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期 和媽媽一起過關

                                                              文 / 趙建秋

回想104年底和媽媽一起到義大醫院回診,在燕巢交流道停車等紅燈時,被砂石車從後面強力碰撞的交通事故,驚悚的畫面至今想來還是不寒而慄,只能說是  師尊無形的護佑,將我們母女從鬼門關前救了回來。

1041124日清晨,媽媽在家中臥室的床邊滑倒,導致左大腿髖關節骨折,當天動了開刀手術,一切都順利,醫生交代,因為年齡大了85歲),復原需要半年時間。車禍發生時,當砂石車從後方撞過來,我的車是停止的,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突然聽到像是爆炸聲,車子瞬間遭到擠壓的驚恐,使自己一下子回不過神來,車窗外有人一直敲打玻璃,要我們趕快下車,因為後面的砂石車正在漏油,情況真是緊急,然而駕駛座旁的車門卻打不開,好不容易副駕駛座的車門被車外熱心的人用力拉開了,坐在副駕駛座的媽媽因為髖關節有傷,不能站立,也是由同樣出車禍的好心人抱出車外的,媽媽安全出去後,我才能從副駕駛座鑽出去,等出了車外,回頭一看,砂石車的車頭離我的小車駕駛座只有一、二公尺,當下覺得心臟好像停止了跳動,腦子一片空白,大冷天出了一身冷汗,衣服都濕了。

回過神來才看清車禍的現場,了解到為什麼在車禍時感覺到有二次的撞擊,原來我的車後面還有一部車,被砂石車撞飛後再追撞我的車,逆向衝到二個車道中間,而我前面還有四部車,都因砂石車而連環追撞,所幸每部車的人都沒有外傷,媽媽更是托天之幸,沒有再次受傷;我當時只覺得胸口非常不舒服,所以被送到急診室,照X光後,還好胸骨沒有斷裂,只是被安全帶拉扯緊束,痛了一個多月。

醫生有開止痛藥,但吃了很不舒服,會頭暈、噁心,藥就不吃了;胸口悶痛的內傷運用教內的法門療養,每天自己用掌光治療,貼無形膏,擦灑淨水,才慢慢的恢復。

車禍當時被送去急診室,所以事故筆錄是回家後,交警來家裡做,他們說處理過那麼多交通事故,由現場的情況及看車被撞成那樣(小車前後都被擠壓,嚴重變形),而我們母女都沒有外傷,真是不可思議,還說我們母女命大,老天真是保佑。聽他們這麼說,我的心中只是默念廿字,感恩  師尊,慶幸媽媽沒有坐在後座,否則不堪設想,在車禍碰撞的那一刻,感覺車內有霎時間明亮的白光,比白天的車外還要明亮些,亮光只閃現一下子,相信在危難的轉瞬,有無形的庇佑。

記得在  師尊的光諭中有這麼一句話:汝有真實意,吾有真感應。可是我在很多時後,因為皈依多年,而忘了初心,向道、修道心常會有散漫怠惰的時候,有時更會有僥倖取巧的態度,只是尚存感恩、自省來提醒自己,經由這一連串發生在我們母女身上的事故,每每在緊要關鍵的時刻,我都是默念廿字,誠求  師尊,真的就會有不一樣的轉折,深深體驗  師尊的慈愛護佑,內心深處除了感恩還是感恩。

車禍那日,距離媽媽髖關節手術才二十天左右,行動還不方便,歷經波折,幸虧無事,事後的復建順利,我也會用教內的法門照護她,有無並用,復原良好,再加上媽媽個性獨立,自己做得來的事不假手他人,很快就可以自己練習步行,還能自己洗頭髮,獨立而自主,說話條理清楚有活力,看媽媽復元狀況這麼好,既歡喜又感恩。

或許媽媽的事故是個災關,母女至親的關係,要與媽媽一起承擔,皈依為  師尊一炁宗主的門內弟子,幾十年來跟隨大覺導師在教內作一些事,護道宏教,做佛事雖有些勞累,卻常懷抱歡喜心,積沙可以成塔,小善也能累積成大福報,平日平安沒事時,可能沒什麼體會,感觸不到無形的護佑,可一旦碰上無常時,能有大事化小的轉折,感動就會很深切。無形的力量時時都在,平日用心勤於耕耘,把福報的存款儲蓄好,遇到災關時才有福糧可以過關;如果我們平日怠惰了或是停滯了,沒有積存無形的福緣,遇到無常時,可能卡關而障礙連連。

媽媽雖然不是天德門人,沒有皈依入教,但是對於善道很有信念,有時我必須遠離家門到佛堂住一段時間,護持法會,媽媽都會放心同意,有媽媽的支持,我在外也比較安心這次車禍,是媽媽的關,我與媽媽一起承擔,身為德門弟子,在善法門中,奉行廿字修功累果,獲得  師尊菩薩的庇佑,媽媽能平安,就是子女的大福報。現在媽媽年紀大了,更需要孩子陪伴在身邊,雖然比較不能到佛堂長住,但有重要的法事、法會,還是會將媽媽安排好,儘量當日來回,去盡點心力,而不要荒廢向道、修道。

師尊說的:汝有真實意,吾有真感應。與媽媽一起過關,讓我體會到  師尊的真感應,光諭給我們的佛語,真實不虛。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81482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