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期 風、寒、濕邪氣引發的耳鳴、暈眩、頭痛 文  /  吳鳳凰

造成耳鳴的因素很多,有神經性,有病毒性,或是內耳循環不良,或是鼻塞、鼻炎,或是胃食道逆流刺激耳咽管,或是中耳炎、更年期、外傷因素等等……

此外,風、寒、濕、火氣也會引發耳鳴,四季氣候的自然正常變化有風、寒、暑、濕、燥、火不同的大氣,這六氣在正常情況之下,人體有抵抗的適應能力,但如果過盛了,超出人體的防衛力,就會變成致病的因素,影響人體臟腑氣血陰陽受損或不平衡,並造成不同的病理狀態,所以中醫稱為「六淫」或「六邪」。

這個六邪氣是屬於無形,但不是妖魔邪怪的無形,所以不要誤會邪氣入體是跟鬼怪有關,而疑神疑鬼亂生恐懼。六氣不是具體的物,不是用眼睛感觸,但風、寒、暑、濕、燥、火氣,觸覺可以感受,過冷、過熱、過燥,濕的沉重感,身體都能反應體會,當六邪侵犯人體,呈現病狀,生理機能不平衡時,也會引起頭暈、頭痛、噁心,或是耳鳴。

以下精神療養的實例,是風、寒、濕氣過盛,侵入經絡、臟腑,竄入內耳所造成的暈眩及耳鳴。

102年2月初,朋友的女兒重感冒,前額痛、兩耳耳鳴(左右耳鳴聲的頻率不一樣),耳悶塞使外界的聲音變小,坐起、站立就會眩暈、頭痛,躺下會較舒服,在胸骨下心窩的地方,吃東西會感覺堵著,氣逆行,不消化。後背右肩胛膀胱經的位置,在拉背活動後劇痛,疼痛由膏肓處循膀胱經往上延伸到右後頸下,元氣虛弱,臉色蒼白。

2月8日首次到府中幫她療養,已是生病第七天,診所認為她有梅尼爾氏症,因為坐起就很不舒服,便讓她躺在沙發上進行療養。在療養時,從前頸部到整個前胸反應出來的風及寒氣特別大,胸口內部像有一台小電風扇轉動,將風氣、寒氣不斷的吹送出來,後頸的天柱、風池穴與兩膝窩的委中穴都有明顯氣的脈動(氣的脈動跟心臟的搏動、動脈的脈動一致;真氣灌注,打通氣穴,疏通經絡,帶動血流順暢,增強心臟活力,整個循環強化起來,風氣、寒氣被驅趕出來,病症就會好轉)。療養完後她感到全身很輕鬆,當晚很好睡。

隔日是除夕日,從凌雄寶殿求一罐佛水帶去給她,並帶一份萬靈布丹,去時已比昨日好很多,躺下沒有耳鳴、耳塞,坐起才有耳鳴、耳塞。療養反應和昨日差不多,持續還有風寒氣從身體袪除出來,但有減弱,背部脊柱(督脈)及前額都有冰寒之氣。

年初六再去看她,以針灸及吃中藥,有好點,躺下時前額的暈、痛及耳鳴耳塞會平復些,坐起、站立則慢慢復發,已可站立較久。療養時反應出來的風寒比第二次減弱,但還是很重,可以坐在矮板凳療養的時間比第二次久些,頭暈時再讓她躺回沙發療養;掌光隔空覆在她頭頂時,她會頭痛,移開痛就會消失,淤塞嚴重的,在疏通的過程較費力,正氣要驅趕邪氣時,邪氣會抵抗,正、邪交戰,也會反應暈、痛,麻、痠、電感等,雖然是治頭部的氣穴、經絡,正氣由外而內貫入,且能到達腦部,疏通內部的阻塞,活化內部機能。療養前,前額、手部皮膚的觸覺寒涼,療養時上半身已開始有發熱的暖氣,兩腳還是冰的,療養後前額、手部皮膚有微溫,額頭毛孔發汗(寒、濕氣透過汗發散出來),微濕潤,蒼白的臉色轉為紅潤。

第4次療養風寒氣仍重,全身經絡、臟器都有反應出風寒,胃部、子宮的風寒也重,但頭部已經能反應熱能,掌光、無形針看頭部的那個部位,那個部位就會痛,移開痛就會散掉,她感覺上身熱到要出汗(內寒驅出而發汗)。療養完,額頭、手部的溫度又更上升一些。持續吃布丹、中藥,同一份萬靈丹,之前吃沒味道,現在吃變成有腥味,手腳更溫暖,手指、腳掌末梢還是較低溫,可以自己洗頭了。

第5次療養,掌光一覆在頭頂,她立即感觸到掌光之氣聚覆頭頂,兩耳整個被悶住,耳鳴聲變大,看完頭部,悶住感就散去消失,耳鳴變得很小聲;看頭頂時,她感觸到有二點痛的反應是從頭的內部痛出來,再集中到頭外頂部的百會穴及二旁的膀胱經。頭部的寒氣仍然重,風氣較少了,督脈、膀胱經、膽經、二側太陽穴、兩耳四周都透出寒冰氣;前胸的風已經減弱很多,仍有寒氣,二手肘、手掌有熱流,二腳寒冰氣、風氣減弱很多,手的改善比腳快。胸骨下氣堵的地方及下腹氣的脈動強烈,寒出,能量提升,任、督二脈循環增強。

耳鼻喉科聽力檢查正常,平衡有些老化,醫生診斷可能不是梅尼爾氏症,是偏頭痛,此時想起之前右耳上方的頭殼內部曾經有過劇痛。

第6次療養,仍有寒冰、風氣,無形針看前額時驅趕出來的寒像碰觸冰塊,看了20分鐘,寒氣仍沒有減弱,她感到由頭的內部痛到頭皮外;二耳感到被悶住,看完就沒有悶住感。這次可以全程一個小時都坐著矮椅子療養,手掌更溫暖。

第7次,到凌雄寶殿參拜並療養,除了前額,臉部也驅出許多寒氣(臉部也有多條經絡及穴位),尤其鼻子的呼吸通達全身氣穴,鼻孔呼出的寒氣很重,是療養時排出寒氣的大通道。看頭部,仍然會從頭的內部痛出來,頭很暈,後背整條脊柱透出來的寒比頭部重,頭部的寒一部分直接由內往外祛出,有的從督脈往下移,再往兩腿的經脈走,兩小腿至腳掌反應出來的寒冰氣重。看下腹時,下腹反應有規律收縮的深呼吸,活絡下腹臟氣機能與氣血;隔空十公分以上看會陰穴,子宮、會陰穴祛出的寒濁氣也很重,她則感到頭暈;會陰穴是人體陰氣聚集的地方,也是補充陽氣的好穴位,能疏通體內氣脈的鬱結,及調和人體陰陽二氣的平衡,可驅除頑固的寒氣濕氣,與頭頂的百會穴相應呈一直線,能打通任督二脈與中脈。

這次療養,看頭到後背經脈時,她頭部到上身自然輕輕的有規律前後微晃,持續到看完後背經脈十多分鐘,首次具體可見真氣調整前後平衡(這個反應已在多人療養時觀察過了)。療養後,去斗六整理物品再回家,回家後右側後腦內痛,痛在內部往前額處延伸,吃止痛藥後逐漸不痛。療養的反應,大多出現療養當下,一部份會出現在療養之後,療養後真氣仍持續作用,循環全身,予以打通或修復;另外,療養後氣脈通暢、毛孔舒張,當避免冷氣或風的吹襲,免得再受風寒侵害。

2月25日腦神經內科門診,診斷為偏頭痛。在醫院半天,下午頭頂百會二側的膀胱經及二眼內角往上延伸至前額的膀胱經會痛,是痛在腦殼外的皮膚層,不是腦殼內部,頭頂百會的地方鼓起約有10元硬幣大小,按時會很痛,右後腦下天柱、風池穴的地方也鼓起約有10元硬幣大小,右側頸觸按較僵硬,左側頸觸按較柔軟,右半身經絡的阻塞病症比左側嚴重。鼓起的地方可能是溼氣,西醫會判斷可能是積聚的組織液或是代謝不良的水份。

在中、西醫療外,另有吃特殊偏方,藥材很特別,需要冰冰箱,在精神療養過程中,感觸已減輕的冰寒氣又轉為加重,療養時兩手掌微溫,看完5分鐘後,手指又變冰冷,額頭也漸漸變冰涼。三指無形針輕按觸天柱、風池、風府穴,痛會順著督脈、膀胱經往前延伸到頭頂、前額、眼睛。右耳悶住的感覺比左耳重,左耳已不太有悶住的感覺。
在吃下特殊藥材後會拉肚子,幾天後變成下腹痛,半夜跑廁所會影響睡眠;特殊藥材有一味血腥藥材我認為很不妥,而且冰過的東西都有寒性,服用等於吃進冰寒,因此建議她不要再服用這個偏方。

25日療養後她覺得很冷,洗澡時以蓮蓬頭將熱水沖身體,水是熱的,皮膚是冷的,沖許久皮膚才有熱感。26日療養後,療養時會有溫熱,療養後手腳末梢、額頭在5分鐘後又變冰寒。「發寒顫」也是好轉反應之一,在過去,風、寒、濕氣由身體外部逐漸侵入,在精神療養中,則一次次由內部往體表驅趕,漸漸改善好轉,直到這些邪氣都驅逐了,才真正康復。

特殊偏方不吃了,有吃西藥,布丹持續吃,同一份萬靈丹味道再轉為酸味兼魚腥味。

3月2日腦波檢查正常,前庭神經有點失衡。療養前,前額有溫暖的微熱,手腳末梢較冰冷。療養時可以坐高椅子,頭頂看起,有溫熱反應,風寒氣已不到原來的十分之一,前額的風氣比頭頂多些,也比發病時減輕十之八、九。後背督脈、膀胱經的寒氣約剩十分之一,後背右側膏肓原來發作劇痛逆行的地方,寒較重些,約剩十分之二,前胸、上腹、下腹寒氣約剩十分之三。二腳的筋比以前柔軟,按壓也較不痛。

第9次療養,在療養十多分鐘後,看到後背督脈及二側膀胱經時,她的上身從頭部到臀部,開始左右微微規律擺動(調和左右平衡),之後幅度加大,持續到療養結束約20多分鐘,期間她閉目靜坐,鬆弛有如睡著。療養中前額反應痛了一下,痛覺很快就消失,右腳反應麻,寒濕濁氣往下走。這次是她療養以來感到最舒服的一次。

在身體狀況好多了之後,便銷假回去上班,仍有些不舒服,意志力及責任心可以調適克服,工作壓力大時還會出現頭痛,休息後就不痛,沒有頭暈了,工作緊張時耳鳴聲會變大。

3月8日做頭部核震檢查,有打顯影劑,頭部右側頂又出現偏頭痛。這次療養仍有反應出一些餘留的風寒,反應更多的是電磁波及顯影劑的灼熱,後背各經絡及前胸腹各經絡都有電磁波及灼熱等濁氣。看15分鐘後上身有規律左右擺動,幅度比上次小,看到腰椎下則轉成前後有規律擺動;看到臀部二側膀胱經、膽經,她感到兩腳麻木,讓她起身踢踢腳,原地踏步,消除腳麻。右腳比左腳麻,相對右頭頂的偏頭痛,膀胱經、膽經延伸到腳底,都是右邊比左邊濁重,是經絡病症的問題。膝蓋、膝窩委中、還有寒氣,兩腳底有寒濕氣,頭頂二側膀胱經還有風寒氣。

有做核震打顯影劑者,身上會有熱濁麻氣,這在看其他做過核震顯影的患者,都有相同的反應,安全劑量不影響健康,但物質的濁氣對氣場有影響,精神療養可以驅除,讓氣場更淨化,也可以多喝佛水吃布丹增進代謝。

看頭部時,頭頂內有痛了一下下,頭殼外也痛了一下子,兩眉、眼睛周圍痛了一下子,痛的時間都比以前少很多。看時耳朵會悶住,耳鳴聲加大,看完,耳悶解除,耳鳴變小。此時已好有十之八九,後續再吃布丹可以增補元氣,清除餘寒。

在第10次療養之後,她的症狀已好的差不多,也回職場穩定工作,便中止療養。推究她的病根,起因生活習慣的忽視,以及風寒濕氣久積成疴,平常洗髮後沒有及時吹乾頭髮,而是以毛巾包覆頭部,等頭髮乾,這樣的做法容易讓濕氣經由頭皮毛細孔與經穴入侵頭部,一開始影響頭殼外部經絡,造成經絡疼痛,循環不良,日積月累更侵入頭殼內部,影響腦循環及神經傳導,如在寒天,更加上寒氣入侵。此外,夏日要跑戶外,暑氣熱,回辦公室則吹冷氣,熱氣未散出來,冷氣又貫入,寒氣容易長驅直入,侵犯經絡,抵達內部;再來習慣腳邊吹電扇散熱,風夾帶冷氣的寒侵入腳部經絡,這些習慣會造成感冒,吃藥治療,通常抑制症狀,只治標,沒有自體內將風寒濕氣驅趕出來,無法治本;在這次發病之前,已有感冒,後來前往日本旅遊,可能受了冬寒,接著又參加跨年,連續受風寒,又未適度休息,新的風寒濕氣,加舊的積存身體內的風寒濕氣,負荷已達臨界,發病就呈現極大的症狀。

風寒濕氣過量及久積,會侵入經絡與神經,一旦侵犯經絡與神經,病狀就纏綿難治,經由循環系統侵犯五臟六腑,會造成臟腑的運作不良,形成惡疾,寒濕如果侵犯脊髓,損害造血功能,有可能會演變成白血病(血癌)。最近有療養一位白血病患者,全身盡是極重度寒濕氣,日夜大出虛汗,口乾無法藏津,大熱天,全身皮膚都是冰涼的陰寒,療養時驅趕出來的都是寒濕重濁邪氣,療養第5次頭部、頭皮開始有溫暖,二手的寒濁較減輕;第6次口開始生津,有些唾液,比較不乾燥,夜睡不再出虛汗,白日仍大汗,二手上臂有溫度,下臂仍然冰冷。除了療養,也請對方吃布丹及喝廿字蓮花水,第一次療養對方在掌光罩頂時,立即感到全身發熱,無形針與掌光所到之處,對方都能接收到正氣熱度,覺得舒服,而對方的寒氣之沉重,在前4次療養我的手都無法感觸熱暖之氣,第5次看到臀部仙骨、臀部二側膀胱經、兩大腿後面膀胱經,才開始感觸有暖氣反應,陽氣增強,氣血較活絡。

精神療養的純陽真氣,能驅逐各類濁氣,通氣活血,經由經絡、氣血循環系統,一次一次將身積內部的沉疴驅散出來,逐漸使身體機能好轉,陰陽二氣調和,回復健康。在療養的經驗裡,感觸仙佛菩薩所言不差,「有德者得之」,善德深厚的因緣深,功德水充足的感應大,好轉快,朋友的女兒本身是懂得行善之人,父母是佛門之人,平日都修有善德,雖不是德門中人,也時常護持我佛,善因善緣而有善果。

寒氣是百病之源,寒氣造成氣血循環不良,能產生各類疑難雜症,懂得在生活中加以防範,能避免許多疾病。當寒氣傷損健康時,醫療是一個途徑,更重要的是逐寒,只有把致病的各類濁氣驅出體外,清理乾淨,才有治本。

經歷了嚴重眩暈,會使人心理產生障礙,擔憂復發,對重返職場裹足,但一個正向思考的人,會積極朝向康復去做調適,責任心會撐起自己的意志,克服餘留的一些不適,投入工作,回到正常而充實的生活。要進一步說明的是,病關現前,  無形古佛的法門能助人脫離病厄,但心理的障關則要自己的勇氣去解除,缺乏踏實的勇氣,走不出自己的障礙,疑心生暗鬼,那麼心病就會一直存在,無法開闊。所以,天助,而後人需自助,病要好得透徹,得需加上自己的力量。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1686
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