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期 婆婆逝後的安祥容顏 口述 / 溫梅玉       撰文 / 翔荷

 一O三年六月二十四日,婆婆走了,這次送到彰基醫院是因為她有點喘,檢查後證實有感染,白血球高,住院半個月,每天都做檢查,但她能吃能睡,狀況感覺都很不錯。

婆婆臨終當天,兩位女兒在病房內陪伴她,到下午才離開,隨後我忙完生意的事務,到醫院去看她,見她睡著,便詢問看護了解婆婆的病情,不到五分鐘,婆婆突然張開眼睛,向我看了兩遍,隨即閉上眼睛,安詳的離世了。我請看護去找護士,然後很鎮定的抬高自己的手,手隔空從婆婆的頭部到腳部以無形針及掌光幫她趕趕濁氣,同時一直唸廿字,趕了十多遍,醫生和護士來了,確定她已經去世了,很安詳的樣子,也不用急救。聽看護說婆婆睡了二日,等我有空去看她時,她竟張開眼看了我兩次,好像是在等我一般,等著要看到我才離開。

將婆婆的大體接回家中,安排好後,家人發覺婆婆的臉相氣色變的非常好看,比生前還要好看,都感覺到奇妙與安慰。彰基離住家很近,車程約五分鐘,婆婆氣色的改變,快又明顯。

婆婆住院的期間,我們請到的看護是位中年婦人,她很細心勤勞,每日幫婆婆擦淨身體,還幫她按摩,又會陪婆婆聊天逗她開心,將婆婆照顧得很好,婆婆每日都笑得很開心。婆婆往生當日,有慈濟志工輪班來家裡幫婆婆助唸,從下午到晚上十點,輪班助唸八小時,共有一百六十多人助唸,志工非常整齊而有效率,前一班唸完,後一班接續,唸完就安靜離開,家屬不必擔心該如何接待,可以專心處理喪事;隔天又有十多位慈濟志工的幹部特地前來上香,說要看看吳麗珠的母親,還有二十多位慈濟人來參加告別式。

小姑吳麗珠長住瓜地馬拉,是慈濟志工,幾年來全心投入志業體,在我們親人都陸續移回台灣後,她仍然堅持要留在瓜地馬拉,為的就是要做慈濟。這次婆婆往生了,她也沒有回來奔喪,因為她要是離開瓜地馬拉,志工的職務就會停擺,雖然小姑沒有回來,但是卻有許多慈濟人來為婆婆助唸,來弔唁,這都是小姑全心投入海外志工的用心,替婆婆造來的福善因緣。

婆婆生前沒有特別的宗教信仰,我皈依天德聖教  一炁宗主之後,婆婆也曾獲得  師尊慈悲的庇祐,婆婆往生後,德門的同道也有多人特地安排時間,來為婆婆虔誦天德聖教真經,我們為人子女、兒媳的,雖然在不同的教門,但都為婆婆植下福緣。

二十多年前,婆婆頭部前額血管中風,彰基醫生說這種類型的中風,會全身癱瘓,要有心理準備,想到婆婆又高又胖,如果癱瘓,照顧起來也要二個人抬,才能翻身,我內心很擔憂,想盡辦法希望能將婆婆醫好;有人介紹一位中醫,有藥方可以治,藥方很貴,我買來給婆婆吃,吃幾帖之後,有漸漸好些,我也祈求  師尊保祐,也捐錢給佛堂為婆婆植福。婆婆好到可以用助行器,撐著自己慢慢走,感覺那帖中藥是有效的,可是再繼續吃,就碰到瓶頸了,沒有像中醫說的,可以好到手放開助行器自己走,而同樣這一帖中藥,有一位同道的婆婆也吃,卻沒有療效,只能癱坐椅子上,生活起居都要人照料。

婆婆卡在瓶頸,沒有再進步,便建議她去寶光殿佛堂給陳幸好老師看病,佛堂離住家很近,當時婆婆自己撐著助行器慢慢走路去佛堂,找陳老師看完後,就可以不用助行器,自己走路回家,身體狀況好很多,雖然有些不完全,但行動可以自理。有一次台南念字聖堂老師(大覺導師秦淑德)來彰化寶光殿,婆婆跟老師說,為什麼她那麼久了,都還沒有全好,老師告訴她:「妳本來是要全身癱瘓的,能夠這樣,已經很好了,  師尊保佑了。」

二十年來,婆婆很少感冒,還曾到瓜地馬拉小姑那裡住了一段時日,因為婆婆行動方便,我也能專心忙碌生意上的工作,有空則護持佛堂。看到婆婆往生後安詳的好氣色,讓我們安心,也因為婆婆高齡善終往生,我們也不哭泣,而是寧靜的唸廿字、唸佛號,祝福她。感恩佛菩薩,也感謝那麼多人為婆婆祝福。

附註:
籌建凌雄寶殿時,彰化寶光殿暨彰化天德教教會,合計近七百萬存款,經會議議決,全數捐給凌雄寶殿興建基金,寶光殿多年積存的十方善款,都用在護持凌雄寶殿的興建,凌雄寶殿建成後,寶光殿併入凌雄寶殿,人力及資源全力護持凌雄寶殿;梅玉當時為婆婆捐出的善款,願力都匯入了興建凌雄寶殿,佛菩薩予人的無形庇佑,也處處為興建人間凌雄寶殿預做籌款,啟發十方善信,神人合力,完成人間凌雄的奠基。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1538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