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期 王笛卿夫子無形針經穴治療解說光諭(之九) 王笛卿夫子無形針經穴治療解說光諭(之九) (續117期一版)
解讀 / 吳鳳凰

    民國六十二年癸丑歲農曆二月十八日寅刻
無形古佛  諭乾坤諸子:
    昔年示諭,醫疾正心,口無言笑,耳無聽聞,凝神聚氣,合一無形,誠遵此訓,奇效奇靈。男不醫女,女不醫男,尤要分明,世無魯男子,更無柳下惠人,事關重要,務宜切實凜遵。


解讀:
民國五十五年三月、五月, 無形古佛曾有諭示:醫病時心念要端正,口不要談話說笑,耳朵不要聽周遭的聲音,凝聚精神正氣,如此氣不分散,而與無形護法神合一,能真誠的遵守這樣的訓示,就會有奇妙的效力靈驗。  古佛再次強調說明,男女有別,分別醫治,防止色心擾亂,損德敗道,事關個人修為及教道聲名,至為重要,務必切實嚴謹遵守。

    三月二十一日丑刻
無形古佛  諭乾坤諸生等:
    為人醫疾,心本精誠,如何精誠,莊嚴肅敬,聚氣凝神,一心不亂,口勿言,耳勿聽,眼毋他視,心、目、手注在疾患之起點醫治,如斯神人合一,浩然剛正炁氣光明,逐邪輔正,神效奇靈。時間尤須貴重,午、酉時,務宜養正培元為要,重風濕病,准予所請,近身醫治,手指不可過重,輸正氣,活血通經,疾病自然漸漸減輕,三指除人疾,一水起沉疴,勝昔扁鵲,再今華陀,希諸子,切實奉行,此諭。


解讀:
針對精神治療法門的遵行,與規矩的奉守,聖佛、菩薩、仙真多次詳述,諄諄告誡,但人心總是有自己的變化,行為常要搞「創意」,自生他法,致使不能謹守戒規,一再犯錯,尤其接觸外法,又將外法混入,衍發亂象,療養失效,而敗累精神治療寶貴之法門。

精神治療法是天德聖教  師尊無形古佛獨創四千年未有醫病治世之法門,救世、濟人、利物,陰陽皆能受惠,無形中有諸佛菩薩、聖賢仙真眾多護法,非賴個人己力,因此為人醫疾,展現的是廿字仁慈的精神,並非舞弄虛幻的通靈。

為人治病虔誠之心在於莊嚴肅敬的舉止,會聚正氣專注精神,口不說話,耳不聽聞,眼睛不看其他地方,做到心念專一而不分散,心到、眼到、手到,心、目、手凝聚集中在病人疾患的起點予以治療,這樣人的精神、正氣與護法神的精神、正氣合而為一氣,純而無瑕缺的浩然剛正炁氣光明,足以驅逐邪氣輔助正氣,有如神助的功效奇妙而靈感。

治病時間的把握很寶貴,不要拖延,午時(正午11點至下午1點)、酉時(下午5點至7點)這二個時辰,不為人醫治,務必靜心休息,培養正元之氣。為他人療養者,雖然有護法神護持醫治,仍會損耗自身元氣,或觸染濁氣,因此有慈願為人療養者,自己本身要注重養正培元,作息正常,飲食適當,不虛耗元氣,則可保養精氣神之健全。

重風濕病患者,雖准許無形針可近身醫治,但三指無形針觸身不可用力過重,無形針按觸患者重風濕之處,微微施力而讓正氣自然輸入,使血液循環通暢祛除淤血、氣悶,疏通經絡,血氣循環暢通,重風濕症狀自然會漸漸減輕。

三指無形針能去除人的疾患,佛水可以使宿疾、重病好轉、痊癒,會合人仁慈之願與神佐助之功,回生起死,勝過春秋戰國名醫扁雀,如同東漢名醫華佗再世,切實遵奉諭示的教導去做好,才能見證奇靈神效。
 
    七月二十三日卯刻
無形古佛  諭乾坤諸子:
    一年在於春,一日在於寅,日出而作,朝氣清明,生焉、興焉、發焉,諸乾坤弟子,真誠行大願,來會服務,宏揚道化,推廣廿字,德育群人,普救災氛,立功福己,立德留後,可喜可欣,希每日早早到會,免得病人久待,而斯午刻亦可培元養正也,是囑,此諭。


解讀:
六十二年,師公王笛卿夫子住世期間,精神療養研究會會務興隆,每日前來療病的患者眾多,  無形古佛欣喜弟子們有大願力心,義務到會所服務,濟人利世,立功造福自己,立德福蔭後代,同時希望弟子們把握一日早晨朝氣清明、興盛、蓬勃的美好時光,早起早到會,以免讓病人等候太久,早一點看完病人,正午時刻也能休息以培養元正之氣。

隨著醫學的發達與普及,有病看醫生是理所當然,良好的醫護是患者的福星,然而精神療養法神功妙化,佛手仙心並用,無形針針穴,不近人身,有起死回生之效,沒有傷殘損害的弊端,而人之正氣與天地之氣同樣有生生不息,化育的功能,正心誠意治療疾病,可以立竿見影,勝過有形藥品。

時代固然有變遷,天地之正氣永恆不變,人效法天地生生不息仁德之正氣,秉奉慈悲願力,善用精神治療法門,造福人群,普惠陰陽,推廣廿字,宏揚道化,不因時代變遷而沒落,其彌補醫學之不足,救人救世之福利,仍然與時俱進,願望大眾真切探尋廿字,而增長智慧明覺。

附註:
光諭錄自天德教德藏經,天德行品卷二,王笛卿夫子無形針經穴治療解說,12頁。
(王笛卿夫子無形針經穴治療解說,書內載錄光諭刊載完畢)



附錄  祖師王笛卿夫子日記載錄光訓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2225422
577