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期 感恩生命中的貴人(之一) 感恩生命中的貴人(之一)
文 / 王秀秦

從小家境貧寒,記得大概五歲時,依現在看來可能是百日咳,我和弟弟二人整天咳個沒停,尤其晚上更是整夜無法安睡。可憐母親睡在二人中間,左手拍他,右手拍我,有時來不及拍,就好像馬上要斷氣了非常痛苦。讀小學時,每天都要向醫務室報到,打肝經B12,那是一種粉劑的藥,另加一罐液體的藥劑,混和在一起後打肌肉。那種針非常痛,我當時很瘦,二個手臂輪流打,打完後,要用力揉,那時小,不懂得要用力揉,時間久了二個手臂硬得像石頭一樣,針頭扎下去,都彎了。護士說,妳看,針頭都彎了,一定得換打臀部,我說什麼都不肯,比起打肌肉好太多了,只是痛而已,倒不是我不怕痛,也不是我勇敢,而是沒有商量的餘地,不打怎麼辦?認命了,一直到小學畢業都是如此,誰要我身體不好,另外還有飯前藥,飯後藥,那藥不是一顆二顆,而是一把一把的。初中入學考試,那天考三科,最後一科沒考完病在考場,因為眼睛突然看不見,出現好似閃電的白光,接著一邊的太陽穴處疼痛,痛得眼睛睜不開,一直流淚,全身無力,定要臥床,最後嘔吐,吐到黃疸水都出來,苦不堪言。

初三時從未一星期上過六天課,因為每個星期都會生病臥床,我的老師要我休學,我不肯,因為家境無法讓我多晚一年畢業。畢業後家父要我改讀雄商,我大哭,因為從小非常討厭算盤,去念高商需整天與算盤為伍,真的痛苦死了,但家教森嚴,父母說話沒有任何反駁商量的餘地,即使吃了熊心豹膽大哭說這輩子就是不念書也不念雄商,也是白說白哭,毫無迴轉餘地,只得認命吧!雄商三年每天早上醒來想到要去學校,心中悶得喘不過氣來,日子痛苦極了。

民國五十二年畢業後,我又犯了口業,我以為可以起死回生把算盤丟掉,我說畢業後,第一件事就是把算盤扔了,這輩子再也不要見它、碰它,沒嘴打嘴的,這把算盤從畢業到退休跟定了我,從事的工作都與它有關。母親告訴我一句話,至今都不敢忘記,她說:「寧可吃過頭飯,不說過頭話。」什麼是過頭話?就是說話時不用腦袋,不考慮後果,脫口而出,信口開河,就像我一樣,現世報,今生當場應驗。所以說話時可不慎歟!可不懼歟!這口業太可怕了。

民國五十四年七月家父過世,母親有嚴重的高血壓、心臟病,我是家中長女,唯一的生產者,一個月的薪水五百二十元。那時一個弟弟讀高二,一個弟弟念初二,小妹剛考上高雄苓雅國中,放榜一星期,家境如此,父親入殮時眼睛都沒有閉上,他不放心我們,他怎麼放心得下。家中可說是沒有隔宿之糧,母親不准妹妹讀書,要她去高雄加工區做童工,我跟母親說,我們上無片瓦,下無立錐之地,現在她這麼小,正是該念書的時候,如果不讓她念,她將來就注定當一輩子女工,爸爸要是還在,再窮也要供她讀書,我們省一點,一定要供他念書。母親被我說得無言以對,她最後說家裡沒錢,要供妳供,我們四目相對,我很堅決地說,好,我供。母親說,是你說的,妳供。我說,是我說的,我一定做到。從那一刻起,我就告訴自己,不論在哪裡,什麼時候我說出去的話一定算數,絕不食言,不能言而無信,是我一生秉持的原則。

民國五十五年夢見去世的父親回來,告訴我,他幫我安排了一個工作,就在這幾天會有消息,要我留意。果然第三天我就進了公家機關,薪水一千三百元,母親說你爸爸不放心我們,他怎麼放心得下呀!我當時的感想是我們每個人都有列祖列宗,誰都會關心自己的後代子孫,這是天經地義的事。看到別人有難,本就應互相幫忙,而不是漠不關心,甚至看人笑話,人家的祖先可是會不甘的,自己的良心會安嗎?

民國六十年九月妹妹省立雄商畢業,只上了二個月班,家母中風,那個年代我們沒有能力請人照顧,也沒有聽說去哪裡可以找到人幫忙照顧母親,感恩妹妹辭去工作在家服侍母親,我才能專心上班,維持家計,小弟為了體諒家中困境,去考陸軍幼校,再就讀陸軍官校,從事職業軍人生涯。

民國六十三年經同事介紹,認識了天德聖教,第一次見到廿字,一股說不出的親切感動,世上怎麼會有這個完美的教義,這是什麼樣的宗教,一直反覆不停地背誦這二十字,太美好了。母親行動不便,時刻都離不開人,我在家守看母親,就要妹妹跟著這位長輩去台南念字聖堂﹐她回來告訴我,這佛堂是一位媽媽在主持,她有三個小孩,我一聽好高興,是媽媽的佛堂,太好了,又有小孩,更棒了,一定是一位慈祥又有善心的佛菩薩。後來經老師(大覺導師秦淑德)悉心的安排,我們在念字聖堂隔壁租了一間房,帶著母親住下來,事後聽白皎道長說當初有人反對我們住下來,是鎮壇佛普賢菩薩留下了我們,感恩  師尊護佑成全,衷心感恩普賢菩薩恩惠,當年我們在念字聖堂皈依,那時佛堂興旺到無法形容。

佛殿在二樓,每次回佛堂人都興奮得要飄起來了,星期六下了班,趕搭火車回佛堂,有一次火車已經啟動了,追著火車跑,被人拉上火車後,喘得上氣不接下氣,心臟狂跳,一直到了左營還在喘大氣。終於抵達台南,下了火車,轉車進去,下車後還要走一段羊腸小路,遇到下雨二腳泥濘,很狼狽,我幾乎是用跑的衝進佛堂,希望早一點見到親切慈祥的老師。上佛殿參駕,見到  師尊的聖像,那時佛殿供奉的是  師尊空中顯相的黑白聖像(照片),感覺  師尊眉開眼笑好歡欣,感動的淚水不停的流下,感覺  師尊笑我也笑,又哭又笑,像個傻瓜,好幸福,真像是遇見千萬年來最至親的人。(待續)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2225592
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