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期一版 大奸大詐偽忠信,明瞞暗騙是王莽 【信字心花故事集】  將騙謊心換個信心

                 
 文  南山耕田

        王莽是漢元帝的皇后王政君的姪兒,在漢元帝去世,成帝即位時,王皇后成了太后,外戚王家得勢,王莽的伯叔輩們,大都封侯做官,王家人因此專橫奢侈,互相比較闊氣,只有王莽為了收買人心,裝得十分謙恭儉僕的樣子,連妻子的穿著都跟僕人一樣。
        成天抱著書本苦讀的王莽,顯得很勤學,並且用心服侍生病的伯父,大臣們都紛紛讚揚王莽。成帝賜封王莽為新都侯,王莽不但不驕傲,反而待人更加恭謹,他虛心向學,待人彬彬有禮,孝順長輩,又撫養長兄的遺孤,處處無微不至,聲譽因此鵲起,得到朝野一致的推崇,大臣們再度推薦他擔任大司馬。
        漢成帝沒有子嗣,駕崩之後,由定陶恭王的兒子繼位,為哀帝。哀帝起用祖母和母親家的家人,又寵信董賢,使得王莽的權勢被剝奪,王莽只得辭官,無奈地回到自己的封地,這時的王莽大門不出,在家安分守己的過日子。有一回,王莽的兒子王獲打死了一名奴婢,他大發雷霆,逼迫王獲自殺,如此大義滅親的假象,博得窮苦人家的認同。
        哀帝去世後,王太皇太后召見王莽進宮,再度恢復大司馬職位的王莽,掌握住朝廷大權。哀帝沒有兒子,王莽派人迎接九歲的中山王當皇帝,即位為平帝。只是個孩子的平帝,不懂國家大事,反成了受王莽擺佈的傀儡。
        掌握全盤政局後,王莽的聲望直線上升,他暗示手下,抓來一隻白雞、兩隻黑雞,假稱是塞外蠻夷進貢的,要朝廷比照周公的故事,加封他為安漢公,藉以表彰他安定漢室的功勞。當大臣們恭請太皇太后加封王莽時,王莽又假裝謙虛地說︰「安定漢室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請封孔光、王舜等人。」並且假意推辭,告病回家。大臣們到王莽的家裡勸他上朝,太皇太后也加封王莽為安漢公,此時王莽假意謙讓,推辭到最後,接受封號,但退還封地。為博取聲譽,朝廷每有什麼賞賜,他總是再三推辭,不肯接受,當中原發生旱災和蝗災時,王莽一家帶頭吃素,又建議宮中節省開支,自己再捐出巨款,賑濟災民,表現出憂國憂民的樣子,老百姓因此都稱揚王莽的義舉,將他看成是一位道德高尚的謙謙君子。
        平帝即位時,王莽不准平帝的母親衛姬搬到宮中和兒子同住,他擔心哀帝起用母家的親戚掌理政事,使他喪失立足之地的舊事重演,還殺害了平帝舅舅一家。不能與兒子同住的衛姬,即使思念兒子,也只能以淚洗面。王莽的長子王宇,痛很父親分散別人骨肉的行為,私底下想幫助衛姬,卻被王莽發現,結果被逼的自殺而亡。
        王莽奏請替平帝定親時,有一千多人推薦王莽的女兒,王莽再三推辭,謙稱女兒才德不足,最後又同意了。十三歲的平帝舉行結婚大典,大臣與地方官都寫奏歌誦王莽的功德,奏請太皇太后加封王莽,給予他最高榮耀。志得意滿的王莽位高權大,竟以周公自居,朝野也以周公待他,因而朝廷封他為「宰衡」,地位比諸侯更尊貴。
        平帝因為不能讓母親進宮,親族又被殺害,心生怨言,怨言又被王莽的心腹傳到王莽的耳中,憤怒的王莽決定除掉平帝。西元五年的臘日,王莽趁機獻上一背椒酒給平帝,不疑有詐的平帝接過酒杯,一飲而盡,突然間腹痛如絞,雖識破王莽在酒中下毒,卻已毒發病重。平帝病重奄奄一息時,王莽向蒼天禱告︰願自己替皇上死去,只求上天讓皇上早日康復。平帝死後,王莽假意大哭,十分惺惺做態。
        經過問卜看相,王莽決定選兩歲的孺子嬰繼承王位,因為皇上年幼,王莽利用許多符命,假說上天要他仿效周公,先行代理皇帝的職位。例如武功縣縣令在挖井時,發現一塊白玉,上頭刻著︰「告安漢公莽為皇帝」。藉此符令神蹟,似乎只有請安漢宮代替天子臨朝,才能上合天意,下符民心。大臣們建議讓王莽代行天子職權,太皇太后正式下令,命令王莽為假(代理)皇帝。王莽抱著孺子嬰在太朝祈禱,信誓旦旦說自己只是代行職權,將來一定交還權柄。
        「假皇帝」本來只是暫時代理皇帝,等孺子嬰長大後,再將權柄奉還,可是王莽卻是假戲真做,大量製造符命。一位臨淄亭長夢見天神對他說︰「假皇帝成為真皇帝」;高祖廟的守廟官員報告︰廟中發現一個銅箱,藏有高祖傳位給假皇帝的金策書。王莽拜受銅箱,他一心想當真皇帝的野心,再也按捺不住,虛情假意拉住孺子嬰的手搖頭嘆氣的說︰「唉!從前周公把王位還給了成王,我卻礙於天命,不得不當皇帝啊!」
        西元八年,王莽篡位稱帝,改國號為新。為了顯示新王朝的新氣象,他大刀闊斧,做很多更新的改革,雖然有些措施不錯,但是因為盲目衝動、憑空想像,紙上談兵的改革,搞到最後沒有一項成功。民心逐漸浮動,呈現不滿,王莽便想利用德高望重的讀書人來安定人心,但是有志節的讀書人看穿王莽的真面目,對他的行為感到不恥,就辭官歸隱,不願被利用而同流合污。
        有志節的儒生不願同流合污,太皇太后也不支持王莽,他轉而想向匈奴展現新朝的威風,隨意更換匈奴玉璽,將匈奴王貶低為臣下看待,惹怒了匈奴,單于侵犯邊疆,燒殺擄掠,被貶低的四境鄰國也紛起反抗,邊境居民擾亂不安,紛紛做起強盜。由於民生漸漸凋敝,官吏無能,全國燃起了反抗新朝的烈火。王莽末年,南方發生大飢饉,百姓為爭搶糧食,時常發生爭吵,王鳳、王匡,被推選為領導人,一時風起雲湧,七、八千人佔領綠林山的山頭,豎立起義的大旗。王莽下令進剿綠林軍,反被打的狼狽而逃,窮苦百姓加入義軍的越來越多。綠林軍起義的第二年,由樊崇所帶領的赤眉兵(將眉毛塗成紅色,當做標幟。)也在飢荒三餐沒有著落的逼迫下,起兵反抗,希望能度過災荒。王莽下令進剿赤眉兵,又遭遇全軍覆沒的厄運。
        當盜賊逐漸多起來時,迷信巫術的王莽,鑄造一個銅製的大熨斗,打算借助它的神力,平定所有的動亂,結果是完全無用;騙人騙慣了的王莽又誇說自己是黃帝的子孫,擁有龐大的軍隊,裝神弄鬼的恐嚇人民趕快投降,種種迷信造作,全被當成笑話。
        赤眉兵多數是受飢荒之苦的農民,和綠林軍一樣,都是為了生存不得不起事,然而只愛聽甜言蜜語的王莽,不能用心安撫百姓,苛刻的新政,使人民的生命、財產都失去保障,因而造成民心的大崩盤。
        失去保障的百姓早已苦不堪言,天候又異常,水災旱災肆虐,蝗災將農作物吃的一乾二淨,飢民把草根、樹根都吃盡了,極不得已竟易子而食,狠心的將自己的孩子和別人的孩子交換來吃。災民輾轉流徙,形成數十萬的流民抵達長安,負責救災的官員欺騙王莽,假說流民都有魚有肉可吃,自欺欺人的王莽,聽一聽也居然相信了,不曾親眼瞧一瞧有多少人餓死。自信英明的王莽,還以為百姓個個都生活的很好,無法警覺百姓已對他厭恨到極點。
        錯誤的財政措施,導致全國的經濟愈加蕭條,官員的薪水也發不出來,腐敗的官僚專走旁門左道,剝削、敲詐百姓,太師與更始將軍廉丹所率領討伐反抗軍的大隊人馬,紀律很差,沿途搶劫,比盜匪更兇,不如紀律嚴明,不擾傷百姓的赤眉軍,人民苦唱︰「寧逢赤眉,不逢太師;太師尚可,更始殺我。」隸屬王莽派令的大軍,被咒罵的連賊都不如。
        新朝的兵敗如山倒,沉溺醉夢的王莽仍不能省悟,他又聽信迷言,在劉秀攻下昆陽城的危境中,竟發奇想,要效法黃帝娶一百二十個妻子成仙登天的故事,派人搜羅美女,夢想成仙。為表示年輕,一個六十八歲的老人,將白髮和鬍子染成黑色,以掩飾歲月的痕跡,在外表上還存著欺騙世人的用心。
        昆陽戰後,新朝岌岌可危,王莽又仿效古書記載,率領文武百官到南郊痛哭流涕的禱告,祈求上天消滅盜賊,王莽自己猛捶心口,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又寫一篇告天策要陪哭的人背誦,能背告天策的人,還可以做官。無奈叫天不靈,叫地不應,即使哭的聲嘶力竭也沒有任何作用。
        已被漢軍逼的無計可施的王莽,赦免城中的囚徒奴隸,讓他們去打仗,且要求他們喝下豬血發誓效忠,不然會被土地公打死,然而眾人只把王莽的話當成胡言亂語,成群的囚徒,一過渭橋,立刻一哄而散,沒有人肯為他賣命。漢軍順利的攻進長安城外,將王莽祖宗、妻兒的墳墓挖開,燒掉了棺木。即使火燒眉睫了,王莽不見絲毫悔悟,大言不慚地盜用孔子的話︰「天生德於予,漢兵其如何予?」自稱天命讓我當皇帝,漢軍又能把我怎樣呢?
        坐擁多年聚斂的金銀財寶,王莽十分不捨地等待奇蹟,未央宮被漢室燒毀時,他死抱著符命和銅熨斗往漸臺走避,不料在漸臺被逼的走投無路,最後被商人杜吳一刀殺死。漢兵一聽說王莽死了,紛紛跑過來,砍下他的腦袋,拆散他的骨頭,刮下他的肉剁成肉醬,首級被送到宛城,懸掛在城門上,被老百姓拳打腳踢,還有人割他的舌頭下酒,痛恨他平時靠嚼舌根,講空話騙人,害慘百姓。
        當了十八年真假皇帝的王莽,死的支離破碎,極度悽慘。
        外裝誠信,內藏奸詐,可說是王莽心機很重的寫照。王莽心機之深,可以虛偽三十年,由漢元帝立王政君為皇后,經歷成帝、哀帝、平帝、孺子嬰,直到篡漢成為真皇帝,他以偽裝文飾的巧妙手段,欺瞞世人。很謙虛,以假裝謙虛有禮沽名釣譽;很儉約,以假裝樸素節儉憂國憂民;很會哭,以賺人熱淚的哭泣假裝他的同情心;很會禱天,以謀奪帝位的野心,假裝對天的信服。
        總括王莽一生所作所為,十足偽善,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裡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虛言詐語,雖然說的十分動聽迷人,畢竟只是為了暗奪權位,矯揉造作出來的身段,做的只是表面功夫,用意卻在騙取他人的信任,藉機獨攬權柄。一個人可以欺騙世人三十年而不被明顯察覺,真是不容易,如此深沉的心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當他為顯現同情災民時,可以吃素,可以捐錢獻地,顯得多麼有仁義之舉,但是情勢對他不利時,他也可以逼死長子王宇,毒殺女婿平帝,虛情假意終究是掩藏不住的,當假的那一面逐漸暴露出來時,人們也就認清楚他的真面貌,等到朝政被他搞的民不聊生時,則怨聲載道,落到眾叛親離的惡境。
        欺人至甚的王莽,且敢欺天,分明以椒酒毒害平帝,卻還假裝對天禱告,要替平帝去死;分明要當真皇帝了,卻還假裝抱著孺子嬰去太廟祈禱,明明沒有信實的道德,竟敢自比信實的周公,連古聖先賢他都想利用。
為人如果不誠實,忘恩負義的事便輕易做的出來,王莽是姑母王元后一手提拔的親侄,靠著這層裙帶,博得名利高位,然而他還是背棄漢朝了,一旦撕下仁義的假面具,立刻是忘恩負義的真野心。
        宗主言︰「吾人欲修其道,必於信上著手,蓋信義立,而道自在矣!」人言有信,正義具備,天地之道自然在其中。信口雌黃之人,難以效法天地正道而行,一方面想藉天意奪位,另方面本身沒有信實,他所得到只是迷信。因此王莽即使當了真皇帝,舉政措施朝令夕改,一如他反覆的個性,弄得百姓苦不堪言。假借天意欺瞞世人,然而天不從人意,連年災荒,官逼民反,銅熨斗燙不平人民的憤怒與反抗,進剿赤眉的大軍,一出師便遇上傾盆大雨,成了「泣軍」,人民戲謔是為他們送葬而流的眼淚。假仁義而真無情的王莽令人如此痛恨。
        騙別人容易,騙自己困難,世人受王莽愚弄數十年,被他極高明的騙術騙的團團轉,等王莽的權謀機心,露出尾巴來時,過去一派忠誠信實被眾人歌誦的美德,分崩瓦解了,於是他再也無法假裝欺騙,而人民終於清醒覺悟。人說聰明反被聰明誤,王莽正是這樣的人,他原可以如同周公一般作為,可悲他不如周公忠義信實,只是外裝誠信,內懷奸詐,別人雖一時受他的愚弄,遭遇傷害,終究會知道他的虛假,最後王莽愚弄的是自己,傷害了自己;他自欺欺人,自棄人格,下場悲慘,祖宗妻兒受他連累,自己也死得支離破碎,種種慘狀,來自於他無信「心死」的禍害,既辜負於心,又辜負於天,怎能不受自欺之害?
        大奸似忠,大詐似信,信、詐只在一線之間,分辨需要智慧,智慧可免愚弄,智慧可避其害。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47070
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