁,始終如一。剛正正氣貫於太蒼,三教九流使之制度有常。11

    無形祖化分無數,分靈之中尚有分靈,主鎮高雄鳳山寶玄寶殿的鎮壇佛,是廣德天尊,廣德天尊則是「廣成子」的第七十二分靈。「廣德天尊」神銜之名,是一宗主所賜12。師尊無形古佛,分靈無數,皆在驅邪輔正,普度陰陽。

參、     佛號封職與証位

一、捨佛爵至尊由先先天一降再降而入後天

師尊蕭昌明大宗師雖是先先天眾香妙國佛王真靈分身倒裝塵凡,且是無形道祖分靈借體,集凡人聖真於一身,但降塵為凡人,所行自然不離為人之道,為人之道則是奉行廿字。

    師尊蕭公昌明夫子立意普度眾生,玉成三期龍華,凡軀性命也可以甘願犧牲一切,尚且捨棄過去天爵,於人間苦行;由為人奉行廿字的道德良範,普度性性靈靈,建功立德,受諸佛群仙推薦與進位神銜,並功果圓滿而證位。蕭大宗師昌明夫子一生歷練,神聖與平凡並具,為眾生示現凡人由一化生而來,再從為人的奉道修煉,返回本來。仙佛聖賢都是由凡人鍛鍊做人處事,利益眾生而成就果位,無論膚色與種族,人人都可修行廿字,端正人道,返回天道倫常,登進仁愛正氣融合的大同世界。

    無形道祖(無形長者)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祖,在世界生成之前,為先先天之尊佛,生成世界後,退居無量天外,此次為挽救三期浩劫,降入先天(先天上界有靈霄寶殿之「三清昊天金闕玉皇高上帝」執掌治亂興衰),既入先天,即在上界「以禮為貴」,尊重玉皇高上帝執掌靈霄寶殿會議之公議。在九天金闕之外的無極上仙,是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的上真,各發慈悲心與菩提心而下降上界,這些無極上仙,盡居無人我心與自在心,全都沒有尊貴或卑下的分別心,所以共同參朝上帝,就是不以自大自居而遵守公法,眾人所立的法,眾人共同遵守,擁戴上帝一人,以至正至公的理,作為三界奉守的準則。

    在三界共守公理的準則裡,無形長者分靈借體之蕭昌明,也是要在百鍊成鋼的修行中建功立德,才有上界眾佛群真的薦舉與神銜的頒賜。


二、晉位「救苦天尊」之職

    民前6,  師尊蕭昌明十三歲,在四川青城山萬佛洞入定參禪,靈返虛際,無形長者正與大眾在凌雄寶殿議論闡教度人,師尊蕭昌明加入議論,首次倡議將儒釋道三教合一,闡述不僅上界(天)及下界(人)應當教化,幽界(九幽十類與一切幽魂)也是太元正氣所化生,應該一起度化。師尊蕭昌明真靈是眾香妙國佛王,眾香妙國佛王自太元以來,盡在無形之外修真練氣,也沒受到無形的管束,無形之中,願來則來,願去則去,不曾接受過佛爵,也沒有留名;因為見到這次浩劫,不忍心久居香國,所以從無形之外,降入無形;一降入天,再降入塵世,三降入幽冥,想要化度幽冥成為淨土。師尊眾香妙國佛王說出本來,超脫過去現在未來,只留慈悲一念而已,議會上,眾真認為眾香妙國佛王自無形外一墮再墮,更墮而入幽冥,都是為了眾生,救苦而來,可惜上界沒能有名,在中界人間也未能有天職,可以「救苦」二字,晉位為「救苦天尊」之職。13

    眾真將蕭昌明佛號呈准上帝,可以無時無地以「救苦天尊」四字,役使中天鬼神。隨後師尊蕭昌明靈返本軀,回到萬佛洞與肉體合併,在此跟大眾相聚二百餘日,想到自己的本性雖然是神,但肉身卻是蕭氏,應當要侍奉父母,因此返回家中,正好慈母病危,早晚與慈母相依,用妙香香雲化藥,侍奉一個多月後,慈母恢復精神。師尊蕭昌明六歲半夜離家,流浪苦行,普度性靈數年,在十四時歲第一次返家,盡起人子當有的孝道。

    盡責孝道,救拔母親之後,再次離家,四處普撐慈航,曾於民國1間,從軍數月,受到後天善惡分別心的影響,見到世間惡濁,想要以殺止殺,以惡止惡,而失去無善惡分別心,只有一念慈悲度善為良、度惡為善的本來。凌雄主宰天樞左相(雲龍至聖),派遣凌雄侍衛,用托盤扭輪之法,設下種種阻礙,勞動他的筋骨,困苦他的心志,使蕭昌明一一回想,初來人間的心志,不久後即離開軍旅,遁入深山隱居。

    隱入深山的蕭昌明,消去了普度蒼生的心志初衷,以自為法,只修自己的性命,其他的宏願一概付之行雲流水。無形長者與凌雄主宰天樞左相商議如何度轉蕭昌明,於是天樞左相臨凡借體越南的67歲鄒君,從越南直到四川靈泉山,再到金泉找到隱居的蕭昌明(虛歲20),兩人以世俗長幼年齡之分,相稱為兄與弟。

    天樞左相以種種考驗,磨礪蕭昌明的心志,期間因天旱並與蕭昌明合力為金泉的鄉民焚香禱天,祈求大降甘霖,天降甘霖,化解了旱氛,鄒君向蕭昌明說明上天的恩眷,希望你立志於道,所以才有天降甘霖的大雨,來回轉你的心志,不是要救百姓,你應當要感謝上蒼的恩惠,正心誠意,發誓救苦。在這時,蕭昌明有所領悟,已知到回頭,便向上天領職,悔覺只修自己性命做自了漢的錯誤。天樞左相恐怕蕭昌明心志不堅,再重新示以夢遊大雄寶殿,聽阿彌佗佛(無量壽佛)說法,並受阿彌佗佛灌頂而重新覺悟本來,再與眾香妙國佛王合併。

    如夢初覺,知道本來的蕭昌明,與鄒君同處,鄒君示病給予種種磨練,直到心志堅定不移,鄒君假意請蕭昌明前往邵陽,接一位親戚同來,等蕭昌明自邵陽再返回湘潭,鄒君已不知去向,師尊蕭昌明就停留在湘潭樵隱三年。


三、割股救人、刺肝救旱氛,上帝敕封「至聖救苦天尊」

    約在民國78年(虛歲2526,農曆七月炎暑之中,四處替人治病救濟疾苦,有一為婦人得了不治之症,師尊蕭昌明將左手臂割下一塊肉來當藥引,替她治療,她的病就好了;湘潭當地正遭遇旱災,又刺肝寫表,禱告上天,祈求大降甘霖,解救百姓。上帝頒下詔令說:「蕭昌明」果然立意救苦,可以加封天權,敕封為「欽命欽天大臣,協理凌雄寶殿,督理三曹神文,威勝慈賢普化,至聖救苦天尊」。14在過去,蕭昌明普救的時候,毫無天權根據,只有至誠而已,自從這次禱雨之後,得到正果(正果就是佛號),有印綬與符節可為憑證,統馭十方。


四、刺心寫表,挽救黑天浩劫,封為凌雄寶殿主宰,進位「三才教主」

    癸亥年民國12年,師尊蕭昌明到湖北漢陽,天案重生,即將施行烏天黑地浩劫,師尊蕭昌明以凡體刺心寫表,由觀音大士取得表文,邀請慈悲眾佛同上凌雄寶殿,重新開會,觀音大士跪求眾劫神,諸佛跪呈挽劫之議,上天會議後,即將崩天裂地的天案暫緩實施。自以違背天律,辭去協理凌雄寶殿神職的蕭昌明,經過四月,經阿彌佗佛保薦為凌雄總理(原來凌雄主宰天樞佐相已在此次變更天案中,辭去凌雄主宰之職),群仙推薦,諸佛哀懇  玉皇高上帝回復蕭昌明原職,封為「總理凌雄寶殿,督理三曹神文,東天七度,無形至聖救天王」15】,掌管三界行劫挽劫事宜。

    辭去神權六個多月的蕭昌明,精神正覺得奮發,入定參禪,四十餘日煉成一靈,為蕭昌明第八靈,正遇上凌雄寶殿頒來上帝詔命,此靈便隨著詔命入殿,正位凌雄第八殿,為八教主,掌管教育,八靈受諸佛群仙推戴,進位為「三才教主」,掌管三才教化;原靈眾香妙國佛王真身,受諸佛公推為凌雄主宰之職。16

    丙寅年,民國15年,師尊蕭昌明大宗師,眼見癸亥年(民國12年)挽救延緩的烏天浩劫限期將屆,漢朝啟教天師張道陵來到凌雄寶殿,懇求整理該教,三才教主敕令周猛諸天君,親至龍虎,歡迎六十三代天師以及各教教主,意在建設羅天大醮,挽回氣數,不料魔氛太重,烏天浩劫限期將屆,後代天師受魔風相纏,正氣喪失,羅天大醮天數未滿,氣運已歇,已到兵劫時代,萬難再挽17。蕭大宗師昌明夫子即重回岳陽,再開凌雄大會,建設空際雲城,普度地獄幽冥,以廿字經分發各靈,令各靈等各個誠頌,地獄諸苦皆度,將地獄稍微清靜。諸佛群仙同慶三才教主此次普度地獄的偉功,無生聖母鈞天上帝都很喜悅,特別頒受「凌雄寶殿,清靜無量王佛,道源尊者,三才教主,道統靜肅天尊之職」。18


五、解救饑民,晉封「一
宗主」之職

    民國15年,正好淮北大水災,遍地饑荒,三才教主蕭昌明大宗師獨撐寶筏,解救萬千百姓,免於身陷火坑,餓死的幽靈,則將他們度回原鄉。挽轉淮北的大災,返回瀟湘,農曆五月13捧奉昊天金闕玄穹上帝(玉皇高上帝)、無生聖母聖誥,晉封為「三界十方,執掌三十三天,七十二地宗師,總理五五球、五教萬教,無極無上,一宗主」之職。19


六、位證「無形古佛」

    師尊一宗主、無形古佛,由先先天降入先天,再降後天,更入幽冥,吃盡無數風霜苦難,唯有一念慈悲仁愛心不斷,立意普度眾生咸入善道,神銜天權來自於建功立德,依據功德的累增逐次進位晉封,最後功果圓滿,位證「無形古佛」,晉封「三界十方,三十三天,七十二地宗師,五五球,五教萬教,無極無上至聖,道統清靜靜肅王佛,一宗主」。


七、功果圓滿,證道歸真

    師尊昌明夫子曾在紅塵因為惡濁之氣的影響,有短暫的迷惑,本無色相,卻落入善惡分別相,要以暴止暴,希望除惡以輔善,反而失去了救苦普度善惡咸歸善道的本心,幸虧有無形道祖及天樞佐相的苦心愛護,設法度回其本心。師尊昌明夫子因這番波折,深刻體悟眾生輪迴的苦,回想自己過去在眾香妙國講說妙論佛法時,念念悲憫眾生輪迴的苦,所以自先先天入先天,再墮入後天、幽冥,期望將眾生度離輪迴,因一點迷失,險些墮入惡道,感想自己是天外之佛,智慧本然,不知善惡,無分別心,墮入後天有形而有知,知道有善有惡,有知是不知,反而不知先天大道的無色無相,因而迷失真性。深思一切眾生、一切佛種,也像自己立願時一樣,本著慈悲而來,或許也如同自己一般,一墮再墮,卻在色相中迷而難返。師尊昌明夫子廣大慈悲,願將上帝頒賜的符節印綬分化,傳與下界「本來之人」,這些本來之人,若有上帝及我佛的大仁愛心與大公無私,能信善奉行,真實以蕭昌明之心為心者,就可以無形的符節傳之,以誠信普施,普度眾生返本歸原,了脫輪迴之苦。此符綬有無形暗地俯察,與上帝、無形古佛、一宗主同具仁心大公者,可分授無形的符節,如失去仁心大公者,可將分授的符綬,合而為一,予以收回。

    師尊蕭昌明大宗師由後天火宅中百鍊成鋼,再修返先天,示現天人合一之道,人人有一宗主蕭大宗師的用心與苦行,也可將自己度離輪迴,登入天人合一之境。

肆、     宗教的實義與皈依的真相

「自有世界以來,維持社會安甯,人生安全者,莫過於宗教;所以說宗教對於人生是異常重要的,無論何人都應該要知道的。有宗教而後有人類,有人類而後有世界。」20

「我們講究宗教之人,以人道為主體,並非迷信,亦非神道,乃教人為人之道,非他道他教可比。」21

「信教自由,不過不講迷信,原來不迷信即是宗教,迷信就非宗教。何以見得宗教不迷信,因為宗教是講正信的,是講智信的,宗教及與人生、國家有極重要極密切關係的。宗者有其所宗,何有所宗?即是宗其道德以及人格也。」22

「昔聖人之所以神道設教,乃塑像而表之,此塑像之泥木偶,無一非事業功績有益於人者,崇拜之道,非唸經跪拜可以得其福德者也。」23

一炁宗主降諭:

奉教切莫迷信,迷信便非奉教之旨,蓋奉教迷信,即是貪妄,不迷信者,方能恬澹神志,而心自明。吾教集各教之大成,舉廿字以化世,聖賢開示後人入道之門,非迷信所可發皇光大者也。例如各寺廟塑像畫形之聖賢仙佛,是體其慈悲之心,而彰其忠孝節義之慨,使後人效而敬之,俾感發興起,而幾於道也,非是為眾生祈福祈壽,求財求子者也。

夫聖人立教而是匡正人心,化育萬物為本,人果遵行聖教之真諦,不僅可以增福,且可延壽。吾人切不可假道欺人,欺人即是自欺,自欺則神明暗昧,神明既蔽,則無惡不作,作惡則陰氣盛而陽氣自衰,陽氣衰減,陰氣固凝,必墮入地獄。地獄並非地獄,乃人自為之,個中原無天堂地獄之分,而又有此天堂地獄者,乃在人心中一念之差別而已。

余之大同解冤往生蓮花各經,以醒群迷而明心性,化地獄而為天堂,普度眾生,咸登彼岸,望諸弟子朝夕虔誦,永矢弗諼。

妄念不止心自迷,三途六趣皆自為;
    今日逢此彌羅會,再不悟覺無良機;
    不分動植皆普度,有形無形各自希;
    明心見性存正氣,到處拈花綠翠微。

         四十年辛卯二月二十日卯刻,青山六屆彌羅法會24

一炁宗主降諭:

    江砂淹珠玉,修士棲嚴谷;
    糞土藏大道,銀雲隱日月;
    宗教非迷信,迷信非哲理。

    萬教合一而為宗,佛法度人而立教,聖佛以慈悲道德而闡教,故信者敬也,道者化也,教者育也。以道教人,並以教育人,而兼育萬物。信教必須敬教,敬教即是敬佛,敬佛即是敬己。

    余之廿字,已括天、地、萬物、聖、賢、仙、佛立身行道之大綱,惟信教是正己化人,非藉此希圖發財,果如是者,則是愚昧妄想;更有信教而求成仙成佛者,則更期求貪妄。所謂求財、求子,欲仙欲佛,皆不能成仙成佛;但仙佛又從何來,當然由眾生修成,故佛有云:「眾生是佛,佛即眾生。」貪婪希佛,即是貪妄,無貪無妄,是名曰佛。

    蓋世修道者多,而成道者少,何以故?因眾生信教之初,尚能遵守道中一切,直至中途而誤入歧徑者,比比皆是,即其能登道岸者,必是酒、色、財、氣均能屏除盡淨有以成之。倘若眾生均能守道,永執厥中,戒除酒色財氣及一切俗累,則成仙作佛,又何難哉?欲知信教而非迷信,必培德立功,懺悔過惡,一切行為,均須合乎廿字,倘不合乎廿字,就是迷信。

    既能合乎廿字,子不求而自有,財不求而自至,福不求而自來,佛不求而自得,仙不求而自成。不求而求自有無形之感應,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可得而不可得,迷信而不迷信,是在各自為之。至於已往、現在、未來眾生之行為,是否合乎廿字,皆在乎首先一念,明而辨之,誠而行之而已矣。

         四十年辛卯二月廿八日戌刻25

    無形古佛諭示:「皈依二字者,皈命志心;志心皈命禮,又名悔覺也。依,乃依附自命自心之正覺也。

    恆河沙數之眾生,迷於障,如孤雁歸途,不知投宿,故用皈依引導歸途,知本知根,返原來之真。爾等皈依之初基,求開悟自性,必有師引至,進入廿字之圈,統歸大道,知覺知悟,利己利人,共挽災氛。

    今逢末劫當前,利用廿字紓解,萬佛護法,心誠必靈,待等功成果滿,同赴靈山之雲城。」

         (六十一年壬子二月十八日酉刻光諭)26

一炁宗主 諭乾坤各弟子:

    上元燈籠照光明,大地回春雨露馨;
    聖母聖誕賜百福,國泰民安樂太平。

    喜逢無生寶誕,藉此良辰,諭勉諸子乾坤,行聖道,廿字風行,駕慈航,普度眾生,有行有做,神佛顯靈。

    實察近幾春秋,大道萎微,荊棘阻塞,噫!痛世亂否極,人心難回,行道艱困。尤為吾道皈依乾坤,來去不知幾許,真正根深蒂固,悟道修真者,寥寥無幾;篤道行道者,亦有不少醉於名繮利鎖之境,幻夢如常,使七情六慾所累,擾其道心,故而宏道願力,日見其下。嗟呼!亦有進道求神佛助佑,藉此而得富貴,如願不達,稍有挫折失意,怨神不靈,願佛不佑,因此而離道,其蠢也愚,痛哉!

    行乃道之範,修乃道之本,不修不行,焉得成道耶!修慧悟道者,非幻妄冀於神佛,倘若如此者,非皈依修道之所為也。聖人有云:「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非是信道求神所得也。修道亦如此,考驗人心性之堅定,以折磨試修道耐忍定力,道越高折磨越大,信哉斯言,如此施為,大道可成。希乾坤諸等,去執著幻夢,修道以勤,還真證道接近矣!畢。

         民國七十八年己巳正月十五日午刻27


一、宗教教人為善及宗於人倫道理之的實義

宗教是宗於人生義理的教育,維繫人倫,並且促進社會祥和,人人如果奉守宗教正信義理的信仰,將不至於有傷害他人的行為,也會安定自己的身心靈,維護人生的安全。

能正信宗教教導人為善的正確義理,就能培養為人自身的正氣,以正氣利益於天,天得人之浩然正氣,降下太和之氣臨地,天地人一氣祥和,就不會有刀兵、水、火、瘟疫、颶風等等劫運了,因此正信的宗教信仰十分重要。

宗教是要尊崇道德以及人格,孔子本來的精神,是崇尚忠恕仁愛的道德與鍛鍊人格,以德治世,和平天下,在堯、舜之後,老子繼道立世,孔子繼天立極,繼老子之成法而立教,因而有道教、儒教的名稱,這是中國宗教的開始。

宗教不講迷信,宗教啟發的智慧,教導人鍛鍊人格正確的言行,人有仁恕以及公而無私的人格,人生光明、社會祥和、國家安定。堯、舜大公無私的情操,「以民為重」,不願把君位傳給不肖之子去繼承,以免擾民、害民,而實施「禪讓」,將國家的大器傳給賢能的人繼承,造福天下百姓,所以孔子傳道,以唐堯、虞舜為宗,以堯、舜之道傳給天下後世,已經有二千四百多年,讓天下後世的人共享此仁恕大公之道,仁恕、大公、平等才是孔子儒教的真精神。

講宗教必須忘掉人我色相,還要有我佛如來跳出生死的大無礙精神,能夠打破生死關頭,以宗教正信、智信為依歸,不計較生命、性命,才能提倡宗教。生老病死使人恐懼,因恐懼便有迷信,迷信祈求赦免、奇蹟,迷信花錢能夠消災,迷信指點迷津……,種種恐懼使人誤入歧途,甚至走入邪徑,而迷失了聖人以神道設教的真相。

我們唸經跪拜是敬崇聖人高尚的人格情操,願意效法聖人的高風亮節,鍛鍊自己的人格,追隨聖賢仙佛的精神處事做人,返回自己的本來,在這樣的正信之中,智慧超然,面對生命的難關也可以不憂慮,內心坦然平靜,自然不會因為恐懼而迷失。

儒、釋、道、耶回五教教主,都是由忠恕、慈悲、道德、博愛、清真而成就至高無上之人格,原始教義都是正信而不迷惑,並且同在大道之中相融相合,無分彼此。我們也是這個廿字大道生來的,可以效法五教聖人的精神,奉行廿字,與之同登勝境。

師尊一宗主於經典、講演集、光諭中,多次闡釋宗教正信的必要性,及如何破除迷信,雖說信教屬於個人自由的選擇,但唯有正信與智信,才能將人導向正途,而有返歸本來的機會。尊崇道德人格的正信,宗教是養生養命的本源,這個生命不只是現在有形的生命,還是無形永生的生命,就像聖賢仙佛,他們過去在人間修養道德,吃苦受難,屏除貪嗔痴,完成仁愛公正、忠孝節義等高尚的人格,雖然肉身死亡,但精神不死,歸入無形,返回先天,仍然存在於上界。

聖人創立宗教,是為了把人帶離迷惘,改正人心,化育萬物,所以為人正信應當遵行聖人立教的真諦,效法聖人的情操,修養自己的光明人格,而不是妄求仙佛聖賢給人賜福添壽,求財富、求子嗣。人如果能維持恆心行善,修功立德,福壽子嗣不必妄求,也自然會來到。一個有正信智信的人,即使沒有福壽子嗣,也不會有怨憾,因為生死都能以大無畏的精神打破了,又哪會在意有形的得失?

信教奉道之人,千萬不可假借道來欺騙人,一個詐欺他人的人,是在欺騙自己本有的神明,惡念欺騙會蒙蔽自己良心的光明,良知的光明被惡濁遮掩,就會無惡不作,屬於自身的陰氣日益增強,陽氣減弱,最後惡愈做愈多,陰氣愈盛,而無光明的陽氣,陰氣堅固凝結成惡果,必然會墮入地獄。所以說,地獄是人自己造來的,天堂也是人自己生出的,天堂地獄只在人心一點念頭,要行善或作惡,選擇了光明或黑暗的作為,而決定了自己的天堂或地獄。

五教是由先天一無形祖化生而來,萬教又自五教分出,本來是「一」,因為後天地理環境的阻隔,沒能相互溝通,因此各傳各教,積習相延,各立門戶,又各自區分宗派,為了保衛自己,各講各的長處,互相毀謗,把原初聖人立教的教義,弄的支離破碎,極為龐雜,再加上年代久遠,之後真義失傳,錯誤百出,使得宗教墮入迷信。現今一宗主宏道傳教,要將五教萬教精神合一,以廿字教化天地人三才,以佛的慈悲道德闡教度人,以道來教化人心,以宗教來培育人格,並使萬物生生不息。

天德聖教統一五教萬教,廿字貫注合而為一,並非要將不同教門合成一個教門,而是大公無私、大慈大仁、博愛平等、清靜無為的精神合而為一,一概以此教義精神普遍平等教化,精神一致,正氣一致,人人發揚廿字正氣,共同撐天立地,自度自救而挽救延康浩劫。

信仰宗教必要對宗教存有恭敬之心,虔敬宗教就是禮敬佛,人人都有佛性,對佛恭敬就是敬重自己本來的佛性,一宗主創行的廿字是天、地、萬物、聖、賢、仙、佛立身行道之大綱,性性靈靈、一切眾生,都能依據廿字的修行奉守,修返本來,所以信仰天德聖教,該當虔敬的遵行廿字為一切言行處世作人的法則,而不是藉著宗教希望發財,仙佛的果位由人修成,因此佛才會說:眾生是佛,佛是眾生。不從人格的道德去修,而貪求成佛,那是落入妄想。

自古以來,發心要修道的很多,但真能成道的很少,就是因為在信教的開始,還能注意奉守道中該當嚴謹的一切,但是多數人欠缺恆心毅力,到半途就被酒色財氣所誘引與破壞,因此有始無終,不能登上道岸。一宗主諭示:「能登道岸者,必是酒、色、財、氣均能屏除盡淨有以成之。」發心修道,更要有恆心與毅力,堅守道中的一切,永久執守中和之道,不偏不倚,大公無私,戒除酒色財氣與世俗的一切牽累,以這樣的用心鍛鍊人格,要登上仙佛之境,就不是難事了。

「中和者,後天之道也;無形者,先天之道也。無形不能離中和,中和不能離無形,無形居外,中和居內,欲返先天,必須先鍾其中和。」【28】為人在世,深處在紅塵之中,卻不被塵俗的酒色財氣、七情六欲污染,在劫難之中而能夠挽災救劫,才能獲得中和之氣。中就是「正」,只有中正沒有偏私才能得「和」,真實不假,行於正道,「正己化人」,先端正自己,進而將中正推之於人,再由人推及到禽獸萬物,盡歸於仁,就能得到上中和之道,而返回先天。

人到無求品自高,更不會被恐懼或是貪念束縛,而能一心不離廿字,這樣的精誠所至,自然有無形的感應,而有自然到來的成果;這樣的無形感應與神通、神蹟或通靈無關,而是自然而然的變化,是心靈能具體感受的感應。

宗教固然有感應,正信有實質的感應,迷信也會生出虛幻的感應,一時的變化,經常有各類混雜的因素,不見得是實境。能以清靜的智慧分辨,並以奉守廿字去除貪嗔痴愛、酒色財氣的虔敬之心去做,可不至於誤入迷信的歧途。


二、皈依
是「依附自命自心之正覺」

    皈依的真意,師尊無形古佛說:皈依二字就是「皈命志心」;志心皈命禮,又稱為「悔覺」。依,是「依附自命自心之正覺」。

    皈字有「反黑為白」的意思,是要去除陰氣的黑暗面,發揚陽性的光明面。人身有陰有陽,惡行惡言屬於陰氣,晦暗而污濁;善言善行屬於陽氣,光明而溫暖,皈依是要依附自命自心的正等正覺,去除自身不當的惡氣陰暗,增強自己正確言行的光明正氣,因此皈依是在改過遷善,是身心靈的自我淨化。

    悔覺因知道過錯而懺悔,覺悟未皈依之前不明白自己的過錯,覺悟過錯之後,知道懺悔改過,從此不再犯下相同的過錯。過錯越革除越少,言行更趨向善道,最後捨盡過錯,純然只有光明,就是鍛鍊人格到止於至善的境界,成為純陽正氣之體,人格完善,佛格成就。

    萬物由一化生而來,本來有光明平等的佛性,只是落入輪迴,流浪生死已久,遭遇各類世俗的汙染眾多,迷失於貪嗔痴愛、酒色財氣等等障礙,就像是一隻迷路的孤雁,不知何處才是依歸,所以用皈依引導歸途,教導眾生知道自己的本根,返回原來的真性。

天德聖教廿字寶懺一字一懺悔,是要我們明瞭自己本身沒有奉行廿字至理的錯誤在哪裡,有沒有虛偽不實不忠、爭奪殺伐不恕、貪婪不厭不廉、黑暗欺心不明……穢濁水府不潔等等之罪,必要跪拜求懺悔,無論是過去世無知時犯下的過錯,或是今世曾經犯下過錯,都要即時悔悟,向生天生地的無形、無生懺悔,向掌理三界的至尊上帝懺悔,向護愛三界的諸佛菩薩懺悔,向守護山川自然的群仙諸真懺悔,也是向自己本來光明潔淨的良心〈天君〉懺悔。知錯而能改,懺悔改過之後,就當謹嚴自我要求不再犯過,有恆心的修持下去,帶領自己返回本來,共進大同。

俗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每個皈依天德聖教一宗主的弟子,最初都有人間的開導師辦理皈依,將人引導進師尊的門牆,進入廿字的範疇,雖然是進入德門了,但修行的用心與最後結果的多寡,則必須自己奉行廿字而實修實得。

    凡是透過人間天命開導師引薦皈依一宗主、無形古佛的每一位弟子,在皈依之時,皈依的資料焚表上達天聽,師尊一宗主接收表文,將皈依者收入門牆,登錄天案籍冊,無形中有護佑,也有監察,功過都有紀錄,等到紅塵俗緣已盡,自然有無形接引,並不需要憑藉人間的證件。

    一宗主宏道普度以來,皈依入門的弟子來來去去的很多,但是真正根深蒂固、修道悟真的很少,堅定在道上持續前進的,雖然還沒退志而離去,卻還有不少是沉醉在名利的韁鎖裡,跟未皈依之前一樣,迷失在幻夢中,被七情六欲拖累,而阻擾道心,所以宏道的願力一日比一日後退,更愚蠢的,還有的皈依入道是想要求神佛幫助保佑,藉著有世俗目的得祈求,想要獲得富貴,要是所貪求的不切實,願望沒有達到,稍微有點挫折不如意,就會離道而去,如此皈依是白費了心,真是入寶山而空回。

    皈依的真義是在行道修道,而後成道,修煉智慧、覺悟道真、捨棄陰暗、前進光明的力量在於自己如何掌握,而不是虛幻妄想的寄託在對神佛的祈求上,失去了皈依「反黑為白」,以廿字法水淨化自己身心靈該有的作為。

    一個足以承擔上天重大責任的人,必須經過筋骨的勞動,體膚飢餓的忍受,身家物質的缺乏等上天給予的種種磨難、考驗,實力的強健,是經過這些磨練考驗而增強自己的處事能力與同理心,並非信道求神得來的;修道也是一樣,「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種種勞動、挨餓、物質卻乏都是在考驗人心性的堅定,用折磨來試煉修道者耐得住堅忍的定力,甚至道越高,耐勞吃苦的折磨則越大。能相信折磨是上天有意增進一個人的能力,而願意接受勤勞吃苦的磨練,去除執著夢幻,就離返回本真證道不遠了。

附錄:

一、天德聖教天案定:

    上帝降諭:三十三天及萬天,宏揚天德盡皆然;仙佛聖賢齊協力,澄清宇宙消烽煙;天德聖教天案定,萬教萬派屬昌明;純理萬機憑一身,主掌一佛無形。天德門下弟子,今天功德完成,特詔欽敬、欽遵。(青山五屆彌羅法會,民卅九年庚寅六月二十一日辰刻)

二、農曆五月十三日為一宗主誕辰與廿字誕辰日:

    中皇大天尊降:本月十三日,為  宗主宏開德教,普度性靈,受上天之命日期,宗主以此日為生辰。慶祝將屆,諸執事暨乾坤生等,自應熱忱慶祝,必有顯化。吾擬壽聯一首,匾額一方,法書懸掛,以昭汝等慶祝之虔誠。「天人同慶」(匾額)「十方同祝嘏」「三界共稱觴」(聯文)(卅九年庚寅五月初十日申刻。天德教叢書,天德叢林第436頁。)

三、農曆十二月初八日是師尊人間有形生日:

    按農曆五月十三日,是  師尊奉天命創道廿字產生之日,十二月初八日是師尊有形生日,此乃大事,同應知之。(在台開山祖師  王笛卿夫子日記。

四、一宗主創行廿字:

    「奏頒廿字,基於岳陽。」(德藏經,剛正真經,18頁)

    「天運癸亥時,睹茲昏天裂地浩劫,慘不忍見,乃於群真會商,創行廿字,廣為勸導,使人物咸歸正道,共躋春台。」(德藏經,明道聖經,統一世界五教萬教教主明道聖經,7頁)

    「無形老祖,倒裝降世,昌明五教,創行念字。」(德藏經,明道聖經,清真教主真經,27頁)

    「無形尊者,苦心孤詣,會合五教之精,創行念字,宏願化東方為西土,共種菩提。」(德藏經,明道聖經,南無觀音大士覺明真經,28頁)

    「一宗主,念字創成,仙佛聖賢,聽命奉行,吾今協助,感化天人,巡視三界,責罰有形。」(德藏經,明道聖經,武聖帝君真經,33頁)

    辛丑年(民國前11年),天命降下,要收盡一切惡人,  觀音菩薩與諸大聖賢,再三向上帝保奏,無奈塵世人道乖離,惡氣沉重,未邀上帝恩准,觀音菩薩被罰跪於靈霄寶殿殿下七日夜,多蒙  無生聖穹、瑤池金母及群聖群仙保奏,才得准旨,延緩浩劫。不料人心難回,癸亥年(民國12年)浩劫重降,上帝震怒,必定要崩天裂地,收盡一切惡人,觀音菩薩又與  宗主、雲龍至聖及諸大仙佛哀求挽救,經四十九日之血汗,才有轉機,而得變更天案。無奈人心不改,反而說浩劫不準,謗議沸騰,丙寅年(民國15年)八月初旬,上帝巡查,被惡風黑氣(這黑氣是世界爭權奪利、巧詐驕奢、淫佚、明瞞暗騙、五倫乖亂、八德盡喪,行同豺狼,性似野獸,戾氣橫溢,不知敬畏,飛揚跋扈等惡形所凝結)沖動聖駕,忍無可忍,隨頒皇令,即刻崩天裂地,觀音菩薩與眾神眾佛,沒有方法可以挽救,全部跪在一宗主殿前,再三哀懇,蒙一宗主設法施仁,同到靈霄寶殿,婉奏上帝,大發悲憫,不忍不教而誅。癸亥年因惡氣釀成的烏天黑地浩劫,是很不容易挽救的,如果不是觀音菩薩、一宗主、無形尊者以及諸大聖賢仙佛大慈大悲不忍之心,設法哀求挽救,世界已經烏天黑地了;丙寅年雖然因無形尊者、觀音大士及群聖群真環跪玉階,懇求昊天金闕玉皇高上帝赦宥,而得上帝批准,延緩施行,但劫不可免,則改以罡風、瘟疫、刀兵、水、火五劫代替施行,上界群聖群真並齊心發願臨凡救世,以挽回未來崩天裂地的黑天浩劫。

    此處上帝是「三清昊天金闕玉皇高上帝」,玉皇高上帝是頭期三十三天之首的「鈞天上帝」,在二期大會之中,不願統馭十方,退居無量光天之中,後由諸佛群仙正氣凝結而成,正位於二期,主掌靈霄寶殿,統馭十方;昊天金闕玉皇高上帝是諸佛群仙群聖群賢正氣所化,上帝的德至高無比,上帝的大公,無私無循、無親無黨、無偏無倫,至中至和。群佛群仙群聖群賢推戴上帝,共守公理,至公無私,至德無偏。只有上帝可說得上「無倫常」,因而沒有偏私,故曰「昊天無戚,惟德是尊」。(一宗主談經,天人合一章,25-26頁)

    癸亥年(民國12年),大千世界濁氣迷濛,黑天浩劫天案重生,師尊蕭公昌明夫子(一宗主)凡體刺心血表,由觀音大士代轉,上奏天庭,經過四十九日的血汗,才有轉機。浩劫暫緩施行後,昌明就辭去了所有神權,各處漂流,經過六個多月,精神才覺得奮發,便入定參禪,四十多日,煉成一靈,正好遇到凌雄寶殿頒來阿彌佗佛保薦蕭昌明為凌雄寶殿總理的詔命,四十餘日煉成的靈,便隨著詔命一起入殿,正位為凌雄寶殿第八殿,此靈是蕭公昌明夫子的第八靈,又是八教主,掌管教育;原靈眾香妙國佛王真身,則受諸佛公推為凌雄主宰之職,掌管三界行劫挽劫事宜。

    八靈(八教主)當時在凌雄寶殿上,與五教教主議論教化法則。八靈言曰:「方今大道不,乃人心不古;人心不古,乃教育不良;教育不良,乃教授無方。普天之下,各處有各行之教,各類有各種之教,皆係覆載之子,皆係大仁之民。能可以同仁,能可以覆載,此乃一一也。以中國而論,則有三教,以全世界而論,五教萬教各皆有之,千頭萬緒,總不如一。由意爭而理爭,由理爭而械爭,十方三界,亦皆如此。此次三期浩劫,正逢氣相調之時,陰陽合一為教,重權握於坤倫之手;由陰而發之於陽,以成兩儀之象,兩儀各教得之而平。平者,均也,諸爭自止,爭止則和,三界從此興隆,大同日臻。即請五教教主,各議法則,五教和而萬教興,即如一卵爆發,萬象皆生,否極自然泰來。」八靈闡述三期浩劫正遇上先天之與後天之氣相調和的時候,陰陽合一為教化重權掌握在坤倫(女子之輩合宜之倫常)手上,時運陽衰而陰盛,再由陰極正氣而發之於陽,陰陽兩儀各得教化,男女平權,如此平等而平均,各種爭端自然停止而平和,三界可以從此興隆,日漸達到大同。

    五教聖人接著各自論述法則:儒教忠恕,一以貫之;釋教以慈悲為用,照見無染真性而歸於平等;道教以無為而治,含蓄萬類無所不治;耶教以耶穌精神為教,推而廣之,天下皆如耶穌之博愛;回教清真寡欲,無欲則淨盡而歸於平等。五教教化的根本精神都是平等無私,純乎於一,歸於一元。一,是化生天地萬物的浩然正氣,純淨無染,這個發育萬物的正氣也就是元氣,是生我的本來之氣,以此「一」貫通五教萬教,人人都平等,都可以返回本來而趨進大同。

    八靈與五教聖人論述完畢,眾佛眾聖齊口同聲都想要萬教合而為一,以五教的教義為教義,將五教的精神合而為一精神,在「人心唯危,道心唯微,唯精唯一,允執厥中。」十六字之心傳當中,各選擇其骨幹,定名為教義,即定名為廿字,曰:「忠孝仁慈德,廉公忍覺讓,節孝仁慈端,德勤廉恥敬。」此廿字又不失十六字之心傳,男女各以十字為主,男女各用其教,各正其源,切實行之,就可以返回中古的淳樸了,且以昔日軒轅黃帝,美好德政施行天下,以德為教,而定名為「德教」。這是「奏頒廿字,基於岳陽」,無形尊者(蕭昌明真靈)苦心孤詣會合五教精華首創廿字的因緣,期待以此廿字教育男男女女,各自運用此廿字端正本源,修養正氣,以正人心而正天心,以自救自己良心之法而挽救浩劫。三才是天地人,人為天地之心,引導率領浩氣於上,天地獲得人的正氣而清靜,天降浩氣於下,地獲得天降的浩氣而安寧,所以說人的正氣可以扭轉天盤。

    在此創廿字定案之後,八靈即受諸佛群仙推戴,進位為「三才教主」,掌管三才教化。蕭昌明則受諸佛群仙推薦,蒞位擔任凌雄寶殿主宰,總理三才教主之職。所有三才的一切教化,一律以此而施行教化。人為萬物之靈,重人道而返天常,以五教合一的教義,各以精華而教導人修行人道。人人各自修養浩然之氣而利益天道,天又以太和之氣而降臨於地,如此良性循環,解救浩劫,安定三才。此廿字創頒,天地從此以教掌管,天地的教化,發達人心正氣的權柄直達上下左右。(一宗主談經,入塵章,27-29頁)

    黑天浩劫暫緩之後,創行廿字,世上以廿字普救,並有群聖群真倒降人間,普化普救。

    丙寅年(民國15年),三才教主超拔地獄,親身前往最汙濁的血湖、血壓兩獄予以救拔,費盡千辛,普度諸獄諸苦,才將地獄稍微清靜。隨後諸佛群仙駕臨華光寶殿慶賀三才教主這次度化地獄的功業。三才教主提及前次會議(癸亥年,民國12年)雖然議定五教合一,但教綱尚未議定,而且二十字之中固然貫通十六字之心傳,分為乾(男)、坤(女)兩教,總是比不上無色無相的淡然。耶教教主倡議,現今人欲橫流,無道德可言,此次三期的教法,不是專講世間教法而已,而是三才皆教,既然要教化天地人三才,必定要有三才的德,才可以撐天立地,才可以作為本教的教主。回教教主也贊同耶教教主的論見,因此萬聖靈根提議可以將廿字重新更換。

    萬聖靈根令三肉體,各擬廿字焚化,是否可以撐天立地,如三人之中,誰能將二十字,而能撐天立地者,即可五教教主。

    此時有耶教教主肉體、回教教主肉體,各書二十字,而三才教主肉體,亦書二十字,焚化均不見光明,尤不見人物。萬聖靈根曰:「汝輩皆非至誠頂天立地之輩,還請重新再書。」此時三人,再以各人心血,書寫二十字,焚化,首由耶教教主焚化,大作光明,回教教主亦然;其次三才教主將所書二十字焚化,則見五色金光,照耀十方三界,又現二十字形,即忠恕廉明德,正義信忍公,博孝仁慈覺,節儉真禮和。各字化為古佛二十尊,不分乾坤,其中更現四字,即天德聖教。(一宗主談經,入塵章,34頁)

     此次改換廿字,無色無相,乾(男)坤(女)同修廿字,平等無礙。

     此日,農曆五月十三日,為廿字誕辰日,也是天德聖教創教  師尊一宗主奉天命創道廿字產生的日期,一宗主聖誕日。一宗主更主掌天德聖教成於丁卯年(民國16年)元日,代理上帝巡查各界。丁卯年元日,天德聖教教主視事,頒發十二條教諭,曉諭十方三界。

五、先先天、先天與後天

 「荒荒了了,無中至有,有中至無,有無不,其道成矣。

 今有火源尊者言法,由三而五,即儒、釋、道三教,再加耶、回,而成五教。儒、釋、道、耶、回五教者,即水、木、土、火、金五行一變而再變所成,此五行乃在先天之先,由而成,由而成水精成而無極生,無極生太極,雖水精有形,但在初動,仍等無形;由,由水而,此中亦可謂之三元,即無形、無極、太極是也。分之則為三,合之則為一,由一而有三,由三而有五,風雲雷雨電,日月星辰宿,要皆為五行盈虛消長,由無形而後有形。因在先先天之先,無始以前,亥子間之餘精,是為無形,亦即無始之始也。

 無名之名,不可以名,無言之言,不可以言,以不可言而言,以五行顛倒,混合陰陽,相生相,一變而為風雲雷雨電,再變而為日月星辰宿。何以故?乃精陰中之精陽,精陽中之精陰,月滿則缺,缺而又缺,一陽復始,缺而復滿;乃是精陽中之精陰,陰極而生陽,陽極而生陰,生而化,化而變,五行顛倒之理也。」(德藏經,一宗主談經,混元章,10頁)

「天開於子,地闢於丑,人生於寅,皆係鴻濛一所化。何為一所化?俗云:「鴻鈞一化三清」,實則鴻濛化鴻鈞,鴻鈞化藕池,藕池化金盤。藕池即是蓮華聖主所掌,故蓮華聖主又名藕池主宰,又名藕池大仙。由鴻濛而化鴻鈞,由鴻鈞而化藕池,由藕池而化金盤,從此金盤種子生。……本來何來,來自一

 化而鴻濛生,鴻濛既生,鴻鈞出焉;鴻鈞出而三清定,藕池乃掌玉清,元始運回上清,於是藕池花開,現出金盤,概由先天而出。由金盤而有金母,由金母而成天父、天母,此乃由太極而化;無極、無形以及分闢、龍光,概由先天而出。

 先天謂之無形之形,無形之形即有形,先天定矣,而後天繼焉,此乃先先天之先天後天,非今之先天後天也。今之言先天者,以父精母血相媾而成,此乃後天濁氣,可謂後天之先天也。先先天之先天,乃無形無跡,不生而生,不化而化,所以謂之先先天。

 先先天既成,金盤隨而化生,原靈離位,一墮而為後天之先天。後天之先天,又由先先天而成,自從鴻鈞化盤而為頭期龍華,燃燈化盤謂之二期龍華,鴻鈞龍華,在於混沌之前,燃燈龍華,在於混沌之後。一化而為龍德光王佛,龍德即盤古,由混沌以主軒轅氏,造靈台而止,由靈台以至歧周尚父,分靈而止。」(德藏經,一宗主談經,混元章,12-13頁)

六、龍旱劫:

    盤古降生,繼天立極,創造這個世界,是世界第一劫,稱為龍旱劫。盤古是上界授命乾德法王佛主掌這個世界,乾德法王佛降生而為盤古,盤古正位人極,又稱為紫微大帝,是先天正氣所積聚,也是天地的重心。

    伏羲、女媧繼盤古氏而降生,伏羲、女媧也是五行金精所化生,將渾沌分清別濁,掃蕩邪氛,漸漸端立人極。在這時候,五行金精化生萬物,不知有父母夫婦之分,等到軒轅氏降生,政教兼施,創立倫常;當時有蚩尤出來與軒轅黃帝相爭,而蚩尤並非正氣所生,能夠運行他先天的餘邪之氣,吐噴雲霧,想要遮蔽正氣,抵抗軒轅。女媧於是創造指南車,協助軒轅氏征服蚩尤,從此正邪分途,人極奠定。

    當蚩尤征戰軒轅氏,無生聖母命令女媧再次下降凡塵,統帥正氣,女媧第二次到人間來,創造指南車,輔助軒轅征服蚩尤,軒轅感懷女媧之德,稱她為「軒母」,等到軒轅正位四十一日,又稱女媧為「女皇」,之後又被尊稱為「萬法主宰」。因此女媧補天不是以石補天,而是以五行所存的浩然正氣掃蕩乾坤(天地),驅邪輔正,是以浩然正氣補天,廓清邪氣,帥正人倫,以化解龍旱劫。(參見一宗主談經,混元章20-22頁)

七、廣成子輔助伏羲畫八卦:

    是故伏羲氏遍地訪求名師,聘到七十二師以上,始拜廣成子為七十三師,廣成子即以至誠禱告,慧通玄機,遂象形成卦,分別陰陽,按有天盤乾坤兩卦,底定三才。斯時,製造香,兩耳象日月,上為乾卦,下為坤卦,軒轅即根據此而造靈台,焚香祀神。香性香,以此香而通彼香,乃凡香而達天香,判為乾男坤女。元始天皇所說無形無有正位,蓋以無形靜極而動,隨物而化,一化而變為有形,皆是無形;無形之體,并無固定。

    此時,廣成子與伏羲氏,即行盥沐禱告,皇炎至仁而屬乾,皇炎至德而屬坤,皇后能載能覆,大哉皇矣,渾渾噩噩,下列日月星辰,風雲雷雨,霜露冰雪,壯哉皇矣!金石草木,山川百谷,春夏秋冬,運乾轉坤,兩儀變化而春秋定,四時咸宜而五行生,生生不息,或乾或坤,或坎或離,或震或兌,或艮或巽,陰陽活潑,而八卦活潑;陰陽顛倒,而四時逆行;八卦鎮位,而春秋有序,溥利群物,以養生靈,大哉皇矣!(一宗主談經,混元章29頁)

八、軒轅氏訪道於廣成子:

    女媧氏造就指南車,即有華光氏同時佈光,將邪氣廓清,以解運,此謂之龍旱。前由無生聖母,以正氣貫輸,分別三才,天開於子,地闢於丑,人生於寅,此時係子運也。

    軒轅氏正位,日理萬機,仍不忘道,沐浴後,誠敬訪道於崆峒山,見廣成子寢於山野,軒轅氏匍匐前行,叩求大道,廣成子乃言曰:「我為夢兮,我為夢兮,不知天地兮,不知天地兮,一無還一吾考兮,吾傲五行,我離五行兮,世事與我何為?」言畢,復寢。軒轅氏再三啟問,廣成子感其至誠,即起而言曰:「毋搖爾精,毋勞爾形,其道至矣,其道盡矣!」復作偈曰:「天地以我為兮,藏世界於一息;五行不我空兮,大道不愚;不愚不愚兮,含光自徐徐;大道無名兮,誰不如我;大道無言兮,誰與我言說;大道不動兮,色相乃全;大道不可形容兮,乃與我變;變而化兮,十方三界運一團;一元來復兮,萬象一元;凡有一切相兮,不謀自坦然;元旦旦川流而不息兮,志與無形生天生地;志與天地同功兮,日月任往還;擒日而拿月兮,跳出兩間;五行不我兮,生死自豁然;生死既不與我兮,此是妙傳;不搖不動兮,無黨無偏;獨立而高聳兮,還我大自在;跨鳳凰而騎龍虎兮,此乃不死之丹;還我大自在兮,同升無量之天;不玄不妙兮,大道無言。」(一宗主談經,混元章21-22頁)

九、尚父姜子牙:

    呂尚,人名。字子牙,東海人。本姓姜,其先封於呂,從其封姓,故稱為「呂尚」,也稱「姜太公」、「姜子牙」、「太公望」、「呂望」、「尚父」、「師尚父」,是周初賢臣,年老隱於釣,周文王出獵,遇於渭水之陽,相談甚歡,曰:「吾太公望子久矣。」因號「太公望」。載與俱歸,立為師。

    後文王逝世,武王繼位,以呂尚為師(尊稱為師尚父),周公旦為輔,畢公等為主要助手,繼續文王的事業,在呂尚的輔佐會諸侯於盟津,商討紂王,太公領兵在牧野大敗紂王,紂王自焚而死,商朝滅亡。在周武王登基的第三天,太公向周武王講述了《丹書》中以仁愛治國的話,然後被武王封到齊國。

    文王去世之前,要武王拜呂尚為「亞父」,尊敬他如同第二個父親,早晚聽訓指教,武王親切地稱呼他為「尚父」

十、周公制禮作樂,大治天下:

    周公,姓姬名旦,或稱為「姬旦」、「周旦」,受孔子推崇,被儒家尊為聖人,後世多稱其為「元聖」。周公是周文王的兒子,武王的弟弟,輔佐武王伐紂,封於魯。武王崩,又輔佐成王攝政,東征平定三叔之亂,滅五十國,奠定東南,歸而制禮作樂,曾提出「敬德保民」,建立典章制度,天下大治。

十一、黃帝白日乘龍:

   《史記》〈封禪書〉記載:黃帝採首山銅,鑄鼎於荊山下,鼎既成,有龍髯垂 胡,下迎黃帝。黃帝上騎,群臣後宮從上者七十餘人,龍乃上去。余小臣不得上,乃悉持龍髯,龍髯拔墜,墜黃帝之弓。百姓仰望黃帝既上天,乃抱其弓與胡髯號,故後因名其地曰「鼎湖」,其弓曰「烏號」。

十二、天官:

    天官大帝即上元賜福天官一品紫微大帝。道教認為三清道祖以化身,元始天尊為上元天官之神,靈寶天尊化為中元地官之神,道德天尊化為下元水官之神,是為三元之神,以主宰天庭、地府、水域三界。

    黃帝戰勝蚩尤,還互相殘殺,因為陰陽已經判定,五行分化,受到後天陰陽五行的拘束,為了謀求衣食住而產生貪嗔癡,於是倚強凌弱,漸漸沒有道德。等到堯舜時代,崇尚仁道,以身作則,把尊榮當作羞恥,啟開以位讓賢的禪讓之風,因而道德逐日興盛,天地之道日盛,堯舜之道也日漸興盛,天地萬物以養人,人則以正氣協助於天,所以堯舜能以天立極,百姓在這個時候則得到雍和之氣。

    堯,是古帝陶唐氏的號,相傳為帝嚳次子,初封於陶,又封於唐,後遷都於唐,因此稱為唐堯。堯在位百年,有德政,後傳位於舜。民間信仰認為堯帝至仁為天官,奉玉皇上帝之命,司掌人間吉祥。據傳堯帝是黃帝的玄孫,姓伊祁,本名叫放勳,是仁民愛物、知人善任的賢君,生活非常儉樸,平常只穿戴黑綢衣和黃帽,出門則坐白馬拉的紅車,對親朋好友非常謙恭有禮,任用羲和掌管天地一切的日月星辰,任命羲仲、羲叔、仲及、叔分別居住於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掌理春夏秋冬四季的景象,制訂一年十二個月,使農事有序不紊。有這些優秀的大臣輔助國家,大事進行順利,人民安樂。

    堯初登帝位時,四方都有凶神惡煞,危害百姓生命,所以派羿去降服各方的害人猛獸,在青丘水澤收拾大風(兇猛的大鳥),於洞庭水濱斬殺吃人的猛獸猰(ㄧㄚˋ蛇身龍首人面的古獸)、脩蛇(洞庭湖附近的大蛇,傳說能吞下象),於桑林擒拿封(豨,為禍南方桑林之野的雙頭大豬怪)……,所以深得民望。

    堯帝認為自己的兒子丹朱是個頑強喜好爭訟的不肖子,不足以擔任天子的重任,因此設法考驗眾臣推薦的舜,堯觀察舜治理家庭、對待朋友以及處理政事都很完善,經過二十年的考驗,便放心的讓舜攝行天子之政。堯在臨死之前,認為傳位給舜,對天下人都有利,傳給丹朱,卻只對丹朱有利,對天下人都不利,不願因丹朱一人而危害天下人,所以遺命要傳位給舜,開啟傳大公無私,傳賢不傳子的「禪讓政治」。

十三、唐相狄仁傑

狄仁傑是唐朝 、武周時的著名宰相 ,為人廉明正直,疾惡如仇,把孝、忠、廉稱之為大義,具有忠、直、智、明的境界。執法鐵面剛正不阿,以身護法,不惜犯言直諫。狄公為國舉賢,先後舉薦了張柬之、宴範、敬暉、竇懷貞及姚崇等數十位幹練的官員,都是唐朝中興的大臣,革新朝中政風。

冰心一片奉日月,鐵面千古驚鬼神。」這詩是讚揚大唐名相狄仁傑居官清正,仁慈愛民,義斷曲直,扶善鋤惡的高風亮操。

    工部尚書閻立本稱讚狄仁傑是「河曲之明珠,東南之遺寶」,認為他是一個德才兼備的難得人物,推薦他擔任并州都督府法曹。在此任內,狄仁傑通曉吏治、兵刑等封建典章和法律制度,對他一生的政治活動都有重大影響。在唐高宗儀鳳年間,狄仁傑升任大理寺丞,一年中判決了大量的積壓案件,涉及一萬七千人,省理公正清明而無冤訴的人,一時名聲大振。在擔任縣、州衙官員期間,勘破無數疑案,其中多有曲折離奇,驚心駭目者。

    唐高宗曾要處死誤砍昭陵柏樹的大將軍權善才、右監門中郎將範懷義,狄仁傑以身護法,向唐高宗闡述法理,認為兩人誤砍一株柏樹,罪不至於死,高宗於是免去了二人的死罪。

    垂拱二年,狄仁傑出任寧州刺史,當時寧州為各民族雜居之地,狄仁傑注意妥善處理與外族的關係,深得人心,寧州百姓還為他立碑頌揚,垂拱四年出為豫州刺史,越王李貞在豫州起兵反抗武則天失敗,六七百人受到株連,狄仁傑認為判決有誤,請求延緩行刑,秘奏武則天謀逆之事並非他們自願,替他們說情武則天下旨赦免了他們的死罪,改為發配到豐州。囚犯們被押至寧州時,寧州父老到郊外迎接,知道是狄仁傑解救他們的性命,囚犯們相互攙扶著到百姓為狄仁傑立的石碑旁哭成一片,齋戒三日,才離開寧州。囚犯們到豐州後,又為狄仁傑立碑,歌頌他的恩德。

    天授二年,第一次擔任宰相,被武承嗣與來俊臣誣陷謀反而下獄,平反出獄後,被貶為彭澤令;神功元年,武則天恢復狄仁傑宰相職務,成為輔佐女皇治理國家大政的左右手。聖曆元年,狄仁傑深謀遠慮,犯顏直諫,勸說武則天順應民心,還政於廬陵王李顯,不要立姪兒武三思為皇太子。武則天採納了狄仁傑的意見,親自迎接李顯回宮,立為皇嗣,賜武姓,恢復了唐朝的嗣統,使李唐的國祚得以維繫。

武則天對狄仁傑非常敬重,尊稱他為國老,從不直呼其名,不讓他行跪拜之禮,她說:每當看到您跪拜的時候,朕的身體都會感到痛楚。狄仁傑病逝,舉國為之哀慟,武則天聽說消息,哭道:朝堂空矣。追贈狄仁傑文昌右相,諡號文惠,並廢朝三日。此後,每當有朝廷大事不能決斷時,武則天都會感嘆:老天為什麼這麼早奪走我的國老。李家王朝追思狄公不絕。

   作為一個封建統治階級中傑出的政治家,狄仁傑正氣凜然,每任一職都心繫民生,免除人民繇役,力保良將,勘破累案,焚毀淫祠,恤憫冤囚,打退夷兵,文治武功,東成西就,政績卓著,身居宰相之位,鎮定三綱五常(三綱,指君臣、父子、夫婦之道。五常,指仁、義、禮、智、信。)輔助君王安定國家,對武則天弊政有許多匡正,一生上承貞觀之治 、下啟開元盛世的武則天時代,為國貢獻卓著。

十三、宋太祖趙匡胤:

    趙匡胤是宋朝開國皇帝,史載趙匡胤出生時,滿屋子紅光,有香氣整夜不散,嬰兒體呈金色,長達三日。年幼時,母親杜氏帶著趙匡胤與趙光義兩兄弟躲避戰亂,將他們二人放在籮筐擔,挑著走,被道士陳摶撞見,嘆道:「別說當今世上沒有天子,都將天子用擔挑著走。」多年後趙匡胤稱帝,陳摶聽到消息大笑說:「天下從此安定了。」

    趙匡胤在後漢隱帝時投奔郭威,郭威後來廢漢建周,趙匡胤擔任東西班行首,才進入宦途。酷愛讀書,隨周世宗打淮南時,有人揭發他私載貨物達數車之多,檢查下來,主要是書籍數千卷。

    後周世宗柴榮北征回京後不久駕崩,逝世前任命趙匡胤為殿前督檢點,掌管殿前禁軍。隔年元月初一,北漢及契丹聯兵犯邊,趙匡胤受命前往抵禦。初三夜晚,大軍在京城汴涼東北二十公里的陳橋驛發生嘩變,隔日清晨,諸將士把黃袍披在趙匡胤身上,紛紛下拜高呼萬歲,擁立趙匡胤為帝,史稱「陳橋兵變

    黃袍加身趙匡胤堅拒,眾將士不聽,要求他上馬南行,轉回京城。趙匡胤見情勢不可避免,對諸將說:「你們貪圖富貴,立我為天子,就必須聽從我的命令,不然,我不當這個皇帝。」眾將都下馬跪地說:「唯命是從」。趙匡胤便下令不得侵擾後周皇帝、太后及群臣,也不得擅自擄掠及搜刮府庫,違者族誅,眾將都答應了。趙匡胤率大軍自仁和門入京城,下令將士解甲歸營,自己則回到殿前都點檢公署,脫下黃袍。不久,眾將逼擁宰相范質、王溥、魏仁浦到公署,迫使他們表態。范質等無可奈何,只得下拜,高呼萬歲。後周恭帝柴宗訓禪位,趙匡胤登基,改元建隆,大赦天下,國號「宋」,史稱「宋朝」、「北宋」。宋太祖在位十六年,享年四十九 

    宋太祖初登基時,致力於統一全國先後滅亡荊南、湖南、後蜀、南漢及南唐等南方割據政權,在平定南方各政權的過程中,堅​​持不殺降王,如平定後蜀,召其國君孟超入京,有大臣密奏,請擒殺其君臣,以防生變。太祖批道:「汝好雀兒肚腸」。太祖認為誅殺投降的君臣,度量太狹窄了,不採用這樣的建議。

    有鑑於五代時期藩鎮武將權力過重,貪暴枉法,以致國家混亂,人民受苦,太祖先後兩次以「杯酒釋兵權」的謀略,解除禁軍將領及地方藩鎮的兵權,徹底解決自唐末、五代以來藩鎮割據的憂患。朝政採取重文輕武政策,國家高階實權職位都由文官擔任。

    據說太祖稱帝後第三年,密刻一通石碑,上有三行誓詞:第一、柴氏子孫有罪,不得加刑,縱犯謀逆,止於獄中賜盡,不得市曹刑戮,亦不得連坐支屬。第二、不得殺士大夫及上書言事人。第三、子孫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此三誓詞,史稱「太祖誓約」。

    由於太祖對文人的重視與保護,優待禮遇大臣、言官,養成了士大夫的自尊心,奠定了文人講論學術思想的風氣,促進宋代文化繁榮,理學昌盛,成就了漢、唐之後,又一個思想文化高峰。

太祖以仁開國,厚待後周柴氏,柴氏歷代子孫接受的封賞,從宋朝開國到結束,幾乎跟宋朝相始終,這種如此優待亡國的後裔,在其他朝代是少有可比的。

元朝宰相脫脫監修的《宋史太祖本紀》對宋太祖趙匡胤有極高評價,認為他是繼續堯、舜、湯、武四聖人之後,具有四聖人之才,安定天下造福百姓的明君,任內解除藩鎮兵權,對貪贓枉法的污吏施以重法,以阻塞濁亂的根源,專注農事,興盛講學,謹慎懲罰,減輕賦稅,讓百姓修養生息,等到天下太平,又制禮作樂,奠立三百餘年的基業,傳於子孫,世世有典則可以遵循。

理學家程頤也說:「嘗觀自三代而後,本朝有超越古今者五事:如百年無內亂;四聖百年(開國之後的四位皇帝都比較開明);受命之日,市不易肆(改朝換代的時候兵不血刃,市面安定如舊);百年未嘗誅殺大臣;至誠以待夷狄。此皆大抵以忠厚廉恥為之綱紀,故能如此。蓋睿主開基,規模自別。」

十四、程門理學:

    理學相信有「天理」,「理」在事上又在事中,人生在世必須在各自的崗位上做事,以完成理分,即盡本份。佛教強調「靜」的存心養性,理學則強調「敬」,「敬貫動靜」,不但是通向價值之源的超越境域,也是成就此世之事的精神憑藉,是入世做事的行動原則。敬就是一種全神貫注的心理狀態,演變成「敬業」精神。理學強調勤勞勤學,愛惜光陰,認真把事做好,反對閒、反對懶,也有類似禪宗「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倫理觀念。

    北宋諸儒以周敦頤、張橫渠、程顥、程頤為大宗,上承儒家經典,講仁與心性,又講格物窮理。宋明理學即為兩宋至明代的儒學,同時借鑒了道家和佛學的思想,講的則是「性理之學」。理學家有強烈的社會使命感,自視為「天民之先覺」,以天下為己任,要建立天下有道的社會。

    程顥與其弟程頤皆為理學大師,共同為宋代理學奠定了基業,世稱二程,早年共師周敦頤。新儒學的真正成立,自程氏兄弟始,最重要的貢獻在「天理」的發現,程顥提出「天者,理也」,把「理」視為宇宙的本原。就天道來說,程顥形容它是「生」,謂世界生生不已;為學以「識仁」為主,識仁篇提到「仁者渾然與物同體,義、禮、智、信皆仁也。」

     新儒學發展到南宋,朱熹大成,而以程頤為正統。朱熹是程顥、程頤的三傳弟子李侗的學生,有專家認為他確立了完整的客觀唯心主義體系,承北宋周敦頤與二程學說,創立宋代研究哲理的學風,稱為理學。朱熹發揚《大學》中的「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思想,成為後世學者必宗的追求。元、明之際,朱學進居正統之位,為中國君主社會後期的官方思想,元代恢復科舉後,朱學被定為科場程式,在明、清兩代被列為儒學正宗。在中國儒學史上,朱熹理學的作用和影響力僅次於孔子。朱熹理學傳到了朝鮮,再傳入日本,德川幕府初期,藤原惺窩就桂庵玄樹弟子文之玄昌學朱子學,頗有成就。(引用維基百科網頁

十五、程門立雪:

    楊時是北宋著名的學者,幼年就十分聰穎,於神宗熙寧九年考取進士。當時,理學家程顥和程頤兄弟以講授孔孟之學而聞名,許多讀書人都拜他們為師,楊時也以拜謁老師的禮節去拜見程顥,彼此間相談甚歡,楊時辭別時,程顥望他遠去的背影,說:「我的學說將隨楊時向南傳播了。」

    四年後,程顥去世,楊時聽說了,就在自家設置靈堂,舉行祭奠的儀式,期間,他又前往洛陽,去拜見程頤,當時他已是四十多歲的人了。

    有一天,楊時和游酢去拜見程頤,恰好程頤坐睡著了,二人就恭恭敬敬的站在門外,等老師醒來。這時下起雪了,等到程頤醒來,門外的雪已經有一尺深,。

    「程門立雪」就是從這個故事而來,後來人們用其表示尊師重道。

十六、師尊蕭昌明大宗師割股救人:

      一日,有一婦人,已得不治之症,明也自思,吾此身為救人之身,捨此一塊肉,能可救度大,吾之願也,即將左臂割肉而為人治療,其人之病即愈。(一宗主談經,入塵章17頁)

十七、師尊蕭昌明大宗師刺肝救旱荒:

    「不料該處旱災,赤地千里,地方士紳即邀明也禱告上帝,降以甘霖。明也自思,吾昔幼時,亦做過此事,又隨主宰求過二三次,但此次在救生之劫,無非盡心而已,即在該處建立雨台,至誠禱告,准在三日之間,玉旨即下。不料官民皆以迷信目之,不但傷生,反之殺人,到五日仍然無雨。明也自思,吾上奉天命,下澤黎民,今黎庶有苦,即吾有苦,不能與黎民解愁,吾即妄用天權神威,其罪即不可逭,不如刺肝以表天,或可以大降甘霖,以救黎庶,亦未可料。心意已定,是夜即焚香秉燭而上表曰:「臣奉  上帝之命,尋聲救苦,更得凌雄主宰為之證盟,今黎庶苦已至矣,臣不能救,即妄用天權,自甘天譴,如奉命是真,即降甘霖,如奉令是假,神道從此絕滅,人心從此絕滅,天道從此烏有,倘仍然如是,果爾福惡禍善,天道無常,民何救歟,特此謹表以  聞。」未曾焚香以前,仍然滿天星斗,焚表後,不到一時,忽然傾盆大雨即刻。(一宗主談經,入塵章18頁)

    該處指的是「湘潭」,主宰指的是「天樞左相」,天樞左相當時為上界凌雄寶殿主宰,因蕭昌明於下界投身軍旅,立意除暴安良,想要以殺止殺,以惡止惡,卻不知以惡止惡,是墮入惡道,天樞左相派遣凌雄寶殿侍衛,將蕭昌明引導離開短暫的軍旅,而至靈泉山,使其清心寡欲而補過,天樞左相與無形長者商議之後,天樞左相決定捨離凌雄寶殿至尊之驅,臨凡借體,剛好在越南有一位六十七歲的鄒姓男子,原本是上界亢星,因為受到俗世的摧殘,立意要回上界,天樞左相認為鄒君善體接近老朽不遠,藉此老年之體,正好可以止心止性,於是借鄒君的身軀,由越南到四川,在金泉找到蕭昌明。兩人在塵凡暫時以兄弟相稱,天樞左相借體之鄒君,設想種種方法,考驗蕭昌明,喚醒他的大願力,堅定他的志向。相處約二十個月,期間曾為救旱災而祈雨二三次。凌雄主宰天樞左相鄒君對蕭昌明試驗已畢,一日請昌明前往邵陽走一趟,昌明前往邵陽,再返回湘潭時,鄒君已不知去向,此後已經回復本來真性的蕭昌明,獨自苦修,並奔波四處挽災救劫,普渡性靈,爾後成為人間大宗師。

十八、師尊蕭昌明大宗師挽救黑天浩劫:(癸亥年,民國12年)

    明也拜謝所賜,即刻返歸本體,豈知已過七日,大夢初覺,於是到各處救苦。已經二三年之譜,然後再到湖北漢陽,偶爾天案重生,各處劫神,以及天樞佐相凌雄主宰、仙佛聖賢,皆已議定黑天浩劫,惟有慈航大士不忍,直奏凌雄,但凌雄諸聖皆已簽名,於某年月日時,即行此劫。

    大士即與明也商議曰:「吾聞此劫,心已酸痛,上尊捨其至尊之身,墮落塵凡,原為救度生,今議此浩劫,吾不足以為奇,上尊誠為可憐,捨香妙國高位,一降而再降,險入惡道,而為萬劫莫還,亦不過為此生,吾恨吾無體可借,倘吾能可以借體,亦可以補救上尊之不足,今日有此大劫,倘上尊不救,又何必一降而再降,墮落輪迴。」

    明也曰︰「吾亦無法挽救,況無形長者以及各聖,業已簽押,凌雄會議百餘日,吾皆在其中,倘再翻案,豈易為之?能可以為者,吾當為之。」

    大士曰︰「善哉,此時汝靈無用矣,況各天會議,皆由汝靈核准,鐵案決不易更換,救今日之劫者,惟汝凡軀矣。」明也笑曰:「凡軀孽重如山,豈可救此若大之浩劫,況案已定乎!」大士曰:「汝凡體豈非抱以身濟世乎?」明也曰:「然也」。「既然如此,汝可奏明  上帝以及凌雄,以凡體翻案,或可以挽回萬分之一也。」明也曰:「此事若不濟,吾性命本可不惜,決不惜一章奏紙耳,但吾靈業已晝押,空中過往,決不能轉奏,然而吾肉體,又不能直上凌雄、靈霄兩殿,如何解救,尚請大士慈悲教我。」

    大士曰:「爾速即書奏表,吾可與汝代傳,吾並可與汝邀十方佛如來以及慈悲諸聖,協汝立此奇勳。」明也笑曰:「但求無過。」即刻焚香,再行刺心寫表。奏曰︰「至尊至聖,以及皇天后土、太虛聖之前而言曰:下民某,竊思浩劫已定,人力猶可勝天,元靈業已畫押,凡軀尚且茫然,而知先天諸靈借體,必須基於吾身,若無有形,無形何安?今願以此心、此身、此情、此命,代受生之劫;因何而有劫,因無善而有劫,下民願以此心此身此情此命,代教化諸善,此謂之善導之而後再劫。下民何人,敢以此身而代生乎,情因諸佛慈悲,  上帝仁慈,下民以諸佛之心為心,以  上帝之慈為慈,特懇大士轉奏,伏乞  恩准施行,誠惶誠恐,謹表以聞。」

    大士得表之後,即往邀同諸慈悲佛,同上凌雄,重行開會,劫神以及諸聖見表言曰:「此人殊大倡狂,以下方之民,而奪上天之聰,應按天條一千三百九十六條,以褻天聖議罪,打入化道。比即有我佛如來曰:「加以褻天聖言罪,罪所應該,而吾輩以及  上帝、無生,亦應打入化道矣。該凡軀尚能慈悲捨身救苦,又能捨身救世,爾輩妄自稱神稱聖,毫無慈念,我等難附和爾輩矣。」於是聖聽我佛如來之言,皆面面相視,皆無言辭,無形長者欲言而不敢言,倘不言,又恐諸劫神與我佛如來太傷和氣。

    爾時有慈航大士思曰︰「今已有我佛如來大發慈悲,吾即於此時下跪哀告,或可得劫神稍有回心,亦未可料。」慈航大士即刻跪於寶殿之中,向劫神跪而泣下:「生有生,天地有心,汝輩為劫神者,亦係助天輔仁,因不仁而後有劫,但吾輩挽劫者,因不仁而行仁,所以教人化人。前日天宮議案,各個皆已畫押,本不能再有此舉,因該生乃一凡夫,尚知慈悲,而吾輩仙佛,爾輩劫神,尚不及凡夫俗子。」

    爾時天樞佐相,亦在不便言之中,聞大士語,即行起而言曰︰「今凌雄已議定,不能更改,倘若變更,吾亦不願為此主宰矣。」孰知香妙國佛王,已知大士奪得本體血表,吾正可於此時將血體凡靈召來,以與伊議論,即用右手向下招請凡靈,已至凌雄,隨同大士跪於殿中,再三邀懇。佐相曰︰「今已無法可想,汝濁靈又來寶殿,有聖真,又當定罪。」

    豈知肉軀刺心血刀在手,即將性體胸膛分開,化出無量數道血光,諸劫神站立不穩,一同跪於凌雄。此時寶殿化為血光聖宮,驚動無生聖母,以及鈞天玄玄上帝,及各天上帝均到寶殿,各上真亦來此研究挽劫之法。聖母曰:「即命先天五行金童,先將性體肉靈救護之後再議。」

    此時凌雄主宰,已將印綬交出,佛再三相勸,未准,隨即而去;聖母即行命龍德光王佛代之。爾時劫神、諸佛皆已入寶殿,跪呈挽劫之議,無生亦同各上帝、金母、諸坤元、聖等會議,即將該案暫緩施行。

    爾時所有諸劫神,概被血光吸定,其身不能動,慈航大士再向肉靈言曰:「汝可將血光收回,以免諸劫神惱羞成怒。」於是再請五行金精診治,即刻痊愈。同時亦將協理凌雄寶殿,一切印信、寶綬辭卸,仍作凡夫優遊。

    彼時明也仍復凡軀,所有神權概行辭卸,惟萬聖靈根猶恐明也,將神權卸,凡軀有出意外,即行命雷部諸將,隨時保衛,著辛、猛二將,不離左右,憶昔日挽災之時,所有怨妖孽不正之氣,恐於解除神權之時,即行報復,所以派爾雷部暗中協助;又有萬法主宰令門,無時無地護衛。

    此時凌雄寶殿數日重新會議,我佛如來以及救劫諸神靈,即將該劫緩期辦理。凌雄主宰業已辭職,由萬聖靈根辦理凌雄事宜,但萬聖靈根乃天外之聖,亦難羈凌雄。於是在殿諸聖切實會議,我佛如來言曰:「對於天案,當然上尊掌管,對於下土,亦不能無人管理,三期劫運如此浩大,此次明也慈悲捨身救世,吾可保為凌雄總理。諸聖曰:「此子雖凡,尤可以超聖,我彿如來所言,正合慈意。」(一宗主談經,入塵章24-27頁)

十九、廣德天尊:

    廣德天尊降德門乾坤生:真經魚磬馨,氣聚紫氣騰,廿字興萬代,道昌宣妙文,乾坤禮恭虔,老衲愧顏領。奉  聖諭,鎮寶壇,助德教,護乾坤,廣道行。老衲本廣成,功淺德微,修功金蓮登。感  宗主大慈仁,龍華會,准列名,明佛性,證金身。廣德天尊,宗主名,示已畢。(民國八十年辛未八月廿二日午刻光諭)

 

附註:

1.  德藏經,一宗主談經,入塵章,28-2頁。

2.  德藏經,一宗主談經,入塵章,34頁。

3.  德藏經,明道聖經,28-2頁,〈南無觀音大士覺明真經〉。天德行品之二,王笛卿夫子寫真集,18頁,〈大道原真〉。

4.  天德教叢書,天德叢林,436頁。

5.  在台開山祖師  王笛卿夫子日記。

6.  德藏經,局外禪音上集,2頁。

7.  德藏經,局外禪音上集,3-4頁。

8.  德藏經,一宗主談經,混元章,12-2頁。

9.  德藏經,佛說大同真經,18頁,〈一宗主剛正真經〉。

10.德藏經,剛正真經,6-11頁。

11.德藏經,佛說大同真經,18頁,〈一宗主剛正真經〉。

12.民國八十年辛未八月廿二日午刻光諭。

13.德藏經,一宗主談經,入塵章,8頁。

14.德藏經,一宗主談經,入塵章,18頁。剛正真經,13頁。

15.德藏經,一宗主談經,入塵章,27頁。剛正真經,16頁。

16.德藏經,一宗主談經,入塵章,27-28頁。

17.德藏經,一宗主談經,入塵章,29頁。剛正真經19頁。

18.德藏經,剛正真經,24頁。

19.德藏經,剛正真經,24頁。

20.天德教德藏經,論藏,卷一,宗教哲學論,蕭公昌明夫子講演集,宗教與人生,1頁。

21.天德教德藏經,論藏,卷一,宗教哲學論,蕭公昌明夫子講演集,宗教與人生,2頁。

22.天德教德藏經,論藏,卷一,宗教哲學論,蕭公昌明夫子講演集,宗教與人生,5頁。

23.天德教德藏經,律藏,一宗主談經混元章,7頁。

24.天德教叢書,天德叢林,315-316頁。

25.天德教叢書,天德叢林,322-323頁。

26.天德教叢書,天德叢林,5-6頁。

27.天德教叢書,天德叢林,242-244頁。

28.天德教德藏經,律藏,一宗主談經混元章,33頁。

參考書目:

1.  德藏經,一宗主談經。

2.  德藏經,局外禪音上集。

3.  德藏經,剛正真經。

4.  德藏經,佛說大同真經。

5.  德藏經,明道聖經。

6.  德藏經,論藏,宗教哲學論,蕭公昌明夫子講演集。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43880
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