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期 宗教大同推進問答(之一) 宗教大同推進問答   (之一)
釋解:吳鳳凰

宗教大同推進社問答
無形居士答客問
門人王若虛、周一民筆錄(民國二十四年仲秋月初印)
 
緣啟
 自有世界以來,即有哲人突起,倡學以為眾生命脈,在歐洲者,則有蘇格那地 為哲學之鼻祖,在我國,則以伏羲氏為鼻祖,他們皆是應運而生,并非偶然之事, 這兩個人的歷史,都有五千多年,世界上一切學說,都根之於此。初無宗教可言 ,繼而軒轅氏出,教人嫁娶,是謂之德教。於是乎乃有多神教、一神教、婆羅門 教、拜天地教、拜星辰日月教而出。在二千九百餘年以前即有佛教,二千四百餘 年前即有儒教及道教,一千九百餘年前有耶教,一千餘年前有回教,各宗教初皆 無門戶,後因人因地而起門戶,因門戶而起論爭。蓋宗教者,乃以教人了生為主,慈悲為本,有爭則慈悲者鮮矣,此乃各宗教大不幸之事也。

本社欲消滅爭端,乃有宗教大同社之組織,宗教大同社者,乃取各宗教正義而成之,與任何教皆無牴觸,佛教所謂無人、無我、無眾生、壽者相,即是這個意思。佛無不慈悲,夫佛者,又非定名,乃一圓名耳,是何以故?即道之所謂大道無言,大道無言,恍兮惚兮,其中有物,不可言名,勉強曰道,佛亦是這個意思。比如我們這個世界,沒有人以前,自然是無名的,在那一個時候,要來取一個名字,把人叫做樹,未嘗不可,把樹叫做人,亦未嘗不可;男以女易,女以男易,又未嘗不可,所以本無定名,又何有定據?既無定據,何有成壞,既無成壞,何有是非?佛云不住因果,輪迴與我何關,若此者,是則清靜,清靜者無二,有二即非,今日之錯,乃有二之所致也。有甲教,必有乙教;有天主教,即有福音教,又有真耶穌教;有漢學,即有宋學;佛教當中,分出淨土宗、密宗、天台宗、律宗,種種宗派各別;道教有莊子、有老子、有龍門派、有天師派,種種派名難分。有云甲教高,有云乙教好,巧立名詞,使我們後人難分難解,又不知何教可以得其究竟,又不知何教可以了脫生死,祇好隨緣,大海茫茫,乘一葉無舵之舟,任隨飄蕩,如此者,使人浮沉於苦海之中,而無到岸之時。

本社組織,乃與之一條直徑,是何以故?道無正邪,法無是非,行之於正則正,行之於邪則邪,又何待言歟!聖人傳教,決無害人之理,豈有正邪傍門之分耶?地域不同,種類不同,方言不同,然而其原性又無不同也。是何以故?人類物類,無不好生惡死,於中可見性之同也,性既然同,豈仁心有不同之理。離仁心則反乎生理,既然反生理,則世界消滅矣!

今日之世界,欲設法挽救,使不至於消滅,自非昌明道學不可。道學利生,形而上者也,器學易死,形而下者也,兩者相近,必有論爭,由論爭不已,以至於械爭,如昔之教戰,死人豈少哉。研究道學之人,尚且如是,研究器學之人,又當如何?今敝社不揣冒昧,倡立宗教大同,乃具消滅教爭之悲憫心也,我們各宗教家,果能體貼各教教主慈悲的心,大家把門戶開放,廣闡真義,喚醒眾迷,同登天國亦好,同登極樂亦好,總之意欲彌補將來宗教戰爭以及人類戰爭,此之謂大慈大悲之心也。
 
釋解:
德藏經‧天德論藏《宗教大同推進問答》,原為《宗教大同推進社問答》,內容乃「無形居士」回答客眾的提問,由天德門人王若虛、周一民筆錄,於民國二十四年仲秋月初印。

「無形居士」即是天德聖教創教  師尊蕭大宗師昌明夫子人間行道寄跡之別號。蕭大宗師昌明夫子本是眾香妙國佛王,為挽救三期浩劫而應運倒裝人間,於民國前十八年(西元1894年)投生於四川省普慈(今四川省樂至縣)。眾香妙國佛王住於先先天(在無形之外),乃無形長者(無形道祖)之先天分靈,是眾香佛王,佛中之聖,也是領命奉旨臨凡普度眾生,由先先天一降入天,再由先天降入塵世,又自塵世降入幽冥,意想普度九幽,度化幽冥為淨土。

眾香妙國佛王無體無形,是十方三界眾香凝成而為國、為體、為一切,居於無形之外,以彩雲為華蓋,以異香為國土,因見三期浩劫恐致天地覆滅,不忍心久住香國,捨去香國佛王之尊,倒降入天、入世、入幽冥廣度眾生。

妙香佛王凡體之蕭昌明於六歲時,不能受紅塵之薰氣,想要返回本位,無形道祖恐三期浩劫因此難以挽救,所以設法挽留善勸,於妙香國佛王離開凡體返天之際,一番妙法周折,勸解佛王回心轉意,回陽附體,片刻之間,陽世已經死去三個時辰因而再復活。

無形道祖勸解眾香妙國佛王返回塵世,持續挽救三期浩劫普度之志,並加叮嚀:如果以佛王之名周遊,必然招致無知眾生毀謗,若是用俗名周遊,世上必然無毀謗之事,不如改名為「寄塵僧」。回陽後第二日半夜妙香王私自離家,開始周遊各地隨緣普度,依照無形道祖所教,逢人自稱「寄塵僧」;於還陽後離家背鄉的第三日夜晚一更天時,無形道祖化境引導妙香王,無形道祖化身為一老人牽他至家中住一晚,隔日早飯之後,二人談話,無形道祖指點妙香王一個生生不已度人的妙法,方法便是在將病人的病治好時,乘機勸化對方務須實行「忠孝仁慈」四個字,這四個字是天地間大道,眾生如果實行這四個字,罪孽就會減少,身、心、意有所歸宿,以這個法子度眾生,弟子再依此去度人,世世相傳可以生生不已。

三期延康大劫,無形道祖不惜至尊之身,不畏紅塵之苦,願臨運降落塵濁以挽災救劫、度化眾生,道祖在指點妙香王治病度人,運用「忠孝仁慈」四字普化普度挽災救苦之前,著令玄德光王佛到靈霄寶殿查看天案,有何姓氏可以借體安身,玄德光王佛請天樞佐相檢看天冊,天樞佐相說普慈有德之人蕭可以借身,無形道祖(無形長者)即臨凡借體,所借之體就是眾香妙國佛王倒裝人間時年六歲的凡體蕭昌明。無形道祖借身之後,一靈借體,一靈仍然返回太微輔助上界,靈來時是無形道祖元氣,道祖靈軀與妙香王蕭昌明凡體相併,有道祖之靈氣與靈通,道祖之靈離開時,仍然是幼童孩子的本性。因這段因緣,妙香王蕭昌明別號「無形道人」、「無形居士」。

《宗教大同推進社問答》緣起,無形居士說明宗教大同推進社的願力,要將慈悲心由個人推廣到世界萬類性靈全都成佛。世界萬類性靈都有明覺本來的佛性,各宗教本來也沒有門戶的分別,卻因為地理環境不同、語言不同、人種不同致生門戶區分,存有自己優良別人低下的色相偏見,因這色相而掀起論爭,以致遺忘宗教都是以慈悲為本,教人了脫生死為主;宗教如果陷溺於論爭,就會缺少慈悲心,成為宗教不幸的大事。

無形居士蕭昌明大宗師取各宗教正義組織宗教大同推進社,講道、說法、治病、度人,推進宗教本來一家,無人無我之分別,唯有慈悲,所以跟任何宗教都沒有牴觸,而能融會五教(儒釋道耶回)精華,給大眾一條直通覺明、上登天鄉的大路。

道學本於仁慈,有利於萬類性靈生生不息;器學容易推向死亡,如無仁慈,所發明的器械、彈藥,運用在征戰上,將會招致死滅。道學與器學有相近之處,論爭不休就會發展成械鬥之爭,歷史上為宗教掀起的戰鬥,犧牲而死者不少,講慈悲的宗教都這樣了,沒有道學修養,專門研究器學的人豈不是更危險。蕭大宗師昌明夫子具備消滅宗教論爭的悲憫心,提倡宗教大同,期望各宗教家體貼各教教主大慈大悲的心,放開門戶,廣闡慈悲真義,盡力彌補未來的宗教戰爭及人類戰爭都不再發生。
 
參考書目
  1. 天德論藏《宗教大同推進問答》
  2. 《局外禪音》上集
  3. 《一炁宗主談經》入塵章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2747316
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