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期 趙姊姊與大覺導師的道親因緣 文 / 胡鳳鳴

我的母親大覺導師(秦淑德)已過世14年了,我不知道大家對她老人家的印象還保留多少,首先,我承認自己沒有像以前因為無法接受她的離去,讓自己的生活一直沉浸在悲傷難過的心緒裡,變得很憂鬱,還好在工作中遇到一位很棒的心理諮商老師,她讓我心裡的枷鎖慢慢的放下,在悲傷憂鬱的過程中我常祈求佛菩薩及我的媽媽,至誠祈求也讓現在的我變得更堅強勇敢和柔軟。

大覺導師在世時視弟子們如廿字大家庭的親人,慈悲關愛我們的一切,還為我們留下聖佛的教法和建立了莊嚴的凌雄寶殿,相信大家和我一樣對大覺導師都是充滿了溫馨感恩吧。

隨著自己的年齡增長,會愈來愈模糊了對母親的記憶,因此,我想用我拙劣的筆尖,爲媽媽皈依廿字、尊佛奉道度人度物珍貴的事蹟留點紀錄,分享這些美好的記憶和她慈悲喜捨的行誼,讓大家重溫大覺導師的悲憫心和  師尊一炁宗主普度三界的聖蹟。

我以小品的方式來敘述,文章內容因為是真人真事,我也會先徵詢對方是否讓我以真實姓名呈現,不然,我則用化名做陳述,每次以一則事蹟透由憶念為分享的內容,由憶念大覺導師奉道的行誼來增加我們的福慧資糧。

首先我以趙姊姊與老師媽媽的故事開場。趙姊姊年輕時曾因感情的事重創她的心靈,這一件情傷讓她非常難過,她把心都關閉了起來,變得不太與人接觸,行為上也出現一些異常的舉動,有一次甚至喝下澡盆的髒水,好幾個大人拉她,都抵擋不了她力大如山的反抗,此事在同眷村中談開,鄰居聽了無不嘖嘖稱奇,後來因為同村中有位長輩是我們天德門人,更與大覺導師熟識,就跟趙姊姊的父母說起,因緣就此而至,趙姊姊的母親帶她到台南佛堂治療,大覺導師與那位外靈(山精飛禽)進行協調,許以三天經功達成共識,化解了這段孽障。

那時我才上國中,如果老道友有印象的話,還記得裕農路的老佛堂,有二幢房,一幢是當佛殿,療養、燒布丹用的;另一幢樓下是餐廳和廚房,樓上有三間房,媽媽一間,哥哥一間,我和毛姊一間,遇有誦經或法會時,來自高雄或其他各地的道友們人很多的時候,我們小孩就會被安排到其他在台南市的道友家住,我住過宋媽媽(林阿絨)、李媽媽(陳秀珍),黃媽媽(劉完妹)、黨媽媽(黨義軍家)和李建秋阿姨家,其他需要長期治療的長輩們就在附近又租了一間房子供大家使用。大覺導師剛開始辦道時非常艱辛,在那個時期有參與過的老道友們應該都還留有印象,物質很簡陋,互相關懷協助卻很溫馨。

趙姊姊因為病情在佛堂住了一陣子,不是很長的天數,康復後的她回到工作崗位上班,大家見證到佛菩薩神威的護祐,她好得非常快,也許就因她見證到  師尊廣度無邊的佛法和媽媽的慈悲,日後終生仰敬  師尊聖佛,視大覺導師如母親一般孝敬。

上班的日子趙姊姊無法來佛堂,但只要遇到假日她一定會來,佛堂搬到小東路後,我們常常一起睡在一個通鋪上,趙姊姊是位非常漂亮的姊姊,說起話來就如山東大妞一樣豪爽,做事俐落又很肯學習,很討佛堂裡執事的叔叔伯伯們的喜愛,也不談人是非,更不會離間師兄師姐們的情誼,非常有正義感,我的母親很喜歡她,因為她除了對她點道皈依廿字的老師(大覺導師)有恭敬心外,還以孝行承事她的老師,這也是我在她身上發覺到的亮點。

先說恭敬心,她遇事一定稟報她的老師,徵詢老師的意見,對老師的話也未曾有拂逆過,還經常陪著老師南北的跑道場,就像侍者般承事她的老師。

再說孝子心,老師生病期間,我們子女不在身邊時,她就代替我們為老師送湯服藥,也經常逗老師歡喜,常帶老師出國旅遊,我的媽媽常說:「我們不如她般孝順」。我記得每次出國,趙姊姊會貼心的為媽媽準備好外幣及幫忙整理她的行囊,讓她的老師不必費心這些煩瑣的小事;老師媽媽歸空前最後一段期間,我與趙姊姊輪流在醫院陪伴,她怕媽媽吃不慣醫院的伙食就夥同陳姊姊(陳桂妹)每天為媽媽變化餐食,還每天醫院、佛堂的來回奔波。她能這樣承事她的老師,以弟子相來說,真的具足了  師尊稱讚她的:尊師長。我見到趙姊姊為我母親所做的點點滴滴,都讓我非常感動,看到她為媽媽所做的一切,也讓我這一生視她如親姊姊般愛戴和想效仿學習她的心。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4180922
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